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央行近期接連不斷打出貨幣調控政策的組合拳。先是提出創設T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後又宣布放寬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標準,緊接著降低存款准金率;在貨幣政策多舉措發力的同時,財政政策也踩大了提速“油門”。一方面,全國人大授權國務院提前下達了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債務限額1.39萬億元,另一方面,國家發改委一月之內密集批覆了上海、杭州、武漢等地10多條城軌建設項目,合計投資規模超過了9300億元。 

(互聯網圖片)

上海證券報發表中國市場學會理事、經濟學教授張銳文章認為,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競相加碼,無疑是一種逆周期調節。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2月官方製造業PMI為49.4,29個月以來首次低於榮枯線,2018年製造業PMI全年均值50.9,也低於2017年。對此,2019年經濟將面臨下行壓力。經濟下行的背後,其實是投資萎縮,集中表現為基建投資下滑、社會信用擴張放緩以及融資規模持續減少等。問題導向之下,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必須盡速登場。目前,人民幣匯率的貶值壓力正顯著降低,加上最近兩年金融部門去杠杆取得了明顯效果,表外融資規模降幅在近期也有所收縮,這使2019年貨幣政策調整空間將有所擴大,為加大逆周期調節的力度,提高貨幣政策前瞻性、靈活性和針對性留下了較為充足的餘地。 

文章分析,對於貨幣政策取向,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用“穩健”的表述,央行工作會議據此提出了保持“市場利率水平合理穩定”的政策目標。由此不難判斷,未來貨幣政策選項還有進一步提升的組合空間。而當前的央行貨幣政策也已呈現出鮮明的結構性特點,一方面,央行會繼續綜合使用PSL(抵押補充貸款)、SLF(常備借貸便利)、MLF(中期借貸便利)以及OMO(公開市場操作)等新的貨幣政策工具,同時借助TLF(臨時借貸便利)和CRA(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補充流動性缺口,而出於對實體經濟穩定性支持的考慮,TMLF將成為央行輸送流動性的最優化選擇和操作最多的貨幣政策手段;另一方面,為適配全年國內經濟的走勢,央行或還將會有兩次以上的降准,如果經濟下行壓力繼續上升,不排除降息的可能。而從央行工作會議今年對“穩妥推進利率"兩軌並一軌",完善市場化的利率形成、調控和傳導機制”的安排來看,未來降息更有可能會下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而非存貸款基準利率。 

大規模與大幅度減稅已成為年度總基調

財政政策方面,大規模與大幅度減稅已成為2019年的總基調,這意味著包括目前製造業17%以及服務業11%的增值稅在2019年5月各自下調一個百分點後仍還有繼續降低的空間,並且原有的三檔稅率可能會壓縮成兩檔稅率。另外,25%的企業所得稅標準稅率更有下調餘地,企業研發費用175%的稅前扣除之比也存在著繼續提升的可能。而更有想象空間的是,中央財政赤字率或將從目前的2.6%提升至3%,而且此舉一落地便可產生2.4萬億元的財政增量資金。 

當然,前述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的操作方向主要還是針對著生產端,若未來在消費端追加必要的政策籌碼,同樣可以營造出牽引經濟增長的需求動能,比如若降息就會拉低居民借貸成本尤其是消費金融成本,若降低資本利得稅和印花稅就能在穩定股市的同時有效增加居民的財產性收入,下調和取消部分消費品進口關稅能催生產生新的有效供給,多條路徑的增量政策與既定的個稅改革搭配用力,勢必形成拉動消費與做強國內市場的可觀量能。 

文章稱,很清楚,無論是貨幣政策還是財政政策,不管是政策存量部分還是政策增量部分,都會更加注重對市場主體的結構性與定向性賦能。貨幣政策方面,在強調不搞“大水漫灌”而是增強有效“滴灌”的基礎上,重點是實現從“寬貨幣”向“寬信用”的傳導。由此,大家看到,央行一方面在使用定向降准、TMLF以及調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標準等手段降低商業銀行負債端成本,進而引導長端收益率進一步下行,使金融機構有錢可貸與有利願貸;另一方面,還在加大債券融資支持工具與股權融資支持工具的投放力度,同時在著力調動私募支持基金的策應力量,定向增強對民營與小微企業的信貸供給。目前貨幣政策的定向杠杆還主要游弋在信貸市場,對股市、債市以及非標市場觸及很少,因此,央行會否考慮借鑒美聯儲以及歐日央行在債券市場購買操作的經驗,以實現穩健貨幣政策與積極財政政策的聯動,達到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目的,以目前的趨勢看,很值得期待。 

相較貨幣政策的定向性而言,財政政策的精准導向性似乎更加明確,而且從平衡性財政向功能性財政切換的路徑也十分清晰。一方面,在維持國債保有量的基礎上,重點要增加地方政府債規模,尤其是專項債券規模,同時根據各地負債狀況有效分配增量負債指標,確保有限資金投放到民生、環保、教育等公益項目上;另一方面,作為財政投資(包括由此牽引出的民間投資)的重要聚焦地帶,製造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5G商用與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城際交通、物流、市政基礎設施的改善,以及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短板的補充與自然災害防治能力的強化,都將持續獲得增量資金的配給與供養。 

文章最後說,總體判斷,2019年中國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將分別以“寬貨幣,增信用”與“寬財政,促投資”作為目標訴求。如此寬大口徑與豐沛量能的既定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當能最大限度推動中國經濟穩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