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記者陳銘泰報道) 伊斯坦堡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地方,愛她的美,她的歷史,但是這裡也充滿騙子。伊斯坦堡位於歐亞交界,儼然是一座間諜之城,除了間諜之外,騙子在街上也是隨處可見。說起伊斯坦堡的騙子,大概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騙財,另外一種是騙色。路上擦鞋的小販會假裝鞋刷掉在地上,如果好心相助,便會強行幫你刷鞋,再收昂貴的價格。還有是賣明信片的學生,一疊質量頗差的明信片賣1里拉,當付錢的時候卻改口是美金。

中午天氣姣好,托普卡比宮也被稱為舊皇宮位於舊城區的山上,居高臨下,地勢險要,自古以來都是易守難攻之地,並且處於博斯普魯斯海峽,金角灣和馬爾馬拉海的三角半島上,是觀賞整個伊斯坦堡其優越地理位置的最佳地點。

崇敬門,是托普卡比皇宮第二庭院的入口

皇宮自穆罕默德二世征服君士坦丁堡後,往後的四百多年都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蘇丹居住以及處理國事的地點。托普卡比宮是一座城中城,皇宮的四面有圍墻保護,正門上的阿拉伯經文和高聳的兩座尖塔絲絲透露出它當年的莊嚴肅穆。皇宮裡的設施一應俱全,御膳房、圖書館、花園、清真寺、寢宮、學校以及供水系統都可以讓皇宮以獨立的系統運作。

帝王殿混合著洛可可風格與傳統阿拉伯風格

皇宮的內部金碧輝煌,墻上是阿拉伯式的花紋,圍欄和柱子上都塗上了金漆,從高處垂下的水晶吊燈和精美的瓷器與花瓶,反映出當年這個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帝國的榮光,融合著東西方的文化精粹。更令人驚訝是,皇宮內的展品要用神聖來形容,裡面展示著許多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聖物,其中,當看到在聖經舊約中提到的摩西率領猶太人逃離埃及時分紅海的手杖也在皇宮裡展示。

其中,能展示土耳其位於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交匯點的展品便是便是來自遠東的瓷器,皇宮內分別收藏與展示多大10000多件來自中國及日本的瓷器,瓷器最早可追溯到宋朝,證明了當時東西文化交流已經非常頻繁。

土耳其的烹飪文化

正所謂,三軍未發,糧草先行,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蘇萊曼大帝深諳此理。在奧斯曼軍隊當中,廚具是軍隊中最重要的工具,象征著軍隊的標誌,如果軍隊在戰爭當中導致“戰鍋”的損壞或是遺失,是要受到責罰的。正是有了後勤部隊的補給,士兵們能滿足溫飽後勇敢的戰鬥,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征服了巴爾幹半島的大部份地區,並直指維也納。同時征服了阿拉伯大部份地區,包括阿拉伯半島,北非以及西亞部份地區。因此,皇宮裡也特別的展示了各種美輪美奐的廚具,並且有動畫播放當年土耳其人的烹飪方法以及聚餐的情景。

昏黃射燈照射著龐大的地下水宮殿

地下水庫為大部分的中國人所熟悉,正式因為成龍那一部《特務迷城》在此取景。地下水庫的入口十分隱蔽,不過長長的隊伍暴露出了它的位置。入口位於聖索菲亞教堂不遠的地方,一座小小的房子裡。沿著蜿蜒的木樓梯便可以到達地下水庫內部,水庫內部的柱子井然排列,仿佛在無限的鏡子照射一般。水庫長140米,闊70米,總容量為10,000噸,為當時拜占庭帝國龐大的人口提供日常用水。

眼前被倒置的美杜莎石柱讓人誤以為世界都翻轉了

水庫裡有長長的木造走廊,走到走廊的鏡頭便可以看到兩根倒立人像的石柱。在拜占庭時代,帝國境內信奉多神教,因此當時有許多關於希臘神話的雕像,其中蛇髮女妖美杜莎便是著名的希臘神話人物之一。然而後來的執政者都信奉一神教,因此將雕有美杜莎的石柱倒立,藉此映射此地已被征服。

正在製作土耳其Pizza Lamacan的廚師

進入地下水宮殿時天還是亮的,出來的時候天色已暗,五光十色的商店和景點的射燈照亮了整座城市,仿佛通過了時空隧道一般。伊斯坦堡旅遊區的餐廳都很晚關門,就算已經是10點也不用擔心宵夜的問題。

加拉太橋與加拉太塔在炫目的煙火下交相輝映

加拉太塔是新城區的地標,晚上在金角灣邊漫步時,煙花忽然在加拉太橋上盛放,空中飛往阿塔圖克國際機場的飛機在上空排著隊等待降落。 

繁華的舊城區看似切割了金角灣與馬爾馬拉海之間的寧靜 

第三天早上步行前往加拉太塔欣賞整座伊斯坦堡的格局。加拉太塔始建於公元6世紀,13世紀被十字軍摧毀,在14世紀時,殖民者熱那亞人重建直到如今,在其悠久的歷史中,曾經是一座警衛塔、天文台、監獄,而今天它是一座觀光塔。塔位於新城區的小山上,是欣賞金角灣、博斯普魯斯海峽以及馬爾馬納海最佳的地點,舊城區四座巨大的清真寺盡收眼底,彩色的房子沿著山坡一直伸延到海邊,世上只有伊斯坦堡有此獨特的風景。

多爾馬巴赫切宮象牙色的大門

多爾馬巴赫切皇宮就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沿岸,極具歐式風格的建築可以看出這是一座比托普卡比皇宮歷史更短的建築,因此別名新皇宮。儘管皇宮十分豪華,可是卻建造於奧斯曼帝國的衰落時期,始建於1843年,於1856年完工。整座皇宮使用了多達35噸黃金,還有世界上最大的水晶吊燈,重4500公斤。為了建造此座宮殿,奧斯曼帝國欠下了大量外債,在同一個平行世界中,中國的清皇朝建造頤和園與此何其相似。

不過此次行程最遺憾的是沒有進入觀賞,因為皇宮每逢星期一和四閉館,所以只能在外面通過網上的資料間接的感受內部的奢靡至極。

博斯普斯大橋已經更名為7月15日烈士大橋

新皇宮外沿著海旁的大道有許多巴士線路可以前往博斯布魯斯大橋位於歐洲端的橋底。土耳其的巴士大部分都比較老舊,感覺像是10年前中國大陸的無冷氣巴士。

下車後從內街可以看到一座新巴洛克風格的清真寺,位於奧塔科伊碼頭廣場的海濱,叫做麥吉德大清真寺,是由蘇丹阿卜杜勒·邁吉德一世下令興建。復古風格的清真寺與現代感的吊索橋還有湍急的海流和飛翔的海鷗組成了一幅動靜態畫面,真的很美。

博斯普魯斯海峽大橋橫跨歐亞大陸,始建於1970年,歷史三年多完工,橋面距離海面64米,橋結構為懸吊結構,橋中間並無任何橋墩作支撐,因此各種各樣類型的船隻都可以通過,包括來自黑海的俄羅斯航空母艦。

奥塔科伊清真寺伸延到海中與對岸的割喉堡相望

就在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發生了政變,土耳其軍方內部試圖推翻以總統埃爾多安為首的政府,以阻止土耳其伊斯蘭化的目的為理由,發動了此次政變,當日有一百多名士兵和三十多輛坦克駛上大橋並封鎖了這座大橋,在當晚戰機在空中轟鳴飛過,阿塔圖克機場也被封鎖,同時首都安卡拉的國會大廈和總統府也受到轟炸。總統埃爾多安通過FaceTime接受CNN採訪,鼓勵人民走上街頭抗爭,最後政變以失敗告終。此次政變遇難人數至少265人,並有數千人受傷。為了紀念此次政變傷亡的人民,博斯普魯斯大橋更名為7月15日烈士大橋。

原路返回到金角灣,金角灣的碼頭有跨洲渡輪前往安納托利亞,又名小亞細亞,伊斯坦堡的亞洲部分。由於伊斯坦堡渡海的交通並不是那麼發達,並且海峽的寬度比較寬,因此渡輪還是主要的交通方式。

上了船以後馬上奔跑到了船尾的位置,生怕最好的位置被霸佔。船慢慢開動,土耳其國旗隨著船的速度加快迎風飄揚。被船引擎攪動的海水引來了許多海鷗的跟隨,看著逐漸遠去的歐洲,也知道歷時一年多的歐洲生活即將結束。

土耳其國旗與7月15日烈士大橋 

下了船第一感覺就是亞洲部分似乎比歐洲部分更加雜亂,而且消費水平更低。距離岸邊200多米的地方有一座小小的燈塔,為博斯普魯斯海峽往來的船隻指路。這座燈塔有著悠久的歷史,始建於公元12世紀,當時這座燈塔只是一塊位於海中央的小礁石,燈塔的建造是拜占庭帝國為了封鎖航道海峽,直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

少女塔看似漂浮在海上

當然,古時的建築總是有一些動人或悲情的傳說,相傳少女塔是由一位蘇丹下令所建造,這位蘇丹十分寵愛自己的女兒,而占卜師卻說他的女兒將會在成年時被毒蛇所咬,中毒身亡。於是蘇丹決定建造這一座燈塔,毒蛇無法游過波濤洶湧的海峽,這個預言便不會成真。可萬萬沒想到的是,有一天在運送給少女果籃的時候,裡面藏有一條毒蛇,當少女準備吃水果時被咬到,中毒身亡。

實際上這座燈塔在歷史中曾經有著許多不同的功能,例如防禦塔,醫院隔離區,稅收管理區等等,而目前是一家高級餐廳和咖啡廳,若遊客想登塔享用食物和咖啡的同時,欣賞美麗的歐亞風景,需要提前預約,並在比錫達斯坐船前往。

粉紫色的天空倒映在馬爾馬拉海上

沿著海邊有長長的階梯狀的休憩區,石階上有著土耳其風格的坐墊,遊客和當地市民在此吃東西,享受土耳其黑茶,打牌,還有欣賞夕陽。小販十分忙碌的售賣著各式各樣的零食和土耳其甜品。夕陽無限好,此時近黃昏,位於西方的太陽緩緩落下,最後消失在了藍色清真寺、索菲亞大教堂和托普卡比宮的剪影下。

太陽的落下也宣告了此次行程的結束,乘坐汽渡返回金角灣,回到酒店取回行李前往機場,告別伊斯坦堡。

落日消失在昔日帝國的輝煌證據的剪影後

沒有無止盡的旅途,每個旅途一定都會有終點。在一年內去了23個歐洲國家,即使結束了仍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沿途認識了不少人,也有時候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買單。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此刻體會到了當中的意義,在每次出發到一個目的地之前,都曾試圖幻想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地方,可是每次真實中的城市都和想像中的不一樣,會有驚喜,也會有失望。眼見為實,看到的城市和風景永遠都和網絡和旅遊書籍上美麗的相片不一樣,這也是自己深信的旅行的意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