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施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國家立足全局和長遠作出的重大謀劃,也是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重大決策。是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三種貨幣的條件下建設的,國際上沒有先例。怎麼樣才能建設好粵港澳大灣區?

「粵港澳三地勇立潮頭,有機會在改革再出發的時間點上成為領頭羊」。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研究課題組副組長王福強在一個論壇上建議,大灣區建設要結合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從制度全面現代化的角度入手,探索形成一種兼具內地優勢與港澳優勢的制度體系。

大灣區涉9+2個城市。王福強認為,要解決物理空間的問題,可以通過飛地(指隸屬於某一行政區管轄但不與本區毗連的土地)等政策促進大灣區融合發展,比如吸引港澳人士到內地居住生活就業,打開港澳的物理空間和發展空間,推動港澳更緊密地融入祖國發展大局。

王福強認為,教育、醫療、會展等服務業是香港絕對優勢領域。在這些領域發力,既可以調動積極性支撐港澳長遠發展,也可以滿足內地消費升級的需要,「是否可以由港澳來牽頭搞國際教育示範區、大灣區大學系統、高水平研發特區」?

此外,他建議可以優先向港澳開放服務業,比如港澳高校在內地獨立辦學。他指出,灣區有4所世界一百強大學都在香港,香港用30年時間取得這樣的成就是有其原因的。「我們可否引入一條來自香港的鯰魚,讓它灣區內地獨立辦學,倒逼中國教育改革」。

王福強認為設置必要的科創飛地、園區飛地、教育飛地是現實之舉。「再工業化才能解決香港的民生問題、就業問題,但是香港沒有空間,內地可以做香港再工業化的基地來實現自己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