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和家人留在大城市過年,而這也似乎掀起了一股“反向春運“潮。

有媒體在不少購票平台上發現,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大城市機票預訂量在春節前突然增加,個別機票預訂量同比增長超過40%。與此同時,北京、上海等城市春節期間民宿預訂量也有所增加。業內人士指出,父母到大城市過年已經成為不少“80後”、“90後”新的過年方式。春節期間北京去往其他城市的車票一票難求,而其他地方城市前往北京則很便宜,進而引發了“反向春運”的旅遊潮。


 在銀川火車站候車大廳, 1月21日寧夏攝影家協會的攝影家為旅客免費拍攝全家福。 (新華社)

 過年,其實是家人團聚的儀感。昔日,春運是遊子歸家的“朝聖之路”,“反向春運”卻逆流而上受到追捧,這背後是城鎮化過程中紮根城市的青年對團聚的渴盼,對他們來說,有家人的地方就是真正的家。當人們感嘆這種變化的時候,其實變化的只是儀式感。 “反向春運”正在以新的方式解釋著團聚的新形式。傳統儀式是一定要回到故土,而新儀式只強調“家”,也更能包容地理位置上的移動。

 不論正向春運還是反向春運,都是城市奮鬥者對家的期盼。青年們怀揣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在城市打拼,他們渴望城市生活,卻又割捨不下對父母的掛念,害怕“子欲養而親不待”,更擔心給孩子心中蒙上“留守兒童”的陰影,“反向春運”給了他們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從情感上講,把父母接到城市過年,新鮮之餘還會讓父母產生兒女有出息的自豪感,既圓了奮鬥者們的團圓夢也激勵他們努力工作,實現家人幸福。

 “反向春運”從側面折射出國人在過年觀念上的改變以及春運質量的攀升。但大眾對“反向春運”有讚也有彈。有網友質疑,“反向春運“有新意,將父母長輩接到身邊,但讓老人家舟車勞頓,何苦呢? 也有網友認為,“反向春運”帶不來家鄉過年的氣氛,傳統的年俗氛圍正在快速消失。也有人認為其實過年並沒有變化,家人和團聚永遠是春節的主題。

 “反向春運”為人們提供了一個新選擇,但無論是正向還是反向,都應平衡好“雙向春運”之間的關係,避免“一邊倒”。要讓“雙向”道路變得暢通。期待運輸部門提供更好服務,既讓“反向春運”不虛此行,更讓“雙向春運”平安暢順,滿載歡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