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一年半以來,滿口雌黃,任意妄為已經成了他的一個標誌。侮辱婦女及傷殘人士是家常便飯,不顧慣例搶先自行公佈政府數據或新政策同樣地肆無忌憚。到最近,這個狂人變本加厲,連關乎美國國家安全與經濟福祉的大事,都翻雲覆雨。不管是盟國還是對手對此都無所適從,國內外金融市場風險大增。正如我年初所指出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是2018年金融市場最大風險。

  特朗普不尊重美聯儲

  7月20日,特朗普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專訪中指出,他已經做好準備對中國出口美國所有50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他還說,中國無法跟我們相比,否則我們總是處於不利地位。但另一方面,特朗普又在推特表示:中國、歐盟和其他國家一起在操縱本國貨幣,並壓低利率,令美國競爭優勢縮減,對美國不公平;對於美聯儲,特朗普則批評,每當美國經濟形勢走好,美聯儲就想提高利率,使得美元一天比一天強勢,這樣既奪走美國重大的競爭優勢,也讓美國改善經濟的努力功虧一簣。其言論一出,立即導致美元由1年高位急跌,美元匯率指數當日大跌0.7%,收報94.48;歐元、日圓及英鎊同日分別急升0.7%、0.9%及0.9%。

  在特朗普這些任意妄為的言論中,一是要把這場中美貿易戰進行到底,以便讓中國就範;二是要把這場全球貿易戰引向匯率戰,三是要對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指手畫腳,影響美聯儲的獨立性。

  關於美聯儲的獨立性早已寫入美國法律,是受到主要政黨及政治領袖尊重的。在過去幾十年,很少有美國總統公開評論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及幹預美聯儲的議息決定。美國歷史上凡是有意影響美聯儲的總統,基本上都沒有好下場。尼克遜總統1970年為新任美聯儲主席伯恩斯(AndrewBurns)主持宣誓儀式時說,尊重美聯儲主席的獨立性,但希望主席能跟他一樣相信低息有利經濟。結果是尼克遜因水門事件下臺。上個世紀90年代初,老布殊曾私下找人遊說,希望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加快減息刺激經濟,協助爭取連任,結果只做一任就敗選給克林頓。

  這次是特朗普直接表示對美聯儲加息的不滿,要求美聯儲官員配合他的政治及選舉需要,如果是這樣,不僅會令市場對美聯儲的獨立性產生質疑,喪失其權威性,更容易對美國經濟及全球市場造成巨大傷害。因為,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調整,根本上是為了保證美國經濟持續穩定增長,防止通脹過熱及資產泡沫。如果強迫美聯儲不按照市場經濟法則作為,而是迎合特朗普的政治操作,讓通脹失控,資產泡沫吹大,最後引發金融危機,那肯定會禍害美國及全球經濟。

  非美元走貶

  更為重要的是,就當前的美國經濟形勢來看,美元強勢並非壞事。因為,在特朗普推出龐大的減稅政策後,不僅讓美國經濟過熱的風險大增,也讓美國的財政赤字猛然上漲。所以美聯儲逐漸加息是一個必要的政策取向,而且只有強勢美元才能讓國外資金大量流入美國,沖減美國財政赤字大增的風險。如果美元弱勢,當然有利於美國商品出口,但外國資金不會願意流入弱勢貨幣。兩者的取捨就看當前美國更重要的需要是什麼,當然是強勢美元沖減美國巨大的財政赤字風險更重要,而不是增加出口的競爭力。這也看到特朗普沒有知識,信口雌黃。

  還有,今年以來,由於美元強勢,導致非美元的弱勢。但是,從特朗普上任總統以來,一直指責中國、歐盟、日本等國操縱匯率以獲得貿易利益,尤其是指責中國操縱人民幣。這也使得美元匯率指數從2017年1月初的高點一路下挫,至今年4月初跌幅超過13%;同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則升值超過了10%。在美元走弱的情況下,特朗普挑起了中美貿易戰,匯率問題則暫時擱置。但是,從4月3日美國公佈第一波徵收關稅清單之後,美元走勢開始全面逆轉。隨著中美貿易戰逐漸升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更一路走貶,到7月20日離岸人民幣價格跌到了6.83,創近一年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新低,今年累計跌幅達9.5%。而各非美元貨幣也紛紛貶值。從4月3日到7月20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7.5%,歐元兌美元貶值5.55%,英鎊貶值7.65%,日圓貶值5.69%,韓圜貶值7.01%,新台幣貶值5.10%。也就是說,特朗普本來是希望加徵關稅來增加美國的利益,但由於非美元貨幣貶值,使所希望的利益成泡影。如果特朗普由此把一場貿易戰轉換成匯率戰,那麼,國際市場所面臨的風險會更大,不確定性更會增加,結果肯定是全球皆輸。(文 | 易憲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