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又不爽了,7月20日他公開稱,中國正操縱人民幣匯率以緩解美中貿易戰的影響。當然,他也將這一指控範圍延伸至歐盟。他還批評美聯儲持續加息讓美國的競爭對手獲得了優勢。

中美貨幣的圖片搜尋結果

  其實,特朗普對中國的指控是沒有事實根據的,人民幣匯率持續回軟不是中國央行操縱的,而是強美元的必然結果。20日美元指數再次創出近期新高,為95.66。自今年2月16日最低的88.24以來,美元指數累計已上漲了8.4%,這大體與同一時期人民幣的貶值幅度相當。

  特朗普對美聯儲開炮

  近日人民幣匯率加速回軟,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也在向6.80關附近靠近。

  人民幣匯率快速回軟讓特朗普不爽,為了保持美聯儲的獨立性,美國總統很少會公然施壓,但是如果是特朗普就另當別論了。特朗普上週四對美聯儲發表了尖銳而罕見的批評,表達了對美聯儲的失望,稱美聯儲加息可能會擾亂經濟復蘇,影響美國經濟和競爭力,還稱強勁美元「令我們處於不利位置」。

  之後,他更在推特上指名道姓地批評稱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但是,市場表現直接否定了他的說法,他的話一出,美債收益率下跌觸及盤中低點,美指跌破95大關,黃金一度暴拉14美元。但隨後不久,各類資產基本恢復到特朗普講話前的走勢。權威人士分析認為,特朗普講話的結果可能事與願違,反而會換來美聯儲更高的利率。自特朗普在2017年1月上臺以來,美聯儲已經加息5次,同時暗示今年可能還要再加息兩次。這樣的預期無疑會讓美元更加強勢,相應地,人民幣等主流貨幣匯率將承受更大的壓力。

  中國幣策趨邊際放鬆

  進入二季度以來,離岸人民幣就一直處於貶值狀態,從一季度末的年內高點6.24,至目前的6.8左右水準,已累計下跌了9%。究其原因,與當前中美兩國截然不同的貨幣政策傾向是分不開的。當前,中國的貨幣政策正經歷超預期的邊際放鬆。這從近期央行多次展開逆回購和MLF操作,以及6月20日進行的定向降準並將小微企業貸款納入MLF合格抵押品範圍等措施就可以看出。

  而近日,兩則分別來自央行和銀保監會的消息傳遍金融圈,預示資金面從量和價兩方面都將出現進一步寬鬆的信號。

  一是央行近日視窗指導具有一級交易商資質的銀行,將額外給予MLF資金,用於支持貸款投放和信用債投資,讓市場產生了QE的預期。2008年金融危機時,美聯儲通過定向釋放流動性,大幅買入長期國債和RMBS,從而使美國實體經濟免受金融危機的衝擊。這次中國央行通過MLF,鼓勵國內銀行購買低評級的企業債,也是為了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避免信用債市場發生流動性枯竭,引發了市場對中國版QE的預期。

  二是銀保監會近日也召集多家銀行,就做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服務舉行座談會,要求大中型銀行要充分發揮「頭雁」效應,加大信貸投放力度,合理確定普惠型小微貸款價格,帶動銀行業金融機構小微企業實際貸款利率明顯下降。而與當前中國寬鬆貨幣政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前美英等國央行正進入新一輪加息週期,歐洲央行討論退出QE,各經濟體正進行明顯的貨幣政策收緊政策。

  儘管美聯儲自2015年12月以來已經7次加息,儘管美聯儲釋放信號年內還將兩次加息,儘管目前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上美元已經全面超過人民幣,儘管長期利率上美元也在逼近人民幣,但是,中國央行絲毫沒有釋放跟進加息的信號,只是進行一些局部的微調。

  多管齊下釋放流動性

  在人民幣匯率和內地股市均承受持續加碼的壓力之時,中國各有關部門開始多管齊下,嘗試在一定程度上釋放流動性,給乾渴的經濟輸送血液。

  7月20日,中國銀保監會對《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同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於進一步明確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中國證監會也就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徵求意見。三方聯動,這是比較罕見的。有關檔所表現出的放鬆可以看做是當前宏觀政策審時度勢、加強政策間靈活協調的一個具體體現,對於改善當前宏觀經濟中的結構性矛盾、穩定市場預期、化解轉型過程中可能出現風險有著較大的幫助。總體上看,有關檔相對於資管新規的要求有所放鬆,將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當前商業銀行面臨的壓力,降低資產回表過程中交易摩擦對於市場的衝擊力度,恢復信用市場信心,並適度緩解當前實體經濟面臨的信用緊縮壓力。同時,隨著檔的出臺本身就對消除市場不確定性、穩定市場預期產生積極影響,能夠推動當前部分停滯的業務的重新啟動。

  受此提振,20日內地股市出現井噴行情,相關檔明顯利好金融板塊,銀行、保險、券商三個板塊暴力拉升,兩市場再現普漲行情,上證綜指重回2800點關上。在香港股市,熱錢湧入內銀股,穩住了恒生指數28000點關。

  當然,相關檔和內地QE預期升溫可能會讓人民幣匯率繼續承壓,但幅度就相當有限。(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