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

  作者:金屏礎

  特朗普好像一個賭徒,認為為了11月的中期選舉,發動對中國的貿易戰。但現在的情勢完全走向了特朗普的反面,二十國財長會議中,19個成員國都把矛頭對準了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指他將造成世界經濟大危機,全世界會損失4000多億美元,經濟衰退,各國貨幣貶值,人人都是輸家。貿易問題只能夠談判解決,不能靠單方面加關稅解決。這實際上是全世界都支持中國,中國得道多助。

  中國得道多助

  美國在世貿組織內部也遭到了徹底的失敗。為期3天的世界貿易組織對中國第七次貿易政策審議於7月13日在日內瓦舉行。其間,世貿組織70個成員發言,42個成員提出1963個書面問題,創歷史新紀錄。中國一一作答,表現堪稱完美。而美國提出的「重新審查中國WTO組織成員國身份」提案,被70個成員一致否決。

  此次貿易政策審議是一個表達中國主張、維護多邊貿易的絕佳平臺,澄清了很多國際國內對中國履行WTO承諾的一些錯誤認識。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商務部的發言人,每日都舉行記者招待會,有系統地批駁了美國對中國貿易政策和貿易順差的攻擊。這一場輿論大戰,組織得非常縝密。美國惡人先告狀,以為可以發揮盟主的作用,殊不知一個支持者也沒有,中國則得到世界各國的支持。

  理由很簡單,美國提高關稅,是非常明目張膽地違反世貿組織規定的事。美國向全世界各國開火,提高關稅,並且聲明是美國利益優先,不需要講道理,已經激起眾怒。中國則代表了世界的利益,維護了世界多邊貿易、繁榮穩定的正確方向。這樣一來,就變成了美國一國,與所有國家為敵的局面。美國怎能不敗?

  廣交朋友初見成效

  中國最聰明的地方,是採取了兩個步驟策略,徹底地爭取了全世界的支援,最大限度地孤立了美國。作為第一步,中國先行和美國進行的解決貿易順差的談判,中國承諾大規模地購買美國的能源和農產品,高達900億美元。儘管美國方面透過路透社報道稱,中國提出大減美中貿易赤字每年2000億美元的方案,換取美國撤銷對中興通訊的禁令,及放寬美國企業對華出口敏感科技的限制,但中國外交部指報道「不實」。緊接著,中國宣佈向全世界開放,大舉降低關稅,並且允許外國企業全資在中國設立工廠,進入各個領域。中國還承諾在上海舉行外國商品入口展銷會,每年入口1萬億美元的外國商品。

  這樣一來,世界各國都看到了中國的開放政策,看到了中國不追求貿易順差的誠意行為。與此相反,特朗普看到要求中國增加2000億美元進口美國貨的目標達不到,立即對中國的鋼材和鋁材大舉增加關稅,中國聲言反擊。美國更加宣佈要對3700億元的中國產品加徵關稅。貿易戰的爆發,讓全世界都看到了是非曲直,美國做錯了,美國挑戰世貿組織的規則,挑戰了自由貿易,採取了保護主義。

  作為第二步,中國廣交朋友,開展了建立更廣泛自由貿易區的外交活動,一一完成了預期的計劃。歐盟、中東、東歐和俄羅斯、日本、韓國、加拿大、印度、東盟都要加強和中國的貿易經濟合作,共同開拓「一帶一路」的建設。中國和世界各國變成了利益共同體,努力維護了多邊貿易發展經濟、擴大投資便利的世界潮流,天下歸心,中國成功地扮演了向美國爭取合理貿易環境和秩序的代表。

  特朗普計算過:如果中國採取對等反制裁的做法,中國最多能對美國1300億美元的出口商品進行提高關稅。但是,美國可以對中國的5000多億美元出口商品提高關稅。所以不斷把籌碼提高,最後全部「曬冷」,以為美國大佔便宜。他沒有想到中國大打輿論戰、外交戰的威力,沒有想到原來中國5000多億美元的出口產品,是沒有其他國家可以取代的。理由很簡單,有百分之六十的中國出口產品,其實是美國貨,由美國大型公司安排生產,中國只收取出口額百分之三到六的加工費,美國企業佔了出口額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美國企業發明瞭全球的價值鏈,其要義在於根據成本價值和附加值,零部件哪裏成本最低、質量最好,就在哪裏生產。中國的加工成本最低,所以,大量的美國產品都在中國組裝,變成中國出口。換句話說,5000多億美元的出口商品,有3000多億美元是世界各國生產,其中美國生產的佔了1000多億美元。美國要提高關稅,實在是打擊和斷裂了全世界的產業鏈和價值鏈,癱瘓了全球的生產程式。大多數中國出口的商品都是美國人民必需的生活品,無可代替。因此,中國企業堅定地宣佈,這些出口生活必需品不會減價,如果美國要提高關稅,那麼美國的消費者就要付出關稅的所有數值,等於是美國政府懲罰了美國的消費者和企業。中國還立即部署了某些勞力密集產品,轉到「一帶一路」國家和美國境內生產。動作迅速,安排非常縝密。這樣可以說是「乾坤大挪移」的神功。

  美國要對中國5000多億美元的商品全面提高徵稅,自然有美國的企業和歐洲、日本、韓國的企業提出反對。讓這些國家和企業對特朗普的單邊主義說「不」。現在,特朗普已經發現了他自己形單影隻,孤立非常,全面貿易戰,最後會玩火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