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主席容克日前訪美會見特朗普,雙方達成了一系列的經貿協議,暫時緩解了歐美貿易戰升級的緊張局勢,但其實際意義及長遠影響為何值得探討。

  「三零」談判不容易

  協議的主要內容有幾點:一、開展談判,就短期的鋼鋁等關稅問題協商,和就長期達致零關稅、零補貼和零非關稅壁壘等「三零」目標進行談判。二、在談判期間不再增收關稅。三、歐盟多買美國大豆及天然氣。四、歐美合作改革世貿組織。上述各點的積極意義是在短期可緩解緊張局勢,歐美貿戰規模暫被凍結,不再擴大,長遠則帶來希望:談判或可帶來成果。緩解緊張效果即時可見,但長遠能否通過談判解決歐美經貿矛盾則變數仍多,進展如何有待觀察。

  歐盟本來就曾提出以取消汽車入口關稅(如特朗普所要求)換取美國取消鋼鋁關稅,但被美國拒絕,令貿易戰終要開打。歐盟的提議本是頗合理的妥協,雙方各讓一步就可保太平,但特朗普推出鋼鋁關稅乃基於影響選舉的政治考慮,故暫難放棄而只會拖住。至於「三零」談判可說是復活了被擱置的泛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議(TTIP)洽商。奧巴馬政府曾與歐盟開展有關談判,到特朗普勝選後其保護主義政策令歐盟失望,故當特朗普取消參與TPP後,歐盟也索性停止了TTIP的洽談。現時雖復活,但其前景仍難看好。歐盟本就有較濃厚的保護主義傾向,特朗普更是超級保護主義者,這兩大因素未見有變,故談判仍將要面對不少障礙。關稅乃問題最小一環,雙方關稅率除個別項目外本就不高,且TTIP早已談妥了97%的零關稅成果。補貼問題較大,雙方都有不少明補暗補,農業方面尤多,要談判有成難度較高。最困難的是非關稅壁壘,之前的TTIP談判便在這裏卡住。特別是雙方的各種行業標準及經貿法規難以協調,如這次「容特會談」便點名醫療器材為重點協調項目。

  由上述可見,「三零」談判將需時較久。此外特朗普特別要求歐盟多買美國大豆及天然氣。歐盟本是這兩項的入口市場,故對此要求樂於答應。特朗普重視這兩項是因受中國反制衝擊甚大,故要積極尋找替代市場。然而歐盟助力有限,歐盟年入口大豆千餘萬噸,遠低於中國自美入口水準,何況歐盟也是農業發達地區,烏克蘭的大豆生產更增長迅速,歐盟的天然氣需求增長有限,特朗普主要是想取代俄國的市場份額,但這難度很大。原因之一是美國供給要液化及船運成本很高,而俄國由管道輸送有價格優勢。二是俄德間的北溪(Nord Stream)管道II期工程明年完工,可把輸氣量提高一倍。特朗普便曾大力施壓要德國擱置該項目,但相信德國難以就範。

  歐盟欲維持中立

  另一項目是改革世貿,早前特朗普嚷著世貿對美不公要退出,這次以改革代退出算是安撫了特朗普,但能否有成不無疑問。即使有成,也將要經歷漫長談判,故也只是個遙遠的希望。

  這次取得協議是因特朗普作出重大讓步,並收斂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態度,但他心中仇視輕視歐盟、討厭TTIP一類自貿協議和不滿歐盟尤其德國對美貿易順差過大等觀念,料難以一夜改變。何況歐美矛盾太多,泛大西洋聯盟裂痕日深,歐美各走各路的新趨勢難以逆轉,雙方只能希望今後仍是朋友。現實無情,歐盟內部危機四伏,難以擴大貿易戰,美國為了硬拼中國,也不能多線作戰,所以歐美都想緩和緊張關係,暫時避免把矛盾激化,讓事情拖一拖再說。

  歐美達成協議對身處中美貿戰的中國有何影響,令人關注。實際上對中國不會有多少影響,因為除了表面的緊張紓緩及帶來長遠的希望外,對當前歐美經貿關係並無引發真正改變。所謂歐美聯手抗中更談不上,因歐盟策略是在中美間保持中立,以便左右逢源。歐盟現正預備迎接中國的購買力從美國供給轉移出來,特別是在飛機、汽車及農產等項目上商機尤多,故只有蠢材才會在這時「抗中」。之前常有中歐聯手抗美之說亦不靠譜,相信中國只會要求歐盟維持中立,正如外長王毅曾作出的警告,指勿在中國抗美之時放冷槍,歐盟正值多事之秋,如放冷槍,中國報復的機會多的是。

  作者:淩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