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美各自對340億美元來自對方的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規模之小對中國內地及香港經濟的影響可忽略不計。但若美國進一步加碼,對2000億美元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加徵10%關稅,其影響則不能忽視。

  不過,筆者仍認為無須過度擔憂。就香港而言,目前香港失業率維持在逾20年低位,且工資前景保持樂觀,這支持私人消費持續推動香港經濟增長。此外,亞洲經濟增長穩健,帶動香港旅遊業狀況不斷改善,因此服務出口亦為香港經濟增長帶來顯著貢獻。因此,即使9月美國對另外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關稅,我們預計2018年香港生產總值(GDP)增長仍可能達到3.6%左右。

  至於中國內地,當局正在採用多種政策減輕貿易戰對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中國央行年初以來進行了3次定向降準,且在6月份不再跟隨美聯儲上調貨幣市場基準利率,並在第2季度貨幣政策會議聲明中把流動性相關措辭由「合理穩健」調整為「合理寬裕」。由此可見,在去槓桿政策疊加貿易戰擔憂對實體經濟造成影響的情況下,人行逐漸轉變貨幣政策立場,以防止經濟快速下滑。

  美國手中籌碼或已所剩無幾

  然而,去槓桿的力度尚未出現減弱的跡象,未來貨幣政策放寬的空間料有限。因此,中央政府可能更著重於加大財政刺激,以支撐經濟。近期政府積極減稅則是很好的例子。具體而言,最新公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將個稅免徵額從3500元/月提高到5000元。事實上,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超過50%。若財政刺激政策進一步擴大內需,料有助減輕外來衝擊對經濟造成的拖累。最後,中國當局正不斷放寬外來投資的限制,這也可能有助對沖貿易戰的影響。整體而言,筆者預計今年內地經濟增速將達到6.5%。

  當然,美國政府是否落實2000億美元的加碼仍屬未知。目前,中國表現得較為克制,並沒有正面回應對抗的措施。若中國不再硬碰硬,特朗普或許願意適可而止。此外,2000億美元的商品所提議加徵的關稅不再是25%,而是10%。由於這批商品涵蓋大量消費品,若加徵過多關稅,可能直接影響通脹,促使美聯儲加快加息步伐,最終拖累特朗普十分重視的美股表現。因此,特朗普僅加徵10%,且手中的籌碼可能已經所剩無幾。

  整體而言,筆者認為中美貿易戰無限升級,甚至造成金融危機的概率不大。而在未來兩個月美國聽取公眾意見的期間,筆者認為中美貿易衝突也可能有所減弱。因此,市場目前仍無須過度擔憂貿易戰的影響。

  華僑永亨銀行經濟師 李若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