《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6月30日23時刊憲生效。這部承載著令特區由亂到治期望的法律對亂港分子的震懾力逐漸顯見,違法暴力活動再難成氣候。

圖片來源:法新社

亂港頭目自保「跳船」

香港國安法通過前夕,曾經多次高調到訪英美「告洋狀」的陳方安生便率先宣佈從政壇引退。陳方安生是反對派所謂「國際線」的重要人物,但卻在香港國安法出台前的6月26日突然宣佈「從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

另一反對派重量級人物李柱銘也公開和「攬炒(同歸於盡)」派割席。他在接受外媒專訪時,一反常態批評提倡「攬炒」的人一無所知。

曾經提出「香港城邦論」的陳雲,被「港獨」分子視為「國師」,也於6月28日在社交網絡宣佈退出香港社運,並聲稱過去十年來做的是有利維護「祖國與香港共榮」的工作。

「明獨」「暗獨」組織解散

6月30日上午,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香港國安法的消息傳出,隨即多個有「港獨」色彩的組織宣佈解散。

亂港先鋒黃之鋒、羅冠聰、周庭等人當天上午幾乎同時在社交網絡宣佈退出主張「民主自決」的組織「香港眾志」。黃之鋒稱「嚴峻的命運放在眼前,個人禍福難料」。周庭明言「未來的國際連結工作,我亦將無法再參與」。在三人宣佈退出後,「香港眾志」即日解散及停止一切會務。

梁頌恒也宣佈退出由其擔任發言人的「港獨」組織「香港民主陣線」。該組織宣佈,即日遣散包括發言人在內的所有香港地區成員,但聲稱海外分部將接手全部工作。

同樣主張「港獨」的「學生動源」,支持「港獨」的「維多利亞社區協會」以及「民間外交網絡」等組織也在同日紛紛宣告解散。此外,在「修例風波」期間,曾以「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成員身份到海外「游說」並高調受訪的邵嵐也宣佈退出該組織。

部署更隱蔽但難逃法網

這些亂港分子和組織在香港國安法出台前的上述舉動被普遍視為規避法律風險。

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網絡表示,不少「港獨」組織在自動解散的同時,聲稱要保留或成立在台灣和外國的支部,這些在外地的「港獨」分子,不可能逍遙法外。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工聯會會長吳秋北評論說,他們忽然作鳥獸散,並非良心發現、立地成佛、痛改前非,而是為了躲避新法的刑責,為下一波叛亂作更隱弊的部署。

香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認為,「明獨」「暗獨」分子趕在香港國安法落實前紛紛割席或「收山」,足見香港國安法具震懾力,對於補齊香港的國家安全短板、止暴制亂、確保「一國兩制」成功有重要意義,有助香港重回正軌,社會繁榮穩定指日可待。 

(來源:中新社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