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社評】最近,自2000年開始運作以來就罵聲不斷的強積金又有「舊搞作」──提高供款。強積金管理局完成強積金供款入息上下限檢討,消息指局方向政府建議,分階段將目前每月1,500元的強積金供款上限提高至1,950元,以後再增至2,400元,分別較現時高三成及六成;若政府接納建議,又通過立法會審議及修例,將有數十萬名現時月薪逾3萬的僱員,需要增加供款。消息一出,即受到一般打工仔女和商界批評──無助退休、增加負擔。這是廣大受影響市民無奈地用「舊批評」來回應強積金管理局的「舊搞作」。

  強積金不受歡迎強積民怨

  強積金引起的民怨有多大?2011年全民反對注資6000元到強積金戶口就是絕佳例子。當時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宣佈會向每個強積金戶口注入6000元公帑,即時引起全民反彈。市民的看法非常一致:65歲後才能取回,扣除通脹後6000元等於零;只有「fund佬」(金融機構的基金經理)得益,有估計指有份管理強積金的金融機構可即時進賬4億多元。曾俊華一度「企硬」,堅持不易原來做法,引起更大民憤,越來越多市民上街示威反對,各大政團見民意絕對地一面倒,也就不分政治立場一致反對。在眾怒難犯之下,曾俊華不得不「跪低」,改為直接將6000元派給每位合資格的市民,才勉強平息風波。該次事件充分反映強積金是何等不受歡迎。強積金極度不受勞資雙方歡迎並不斷累積民怨,主要有以下原因。

  強積金無助退休

  首先是無助退休。香港的物價有升無降,已成世界上其中一個生活費最高的城市,加上港人越來越長命,少少的強積金,能支持得了65歲後的長期退休生活嗎?強積金實施多年,金融機構仍天天以「讓你安心退休」為口號,推出不同的退休計劃,甚至政府最近都要推出終身年金計劃以助退休。如果拿著強積金可以安心退休,還用弄出那麼多退休計劃嗎?這只能說明一個事實:強積金無助退休。

  管理費高毫焦道理

  管理費更是嚴重問題。在現行制度下,強積金戶口持有人,即一眾打工仔女,被迫將自己的血汗錢交給一眾金融機構管理,至65歲才能取回。但管理費過高,多年來又蝕多於賺,負責管理強積金的金融機構照樣袋袋平安,毋須就其管理不善付出一毫子的代價。面對如此情況,打工仔女自然「條氣唔順」。即使後來打工仔女可自行選擇僱員戶口的管理公司,但作用極為有限,因為起碼連選擇「自己管自己的錢」的自由也沒有。絕大多數打工仔女心想:「我自己的錢自己管理,賺蝕我自己負責,為什麼要白白益了這些不負責任的金融機構呢?」市民要待數十年後65歲才能取回可能因通脹和虧蝕而所剩無幾的血汗錢,但這些管理強積金的金融機構卻可即時而且不斷地從市民強積金戶口中賺大錢,直至戶口持有人65歲為止,實在毫無道理。

  強積金坑害勞資

  另一個大問題是對沖機制。強積金要強迫僱主供款,增加營商成本,自然引來阻力。當年為爭取商界支持,政府特別為商界設立對沖機制,以僱主給僱員的強積金供款,作為僱員日後的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強積金實施初年,問題未即時浮現,但多年下來,估計累積的對沖金額高達350億元。打工仔女350億元的血汗,就這樣白白給對沖掉,自然引起反彈。勞方(包括親政府的工會)不斷向政府施壓,要求取消對沖;政府轉而向商界施壓,又招來商界不滿;商界的反應,又引來勞方抨擊為「無良僱主」。事實上,這不能全怪資方,是當年政府答應商界給予對沖,現在卻出爾反爾,還將壓力轉到商界頭上,等於是欺騙和玩弄商界,商界焉能不怒?

  本年3月,經過曠日持久的爭議後,政府終向勞資雙方交代取消對沖的初步構思方案。在指定日期後,逾300萬僱員的強積金供款不能再被僱主對沖;政府斥資172億元設12年補貼期,立法規定僱主每月需額外供款1%,以應付日後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開支。料最快2022年取消對沖。方案最終能否順俐落實仍屬未知數,但勞資關係就早已因而受到破壞。從雙方供款及對沖機制看,強積金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坑害勞資制度。

  強積金打擊醫療融資

  除了盤削僱員、增加商界負擔、破壞勞資關係外,強積金也阻礙了一些必需的社會政策,醫療融資即為顯例。近幾年來,因人口加速老化、醫療需求大增,政府請了不少專家,提出醫療融資方案。但無論甚麼方案,一聽到要供款,就即時令人想到強積金,認為醫療融資不管是甚麼名堂,全都是「強醫金」,是強積金的翻版。社會大眾對此的即時反應,就是「不要再上當」。強積金之負面影響,不可謂不大。

  全民退保方為出路

  強積金已鑄成大錯,現在還要提高供款,徒增民怨,是錯上加錯。到了這個地步,必須立即補救。事實上,香港政府是全世界其中一個最富有的政府,根本有能力提供全民退休保障(可參考2016年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周永新教授公佈的方案)。只要讓打工仔女盡快取回所有強積金、停止強積金計劃、啟動全民退保,才能平息民怨,長遠解決香港人的退休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