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的黑色聖誕一過,全球的經濟都處於退潮期,中國也一樣。經濟學家對2019年中國整體經濟情況認為不容樂觀。但是,社科院2019經濟預期為6.3%,超過了一些經濟學家低於6%的預測。

這個預期略高於高盛,高盛預計明年經濟增長6.2%,由於中美貿易摩擦成為2019中國經濟增長的最大風險,高盛認為寬鬆的財政刺激會成為主要動力。

對此,中國的學者持不同意見。中國改革基金會認為,面臨經濟增長下行壓力,財政刺激成效有限,對中國迫切需要解決的是降低行政管理成本,去槓桿和促進消費回升。

中美貿易摩擦引發中國在2018年即將結束之時,衝刺一般地頒布了多項開放政策:降低稅率、精準扶持民營企業、適度寬鬆的金融政策以及放寬市場准入,實現“非禁即入”。儘管貿易摩擦一直在升級,但是中國卻因為去槓桿、促銷費以及加速改革開放,實際經濟增長略高於王小魯等經濟學家的預測。此前,他們對中國曾經預測是:2016-2020年的經濟增長大約能保持6.2%左右,但是事實上,2018年的經濟增長很有可能維持在6.5%左右。

王小魯說:“如果能夠加快改革,實現結構再平衡,去杠杆、改善收入分配以促 使消費率回升,推進行政體制改革以降低政府管理成本,中國能夠在2021-2030年間不僅能夠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而且還會出現增長的再加速,達到7.5%左右的水準。”

王小魯指出:“這將是一條更可持續、更有利於全社會福利最大化的發展路徑。”從這一點上看,2018下半年的中美貿易衝突不斷升級,對中國而言是“好事”,因為中美貿易衝突所帶來的壓力,讓中國政府以最快的速度推進改革開放,它大幅提升了政界與商界對改革的承受度,提升了社會對於改善收入分配、促進消費回升的主動性,這將反而為中國實現可持續發展,成就下一輪經濟增長再加速奠定政策和社會管理的基礎。

今年6月16日,當美國特朗普政府拋出第一輪對華商品加徵關稅的時候,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以毛澤東的“論持久戰”來回應。中國經濟學家對於國家發展的預期,也正是體現了這一點:能夠順利度過從2012年就已經開始的經濟增長下行空間,讓科技實現經濟增長模式轉型,讓行政效率提升成就結構再平衡,中國經濟增長的潛力將在2021-2030年再次釋放。

特朗普政府給予中國的是壓力,但是中國人正在將它轉變成為動力。以遏制“中國製造2025”為由發起的貿易衝突,真正“較勁”的地方卻是科學研究與技術運用的實力。下一步,中國期待的不僅僅是結構再平衡、促使消費回升,更要加強科技實力,重視基礎研究,推進應用研究,二者平衡發展、相輔相成,才是下一輪經濟增長的持久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