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藏醫藥浴法」被正式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據悉,當地時間28日,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第十三屆常會上,中國申報的「藏醫藥浴法——中國藏族有關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識與實踐」通過審議,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這也是中國第40個入選《非遺公約》名錄的遺產項目。

浴蘭湯兮沐芳華,不被人熟知的中國「藏醫藥浴法」,經歷了怎樣的申遺之路?又有何神奇之處?

「藏醫藥浴法」的申遺之路,還得從藏醫藥的申遺說起。我國一直在爭取藏醫藥的所有權。據悉,2006年,藏醫藥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4年,西藏自治區就已經將藏醫藥申報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而在20173月,印度也正式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將藏醫藥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關於藏醫藥的起源,有各種各樣的說法。有的學者認為它起源於印度,而有的則認為起源於中國。為了強調藏醫藥的「印度血統」,《印度快報》辯解稱,「藏醫藥的理論和實踐,大多和阿育吠陀(Ayurveda)相似。阿育吠陀的影響首次傳入西藏是在公元3世紀,隨著佛教傳入西藏,其在7世紀開始流行。此後,直到19世紀初,印度醫學文化、佛教、以及印度科學文化就一直在該地區傳播」。 

對此,西藏藏醫學院科研處處長頓珠表示,青藏高原是藏醫藥的發源地更是棲息地,歷史文獻佐證,早在象雄時期西藏本土宗教苯教出現後,象雄文字已經記錄了當時藏醫藥學的發展,苯教發展早於印度佛教傳入,所以藏醫藥學並不是印度佛教傳入後才得以發展。這一觀點駁斥了藏醫藥發源於印度的說法。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北京藏醫院副院長仲格嘉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藏醫藥從萌芽到現在的快速發展,都以藏區為中心。不過,他也表示,藏醫藥以藏區本地的實踐醫學作為基礎,同時也吸收了部分印度阿育吠陀理論和漢地中醫理論。

作為藏醫學「索瓦日巴」的重要組成部分,藏醫藥浴法以青藏高原的雅礱河谷和宗喀山脈的藏族農牧區為集中傳承區域,廣泛流布於西藏和青海、四川、甘肅、雲南四省藏區,為保障藏族民眾的生命健康和防治疾病發揮著重要作用。

經國務院批准,藏醫藥浴法相關項目分別於2008年和2014年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為確保該遺產項目的存續力,增強傳承活力,在文化和旅遊部的領導下,由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作為協調單位,西藏自治區文化廳作為牽頭單位,協同相關社區、群體於20159月成立保護工作協調小組,聯合制定了《藏醫藥浴法五年保護計劃(2019—2023)》,實施協同保護與發展行動。

4年過去,中國「藏醫藥浴法」的申遺成功,標誌著藏醫藥申遺之路取得里程碑式的成果。

藏醫藥浴法,藏語稱「瀧沐」,是藏族人民以土、水、火、風、空「五源」生命觀和隆、赤巴、培根「三因」健康觀及疾病觀為指導,通過沐浴天然溫泉或藥物煮熬的水汁或蒸汽,調節身心平衡,實現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傳統知識和實踐。該遺產項目既體現了相關社區民眾通過沐浴防病、療疾的民間經驗,也是以《四部醫典》為代表的傳統藏醫理論在當代健康實踐中的繼承和發展。

甘孜藏族自治州藏醫醫院的安太措解釋道,藏醫理論認為隆、赤巴、培根三大因素是構成人體的三種能量物質,也是引發疾病的三種因素。它們在人體內保持著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制約的動態平衡關係,共同維持著人體正常的生理機能。如果人體受到飲食與起居等內外因素的干擾,三因素偏盛偏衰、相互對抗而失去平衡和協調,將發生病理變化,引發各類疾病,成為發病的根源。 

藏醫藥浴以藏醫三因觀念為理論依據,貫穿於藥浴組方、藥浴的整個過程以及飲食、起居等方方面面。藏醫藥浴以「五味甘露」為基礎配方,在五味甘露藥的基礎上針對不同病種添加「卡擦」藥,從而形成了豐富的臨床效果。

藏醫藥浴是一種藏醫學「內外結合」的民族特色療法,將人體全身或腿足局部浸泡於藥液中,在水的熱能和藥物的雙重作用下開放毛孔,藥物成分透過皮膚直接吸收,進入經脈血絡,輸布全身而促進微循環,從汗毛孔中排出滯留於體內的病邪,從而達到良好的治療效果。

 

藏醫藥浴法列入代表作名錄,有助於從整體上提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可見度,並提高全社會對其重要意義的認知,促進不同民族關於生命健康和尊重自然的對話,也體現出國際社會對保護傳統知識與實踐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視。委員會決議指出,該遺產項目「凸顯了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傳統知識的重要性,提供了人類與其環境間可持續關係的積極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