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7月10日晚、香港時間7月11日上午,美國政府公佈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10%進口關稅的建議產品清單,徵求公眾意見至8月30日。這一決定,距7月6日美國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25%進口關稅僅4天,反映特朗普政府惡化中美關係之急迫和瘋狂。

  中國政府除採取針鋒相對的反制措施外,從拓展國內經濟和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兩方面,做大做強中國經濟,加深中國與全球經濟的相互依存。

  中國無懼來自美國的壓力

  7月10日,中國內地最大城市、長江三角洲經濟區龍頭上海,舉行進一步擴大開放推進大會,公佈關於進一步擴大開放、加快建立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5個方面、20項任務、100條舉措,重點包括:深化自貿試驗區建設、辦好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推進金融機構集聚和金融市場開放、擴大現代服務業和先進製造業開放、做好開放平臺和載體、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推動對內對外開放聯動、建設國際一流的營商環境。

  7月11日,中國西部重要城市成都,公佈《成都市高品質公共服務設施體系建設改革攻堅計劃》,以實施樞紐功能提升、市政設施建設、民生服務提能、生態本底打造、鄉村振興六大攻堅任務為重點,計劃到2020年實施171個重大基礎設施和民生項目,總投資15072億元(人民幣)。《攻堅計劃》提出了成都市公共服務設施體系建成的目標,預計到2020年,高品質公共服務設施體系基本形成,城市宜人宜居宜業品質全面彰顯,國家中心城市基本建成,高標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顯提高。

  「不管風吹浪打,我自閒庭信步。」中國無懼來自美國的巨大壓力,有序展開邁向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對內對外戰略部署,有序推進經濟全球化,有序融入全球經濟,因為中國站在歷史正確一邊。

  國家從對內對外兩方面部署應對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該做什麼?能夠做什麼?應該做的是積極參與。能夠做的是發揮所長。

  香港不可能袖手旁觀

  香港不可能置身事外,也不可能袖手旁觀。美國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25%進口關稅,經香港轉口的部分佔極小比例。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徵進口關稅的規模擴大至500億美元和2500億美元,經香港轉口部分還能等閒視之嗎?

  更重要的,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港元釘住於美元,必將因美國打壓中國的舉措由商品貿易蔓延至金融領域而遭受嚴重損傷。

  當前全球格局巨變之所以被我定義為「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把金融與經濟政治並列,是因為2008年美國爆發「百年一遇」金融危機十分重要——既反映自20世紀70年代初佈雷頓森林體系瓦解以來全球金融市場空前急劇膨脹、金融業和金融市場在發達經濟體中取得了相對獨立於實體經濟的地位,也證明金融業和金融市場脫離實體經濟的過度自我膨脹,必定危害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本身,從而,分析經濟和政治,不能不把金融作為一個獨立因素從經濟中抽離出來。如果不是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產引發美國次按危機惡化為金融危機,20國集團領導人不會於是年11月迅速聚會於華盛頓。從此,20國集團領導人峰會成了定例。

  美國對中國的打壓,將變本加厲。金融領域將很快被捲入。美國不會讓上海順利實現到2020年建成國際金融中心的目標,也就不會讓人民幣順利成為國際儲備貨幣。香港是中國內地企業最主要上市地,是全球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香港金融市場必定成為美國對華金融戰的一個戰場。香港必須充分發揮自身金融市場優勢,同內地金融市場一道抗擊美國在金融領域的霸淩主義。

  21世紀的經濟競爭,科技創新和金融是兩個相關聯的制高點,美國遏制中國的另一重點領域,便是阻撓和破壞中國建成科技創新強國。現屆政府以拓展科技創新為重點之一,同國家建設科技創新強國的目標是一致的,也就不免成為美國附屬打擊的對象,也就必須同國家一道抗擊美國在科技創新領域的霸淩主義。周八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