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小明

根據美國白宮發佈的官方新聞稿,在阿根廷當地時間1日的晚餐會上,中美兩國領導人就貿易問題達成重要一致。主要內容如下:

1)同意暫緩加徵關稅。

美國同意在2019年1月1日暫緩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升至25%。中國同意從美國進口大量(數額待定)農產品、能源、工業及其他產品。農產品的進口立即進行。

2)同意立即就關稅之外的一系列問題包括強制技術轉讓、保護,非關稅貿易障礙,農業服務業等進行磋商,並在90天內達成一致。如不能達成一致,上一項中的10%關稅將被提升至25%。

3)雙方還就朝鮮問題交換了意見。


在前瞻分析中,我認為本次會談可能出現的三種情況及概率分別是:

1)雙方達成廣泛且具體的協議,貿易衝突事實上結束。(0%)

2)雙方達成框架性協議,但不包括太多具體的條款。美方暫緩關稅計劃,但不承諾放棄。(70%)

3)雙方未能達成任何協議,哪怕框架性的。美國繼續推進加稅計劃。(30%)

從上一篇文章的留言可以看出,大部分人都傾向於結果是情景3,這樣的預期也和此前媒體和金融市場的主流預期一致。然而,很多時候,「大部分人」並不總是對的。

從美國白宮發佈的新聞稿來看,本次兩國元首會談結果,幾乎完美符合我在之前前瞻分析當中的情景二。更多會談細節,大家可以稍晚留意中國官方通稿。


意味著什麼?

1)中美在貿易領域的博弈,甚至在更廣泛層面的博弈,並未結束。

這一點顯而易見,短暫的「談成了」,不代表長遠問題的解決。這是由大國發展的路徑決定的,當第二大經濟體發展到一定階段,與第一大經濟體的博弈,就會成為一個常態化長期化的問題。參考當年日本與美國的情況,僅日美貿易談判,就經歷了長達七年之久。

2)對全球經濟金融來說,都屬於較大的利好消息。

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在貿易衝突上的妥協,至少意味著短期內全球多邊貿易體系得到維持,全球化的方向沒有根本改變(在本次G20峰會的聯合聲明裡也有提及),這對全球經濟來說,是一件好事。

對經濟的影響可能比較深遠,效果也比較緩慢,但金融市場的反應,卻是立竿見影。中美就貿易問題達成一致,會快速提升全球金融市場的風險偏好,風險資產在短期內的壓制因素減少,因而會有一波上漲。

3)對美國來說,將減少對美股的衝擊。

在前瞻中我已經說了,特朗普之所以在本次談判中立場有可能「軟」下來,是因為美國中期選舉結束後,總統的權力受到了新的制衡。為了要保證特朗普大的施政戰略繼續推進,他必須贏得2020年的連任選舉,否則只剩兩年時間,很多計劃都無法推行。

那麼特朗普要贏得連任,就需要交出令民眾滿意的成績單。維持股市表現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與中國貿易談判中為已經受傷的農民爭取利益,也是一環。因此,本次談判中中國的讓步中就包括了取消對美國大豆加徵的關稅。

本次談判達成一致,也降低了兩國衝突升級甚至演變成Cold War的可能性,這對美國股市來說,也是一個提振情緒的好事。美股因此受到的外部衝擊,會減少。這對特朗普的連任也是有利的。


對中國有何影響?

很顯然,對我們來說,貿易談判能達成一致,一定是好的。具體來說,

1)對金融市場而言,將迅速改善中國股市人心渙散,信心低迷的狀態。

股市是對一國經濟未來的投票,A股之所以在2018年一路下跌,一大原因就是中美貿易衝突對市場信心的壓制。目前的A股定價里,其實計價了較為悲觀的貿易衝突走向預期。既然談成了,那股市定價自然會有一個正向糾偏的過程。A股將會重拾反彈,週一大幅高開是必然的。

股市之外,中國的大宗商品、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都會展開反彈,而債券市場,則會因為預期的變化出現明顯的調整。

2)對經濟而言,將為中國處理更多內部問題贏得時間。

前面說,中國股市2018年的下跌,貿易衝突是一個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內部問題。

最新公佈的製造業PMI指數顯示,中國經濟已經處於榮分界線的臨界點,顯示經濟進一步放緩的事實。這是主導中國金融市場各類資產價格表現的核心因素。

中國製造業PMI:生產與新訂單指數

50以上表示擴張。來源:CEIC,小明研究

如果中美兩國的貿易談判未能達成任何一致,那麼外部環境將很快對中國經濟增長產生明顯的邊際壓力,因為一國經濟增長可以分為外需和內需兩部分。

此外,外需的承壓,也將讓「啓動內需」變得更為迫切,從而與此前經濟結構性改革的長遠戰略佈局發生衝突,這也不是一件好事。例如,如果外部環境繼續邊際走壞,那麼放鬆房地產調控,就成為概率越來越大的事情。

「談成了」,雖然不意味著博弈結束了,但至少可以給彼此更多斡旋空間和時間。對中國來說,目前最缺的就是時間,很多國內問題的解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此,達成一致,有助於減少中國經濟在短期內失速的風險,這是好事。

3)對中觀行業和微觀企業/個人而言,利大於弊。

儘管沒有明確說,但「談成了」意味著中國將作出更大規模和更深入的市場開放,一些國內的產業可能因此受到衝擊。但長遠來看,擴大開放本來也是中國的既定國策。引入更多競爭,有助於國內產業的迭代升級。

一個沒有競爭的封閉市場,企業的競爭力只會越來越低,進而帶來的結果就是經濟潛在增長率的下滑和消費者福利的淨損失。開放市場,引入競爭,一定的倒逼作用也是好事。

對於個人來說,無論中美,兩國貿易衝突升級,最終的成本都會分攤到每個人身上(儘管很多人並不會意識到這一點),比如影響最直接的外貿行業的就業問題,比如貿易衝突影響下資產價格下跌導致的居民財富縮水的問題。

如今談成了,個人面臨以上這些問題的衝擊就會小一點。此外,更低的關稅,更多的進口,實際上對消費者而言,也不是壞事。

4)長遠來看,中國經濟的發展,更多由內因決定。

事物的發展,外因內因都會起作用,但歸根到底還是內因起主要作用,外因的作用也要通過內因發揮。這是一個基本的認知常識,對中國經濟的理解,同樣適用。

長遠來看,我們面臨的問題,比貿易衝突更為複雜。

即便沒有特朗普政府挑起貿易衝突,中國經濟也面臨著諸多需要理順的問題。

 

如大家最為熟悉的房價問題、產能過剩問題、債務槓桿問題、人口老齡化問題、民營經濟發展面臨的困難問題等等,這些才是決定中國經濟長遠走向的關鍵所在。這些問題,並不會因為一次「談成了」就自動全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