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

  【源社評】在全球貿易戰陰霾下,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於7月在金磚國家輪值主席國南非的約翰尼斯堡舉行,令南非成為一時國際焦點。南非一向被視為種族和解的典範,擁有非洲最先進繁榮的經濟體,現在亦是金磚國家的非洲代表。然而,自1994年擺脫種族隔離後,南非的許多方面,發展都未如人意,不免令人擔心。

  經濟欠佳

  先談經濟。南非在擺脫種族隔離前,已建立一定的經濟基礎,擺脫種族隔離後,一段時間也表現不錯。在第一、二任總統曼德拉和姆貝基領導下,南非經濟表現較穩定,以姆貝基1999至2008年任內為例,10年間每年即有平均4.5%的經濟成長,黑人中產階級明顯擴大,流向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大多投進南非。然而,2008年祖瑪上臺後,經濟情況便大不如前,加上祖瑪本人及其政府一直貪汙醜聞纏身,終於在2018年2月下臺。3月27日,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發表聲明,將南非2018年經濟增長預期從1%上調至2%,原因是南非新總統拉馬福薩上任後公佈了一系列打擊腐敗、改善國企經營狀況的新政策,提升了國內外投資者信心,而全球市場回暖也刺激了南非製造業發展。無論是1%或2%,都不算是理想的經濟增長數字,但也足以令人有少許安慰,可見祖瑪任內的經濟表現有多差。

  失業率高

  再看社會問題。長期的種族隔離,為南非製造了貧窮懸殊、大量貧窮、治安惡劣等諸多社會問題,即使取消種族隔離,也不可能短期內解決,但至少,在1994至2008年期間,南非人對改善社會狀況仍抱有希望。可惜之後的10年,情況不但沒有改善,還顯著惡化。以治安為例,經濟不振,即時的惡果,就是推高失業率。據南非統計局資料,2017年南非失業率創下13年新高的27.7%。其後雖有所回落,但2018年第一季度失業率仍達26.7%,青年失業率更高達52.4%。

  治安惡化

  失業率高企,首當其衝的就是治安。南非近年治安惡化,當中如搶劫、兇殺等,有如家常便飯。據南非官方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財政年度的犯罪統計報告,在該段時間,南非的搶劫犯罪大幅增加,謀殺案也比上一年度增加了1.8%,每天平均發生52起,每10萬人的謀殺率達到了33.6,處於非常高的水準。治安差,自然影響投資、旅遊等經濟活動,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都曾發出南非的旅遊警示。經濟惡化造成治安惡化,治安惡化又反過來影響經濟,形成惡性循環。

  針對白人

  另一個令人擔心的是黑白人之間的種族問題。南非本來以結束種族隔離、實現種族和解享譽世界,可惜近十年,黑人和白人的狀況都明顯惡化,令歷史留下的種族仇恨再度發酵,黑人針對白人的歧視和暴力有惡化趨勢。而政府針對白人的政策更令白人不安。

  在殖民和種族隔離年代,白人大量侵佔黑人土地,2016年2月,南非議會通過了《徵用法案》,根據法案,黑人如能證明有關土地曾經是屬於自己祖先的,就可從從白人地主手上取回。本年2月,總統拉馬福薩再次肯定這項祖瑪政府遺下的法案,表示要解決南非自殖民地時代遺留下的土地分配不公問題,就要加快向南非黑人公民重新分配土地的進程。黑人有權取回祖先土地,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但白人在南非植根多代,本身是南非公民,是國家的一分子,可是法案卻形同剝奪他們的財產,甚至危及人身安全。南非反對黨在2016年已警告,該法案將令財產所有者的不確定感上升,嚴重影響投資和經濟復甦。

  其實,自九十年代起,南非白人的不安全感已與日俱增,移民他國者日多,多年來已令南非白人人口數目和比例不斷下降。離開的白人雖然佔全國人口比例不高,但當中很多是醫生、教授、商界人士等社會精英,失去他們,令南非整體局面雪上加霜。

  前車之鑑

  南非目前的情況,令人想起其鄰國津巴布韋。津巴布韋原稱南羅德西亞,一如南非實行種族隔離。1980年,白人政府統治結束,津巴布韋正式立國,由莫加貝出任總統直至2017年。2000年開始,津巴布韋政府以白人所持有之土地是殖民時代從黑人原居民手中非法取得為由,強行沒收大部分白人擁有的土地,不少白人甚至遭到殺害,造成境內大量白人出走,形同種族清洗,實為由壓迫黑人的極端走向壓迫白人的極端。結果,津巴布韋經濟破產,通脹急升,貨幣跌至只具數字形式。2015年6月,津巴布韋政府宣佈棄用本國貨幣,使用美元,當時的匯率是35,000,000,000,000,000津元兌1美元。近年,由於南非各方面的情況越來越像經濟崩潰前的津巴布韋,不少意見認為,南非正在「津巴布韋化」。

  南非會否步津巴布韋後塵?目前仍言之尚早,但前路實在滿佈荊棘。南非曾是反種族主義的象徵,為人類社會的公義作出偉大貢獻。但願這個國家能盡快重上正軌,否則無異是人類歷史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