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在視察廣東的重要講話中提出,要加快珠海、汕頭兩個經濟特區發展,把汕頭、湛江作為重要發展極,打造現代化沿海經濟帶。在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新征程中,汕頭該如何把握機遇,堅定“汕頭自信”,加快特區發展?

“我對汕頭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 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省委黨校教授陳鴻宇在接受記者專訪時開宗明義。

陳鴻宇教授(互聯網圖片)

“站在改革開放40週年的關鍵節點,對汕頭改革開放以來的發展成就和發展道路,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人是肯定和認同的。有沒有不同認識?肯定有,有不同聲音很正常。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能不能對汕頭的發展有一個科學客觀的比較方法?能不能辯證地看待改革開放40年來汕頭發展的成就、經驗和存在的不足?能不能通過對汕頭過去40年發展經驗的總結,找出已經行之有效的發展路徑,將經驗化為推動未來發展的動力?”

改革開放之初汕頭發展條件薄弱

陳鴻宇指出,類似“汕頭是最失敗的特區”的觀點,忽略了改革開放之初的汕頭的發展基礎,忽略了製約汕頭發展的諸多主客觀因素,片面地從“文化”“民風”上找原因,也就容易放大汕頭的發展短板。

“一個地區的發展涉及諸多因素,如地理區位、資源禀賦等條件。改革開放之初的汕頭,綜合發展水平居於全省中下游。”陳鴻宇告訴記者,一是汕頭處於“省尾國角”,遠離全省主核心區,交通成本偏高,難以接受核心區輻射帶動;二是資源禀賦不足,土地等自然資源匱乏、腹地窄小;三是經濟基礎薄弱,1978年的汕頭各項主要經濟指標落後於珠三角地區,甚至還落後於地處山區的韶關和肇慶。只有汕頭的中心城區有一定的工業基礎,真正的工業化在廣大農村尚未起步;四是上世紀90年代初期汕頭市被分拆為3個地級市後,市場網絡、交通網絡和信息網絡更加'碎片化',難以通過經濟網絡的整合來節約粵東地區的交易費用和生產成本。此外,汕頭作為粵東中心城市的地位長期未能確立,無法發揮區域經濟中心的帶動功能。 ”

陳鴻宇指出,初創時的汕頭經濟特區面積僅有1.6平方公里,當時深圳特區卻是327平方公里。即使賦予同樣的先行先試政策,作為全國最“微型”的經濟特區,地域太小直接製約了政策綜合效應的形成和發揮。正如傅高義先生在《先行先試的廣東》一書中描述的,汕頭特區充其量僅是一個出口加工區,沒辦法像深圳一樣以全新的體制來推動全市經濟發展。因此,特區的起步不一樣,政策不一樣,範圍不一樣,要更加全面客觀地看待汕頭的發展成果,不能只看經濟的總量和增速,更要從發展的質量、效率、結構轉型升級等指標上著眼。

汕頭華僑經濟文化合作試驗區(互聯網圖片)

在客觀比較中找准“汕頭自信”

“‘汕頭自信’是幹出來的,也是‘比’出來的。”陳鴻宇認為,“要在客觀的比較中找准‘汕頭自信’。”

陳鴻宇認為,“第一個指標是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這個指標是可以客觀比較的。手中有錢,老百姓的生活質量就會有保障,這是最體現經濟發展質量的指標。”以2017年為例,看GDP總量,深圳是汕頭的9.55倍,湛江是汕頭1.20倍,茂名是汕頭1.24倍;如果看人均GDP,則深圳是汕頭的4.36倍,兩地差距縮小了;再看人均可支配收入,深圳僅是汕頭的2.35 倍,而湛江、茂名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相當於汕頭的87%和88%,落後於汕頭。

“第二個質量指標看地區的工業化水平。”還是以2017年為例,汕頭一產佔比只有4.60%,第二產業佔比50.24%,整個非農產業佔比差不多95%,接近於珠三角發達地區的水平,湛江和茂名的非農產業比重分別為81.40%和83.37%。汕頭也是排在全省工業化水平前列中唯一一個非珠三角城市。 “前幾年我們省委黨校曾經組織去澄海東里鎮對口幫扶,大家發現這裡家家戶戶都有一個小工場,這種來自草根的民營經濟和滿天星斗的工業專業鎮,恰恰凝聚成汕頭旺盛的工業實力。”

第三個質量指標看城鎮化率。 2017年,汕頭的城鎮化率70.39 %,在全省排第七,遠遠高於潮州、揭陽和湛江、茂名。 “我們現在有個觀點,就是不管你是住在城市還是農村,不管你是務農還是非農,只要過上了有品質的城市化的生活,那就算實現了城鎮化,也就是說要就地就近城鎮化、就地就近市民化、就地就近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這方面,汕頭農村的發展基礎與粵西粵北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此外,汕頭還有幾個主要經濟指標也是可圈可點的。 2017年,汕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27%,規上工業增速10.3%,增速均位於全省前列。 “汕頭去年高新企業數量554個,超過了揭陽、潮州、湛江、茂名4個市的總和,2018年已經突破700個;汕頭的教育、醫療發展水平、對外知名度等,在全省範圍內都處於靠前位置,像谷歌指數汕頭就排在全省第四。”

“所以說,從40年的長跨度看來,汕頭的經濟發展質量並不低,從城市的建成區面積、城鎮化水平、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支柱產業及其集群的形成、城鎮居民的實際收入水平和儲蓄等方面看,與全國中等城市相比,都相對領先。”陳鴻宇認為,正因為汕頭起點低、區位條件差、資源禀賦的缺乏,40年來,汕頭自覺地以發展的質量與效率彌補區域發展條件的不足,充分發揮了潮汕文化固有的“精細”和“開放”兩大特質,追求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和高質量配置,以民營經濟和外向型經濟來哺育市場經濟的發育,走出了一條與深圳、珠海、廈門等特區完全不同的發展道路。 “正是這一系列成就,構成了汕頭新一輪發展的基礎。認清這一點,就能認清汕頭經濟社會發展的內在動力,就不會妄自菲薄、失去自信。”

讓汕頭成為港深人心目中的“新大陸”

陳鴻宇認為,過去40年裡,汕頭發展成果有目共睹,和其它兄弟特區一起,得到總書記習近平和中共中央的肯定。正是因為目前汕頭有能力、有基礎、有勢頭、有潛力,才會被定位為“現代化沿海經濟帶的重要發展極”,定位為“省域副中心城市”,這是“汕頭自信”的根本。 “可以說,今天的汕頭自信是昨天的汕頭人民堅韌不拔,排除萬難,紮紮實實幹出來的。未來的汕頭更要靠把握住新時代的新機遇,從自信走向自強。”

“被賦予'現代化沿海經濟帶的重要發展極'這一歷史重任,汕頭迎來了新一輪發展的難得機遇。”陳鴻宇指出,形成沿海經濟帶必須具備8方面的基本條件,一是較為良好海岸地理條件,如良好的港口、碼頭條件,以及較為漫長和開闊的海岸線和可供開發的腹地延伸等;二是可供開發的海洋特別是近海資源;三是具有較大的經濟總量和經濟規模,能夠成為帶動地區經濟發展的主導性力量;四是較好的人口條件,具備較大的人口密度、支持經濟和產業發展的人口數量與質量;五是具有一定的產業發展基礎;六是具有支持相關產業發展的人文環境和經濟社會宏觀背景;七是具有高度外向性,與海外市場聯繫緊密,同時技術創新和管理創新能力較強,能夠充分利用國外市場和積極開拓國內市場;八是初步形成了城市集群。

“縱觀這些條件,除了香港、廣州、深圳,省內具備條件的只有汕頭和湛江。目前深圳已經提出'大東進'戰略,香港也在積極謀求向東配置資源。所以我提出'東出港深,唯有汕頭'!要讓汕頭成為港深人心目中的'新大陸',汕頭人自己應該樹立這樣的自信。”

“汕頭的未來發展要堅持'兩線並進',一方面要全力推進把汕頭建成廣東現代化沿海經濟帶的重要發展極;另一方面要圍繞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這一'大機遇大文章' ,積極謀劃汕頭的基礎設施、產業、公共服務、文化等方面,全面融入粵港澳大灣區。”陳鴻宇指出,在新的機遇和挑戰面前,汕頭要著力去短板,在加快建設省域副中心城市、現代化沿海經濟帶的重要發展極中增強汕頭自信。

一是要提高思想認識,進一步高舉新時代改革開放的偉大旗幟,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重要講話精神,深刻領會加快汕頭特區發展和將汕頭建成現代化沿海經濟帶重要發展極的要求,按照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和市委十一屆六次全會的工作部署,將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轉化為新一輪發展的強大動力。

二是要以“港產城人”四位一體融合發展為核心要求,堅持問題導向,對標國內外現代化沿海經濟帶發展標杆,查找汕頭自身短板,解決體制機制、營商環境、實體經濟、政治生態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形成具體的行動方案。

三是要以推進重點工作為抓手,突破發展瓶頸,提振全市信心。要爭取在汕頭設立自貿試驗片區;要加快推進“汕頭-汕尾”350高鐵、疏港鐵路建設,完善高速公路路網,建設高水平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要加快構建現代產業體系,發展新興產業,提升傳統產業的“高技術滲透率”;要推進高新區、中以(汕頭)科技創新合作區和省級重點實驗室的建設,爭取興辦、聯辦優質大學,打造區域科教文衛中心;要十分重視生態文明建設,解決歷史欠賬,走高質量、高效率綠色發展道路。

除此之外,還要以高層次的開放來彌補自身資源不足。一代代潮人遠走他鄉,紮根世界各地,積累了難得的人脈、網絡、渠道、經驗和財富,“有昨天的走出去,才有今天的引進來,兩者可以相輔相成、相得益彰,這是推動汕頭未來發展的獨特優勢。”

(來源:汕頭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