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以來,世界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以投資和技術進步為動力的全球經濟逐步趨緩,以西方為主導的攫取型的全球化發展模式日漸步入困境,以華爾街為代表的資本主義的貪婪最終把美歐經濟帶入2007-2009年的影響全球的金融危機。今天,危機逐漸遠去,但危機造成的影響遠未消失,全球經濟進入低增長乃至停滯期;美國單邊主義日趨明顯,貿易保護主義逐漸抬頭;歐洲債務危機久拖未決,難民問題逐漸擴散。現在,全球經濟發展需要新動能,國家間的合作乃至全球和區域一體化急需要新的合作模式。

 

在此背景下,中國向世界發出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帶一路」倡議:以「志合者,不以山海為遠」的合作理念與世界各國簽署經濟合作協議;以「要想富,先修路」的中國經驗倡導各國拉動經濟要從發展和改善基礎設施做起;以中國特有的「和」文化倡導互利共贏的「貿易暢通」;以「匯通天下」的理念推動貨幣流通;以「國之交在親民」的樸素道理,加深各國間的「民心相通」,呼籲各國以「共商、共建、共用」為基本原則,積極推動建立區域性乃至全球性的利益共用的「利益共同體」,責任共擔的「責任共同體」,和共用繁榮與穩定,互助危機與災難的「命運共同體」。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得到了全球範圍的積極響應。在20175月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來自29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130多個國家和70多個國際組織的代表齊聚北京,共同推動「一帶一路」新發展。

 

五年來,中國先後與80多個國家和組織簽署了合作檔,在24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建境外經貿合作區82家,通過加強產能合作、共建合作園區,因地制宜,採取多種合作方式,積累了一系列成功的案例:贊比亞的蒙內鐵路,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區,白俄羅斯的「巨石」工業園區,墨西哥華富山工業園區等。「中歐班列」從無到有,迄今已突破9000列,為沿線國家的經濟注入新的生機,創造了大量的工作崗位,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五年來,「一帶一路」倡議是在不斷用事實駁斥西方國家的歪曲和消除南方國家的不解中逐步發展的。例如,針對攻擊中國經濟是搭乘了西方經濟發展的便車等言論,中國向全世界公開宣佈,歡迎世界各國搭乘中國經濟的快車;有西方學者渲染馬來西亞「東海岸銜接鐵道」(ECRL)計劃停建,重新執政的馬哈蒂爾總理把中國作為東盟之外的首個正式出訪國家,以此表明他對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加強合作的高度重視;有西方媒體攻擊漢班托塔港項目造成的「債務陷阱」,其結果是斯裡蘭卡方面表示是斯方政府主動向中方提出希望中方接手經營漢班托塔港的請求,等等。

五年來,世界各國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到,「一帶一路」不是中國的「獨角戲」,而是在「共商、共建、共用」基礎上的雙邊或多邊的經濟合作;不是中國爭奪區域或全球範圍內地緣優勢的措施,而是開放包容、面向全球的合作倡議。「一帶一路」為沿線國家注入了新的活力,為世界經濟早日走出低增長格局提供了現實的方案,是中國彰顯大國責任的體現。亞投行的成立源自各成員國的資金和金融專業人士的支持和幫助,也體現了「一帶一路」倡議下國際合作新模式的國際化、專業性、高效率。

 

此外,「一帶一路」還與時俱進,注重社會發展、人文交流、強調環境保護,致力於打造成綠色、健康、智力、和平的「四個絲綢之路」。「一帶一路」倡議符合聯合國「千年計劃」的理念,符合可持續發展的經典理論,深得世界各國的積極支持,必將行穩致遠,不斷為世界發展作出獨特的貢獻。(作者為中國社科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秘書長許文鴻)

(原標題:「一帶一路」倡議五週年:行穩致遠 砥礪前行,來源:光明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