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明目張膽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作為宗旨的「香港民族黨」面臨被取締,市民大眾額手稱慶,認為香港可以少一個禍根。可笑的是,仍有些政治團體發起遊行,意圖為這個「港獨」組織辯護,但理據蒼白無力,他們不敢直接對「港獨」問題表態,不敢回答「民族黨」是一個什麼性質的組織,只是一味以「捍衛結社自由」來混淆視聽,予人一種「兔死狐悲」之感。

  民族黨鼓吹「港獨」

  由於香港回歸之後,基本法第廿三條一直未立法,一些反華勢力以為有恃無恐,行為越來越放肆,以致近年先後發生「非法佔中」、「旺角暴亂」和「宣誓播獨」等事件,令「港獨」氣焰日益狂獗。「香港民族黨」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產生的,雖然香港政府公司註冊處表明以政治原因為由拒絕為其註冊,而香港的銀行亦不願為其開設戶口,但該組織召集人陳浩天和發言人周浩輝仍十分活躍,到處鼓吹「港獨」,甚至跑到日本和台灣招搖。

  上星期二,保安局首次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權力,以「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權利」的理由,考慮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並給予21天的時限申辯。當局此舉,說明就算基本法第廿三條未立法,也不容「港獨」分子任意妄為,這可說為遏止「港獨」毒素散播作出了正確而有效的對策,有助維持社會穩定。

  「政改方案被否決,廣大市民雖然感到失望,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依然可以工照返,學照上,一切原地踏步,未嘗不可。但是,若然香港出現了一股類似伊斯蘭國的恐怖組織,打著『港獨』旗幟,不擇手段地破壞『一國兩制』,那才是社會之患。」這是筆者3年前在本欄撰文的一段話,而今看到特區政府終於明刀明槍依法打擊「港獨」組織,不禁叫好。

  放任「港獨」 禍害無窮

  也許有人覺得,用「恐怖組織」來譬喻「港獨」組織,是否過激?大家不善忘的話,當會記得2015年6月政改表決前夕,警方在西貢搗破一個炸彈工場,起出大量包括有「撒旦之母」之稱的爆炸品及多支仿製槍械,並拘捕了屬於一個名為「全國獨立黨」的10名男女,該組織曾揚言,倘若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香港將有人傷亡,立法會會變成「第二個烏克蘭廢墟」,其中五人不久前才分別因串謀製造炸藥及管有炸藥的罪名被判刑;此外,2016年底,立法會示威區發生的垃圾桶縱火爆炸案,儘管犯案者當時均身穿「鯊魚裝」來掩蓋容貌,但警方事後經過多番努力,終緝捕了6名18至22歲涉案青年,他們都屬「港獨」組織「勇武前線」成員,而涉嫌的主要策劃者是一間大學學生會的候任會長。試想,若非警方及時制止和偵破這些「港獨」組織,香港多麼危險!

  近日,反對派陣營之中,仍有人為「香港民族黨」打掩護,說該組織人丁單薄,搞活動也只有「小貓三四隻」,對政府完全沒威脅,當局何須以言入罪,加以打壓?

  「香港民族黨」的確人丁單薄,網上資料顯示,該組織成員人數只有30至50人,但除了陳浩天和周浩輝兩人之外,未見過其他成員公開身份。不過,陳、周兩人經常爭取「曝光」,落力推銷他們的「港獨」主張,而對象主要是青少年學生。前年9月,陳浩天曾在油麻地一間女子中學門外派發「港獨」小冊子,並接受媒體採訪,鏡頭所見他大力向學生宣揚「港獨」,並聲稱已有超過80間中學的同學與「民族黨」聯絡,叫他們協助設立本土關注組的問題。

  狂妄天真 表露無遺

  還有,包括陳浩天在內的數名「港獨」分子前年欲參選立法會選舉被選舉主任「叮」走後,當年8月5日晚,「民族黨」在添馬公園發起一場名為「捍衛民主 香港獨立」集會,警方表示高峰期有2500人參與,怎算「小貓三四隻」?在集會上,陳浩天曾當眾說:「不會再認自己是中國人,希望大家堅持信念,『民族黨』將會成為執政黨。」狂妄和天真,表露無遺。

  「建立獨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國」;「支持並參與一切有效民主抗爭」;「廢除未經港人授權的基本法,香港憲法必須由香港人制訂」;以及「建立支持香港獨立的勢力,在經濟、文化、教育各方面成立以香港為本位的組織和政治壓力團體,奠定自主的勢力基礎」,這些都是「香港民族黨」的黨綱內容,他們不僅是訴諸言論,而且付諸行動,所以當局要取締該組織,絕非以言入罪。

  其實,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香港根本是沒可能獨立的,一小撮「港獨」分子不斷鼓吹,目的顯然不是為了什麼「理想」,而是意在搗亂香港,分裂國家。筆者很認同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所言:「『港獨』禍國殃民,不要以為現在是極少數人在宣揚『港獨』無所謂,不能輕視,不能視而不見,不能養癰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