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媒體今天報道,隨著美國對價值2000億中國商品開徵關稅,原本以成本優勢而在中國的生產線,正在開始遷移中國,移師海外,以規避“中國製造”的標籤,從而避稅。中美2018貿易衝突很有可能讓“中國製造”變成欠發達國家的“共同製造”,國際價值鏈上的分工新格局正在形成。

中國企業承建的越南河內首個城市輕軌上週9月20日開始運行。在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之際,越南、泰國等東盟國家成為一些企業將原本設在中國的生產線轉入他國以避關稅的首選考慮國家之一。(圖片來源:新華社)

法新社報道,包括單車、輪胎、塑料、紡織品等製造商,因為要避免關稅,正在講生產線移到東盟國家。企業外電報道,愈來愈多中國企業通過將生產轉移到越南、塞爾維亞和墨西哥等國,巧妙地剔除「中國製造」的標籤,規避特朗普的關稅。

法新社援引公開文件報道,在中美貿易戰下,不少中國企業,包括單車、輪胎、塑料、紡織品等製造商,為規避關稅,正把工廠組裝生產綫轉移到海外。受特朗普加徵關稅的影響,包括中國的家具和家電的低利潤行業中的中國製造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放棄“中國製造”已經成為他們求生的唯一選擇。

據路透社報道,韓國的電腦記憶晶片生產商SK海力士(SK Hynix)正準備把一些晶片模組的生產工作從中國移回韓國。該公司在中國的工廠主要負責為晶片進行包裝和測試,主要的晶片生產工作則在其他國家進行。

SK海力士認為,由於中國在電腦和手機的生產方面佔據主導地位,該公司服務中國市場的部分並不受到影響,真正受到影響的是那些在中國組裝又銷售到美國的部分。

一些中國本地的生產商,也因為需要避稅而打算將部分業務轉移的東南亞,因為那裡不僅可以規避關稅,更重要的是人力成本低廉。广州一家家庭照明设备制造商在接受西方媒體採訪時指出,該公司今年的訂單減少了30%。同時,香港貿易發展局也指出,將近一半在華南投資的港資企業,正在面臨倒閉的危機,為此,東南亞也成為港商的避難地。

日本東芝機械(Toshiba Machine)的發言人說,該公司準備從10月起,把輸往美國的塑膠成型機生產線轉移到日本或泰國。他說:“我們決定遷走在中國的部分生產工作,因為關稅的影響顯著。”

日本三菱電機(Mitsubishi Electric)也證實,準備把輸往美國的金屬加工機床的生產線,從中國大連遷到日本名古屋工廠。

受到關稅影響的,不僅是那些在中國生產用以出口美國的生產線,中國公司對美國的投資,是首當其衝。今年上半年,在中美貿易摩擦停留在爭論的層面之時,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改革法案即將通過之時,中國對美國的投資就早已經銳減。據商務部數據,2018年1月至5月,中國對美國的併購和投資直線下降92%。

作为全球最大的家电制造商,中国的海尔(Haier)已取消了在中国市场销售其在美国生产的通用电气(GE)品牌厨房电器的计划,理由是贸易战带来了额外成本和不确定性。

這些現象似乎昭示出一個共同的趨向:國際供應鏈正在發生改變,東盟國家正在逐漸成為“世界工廠”。此外,隨著“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的實施與成功,非洲也在慢慢成為世界工廠的另一個“車間”。 

走向價值鏈的高端

一直以來,中國以其人口眾多、人力資本相對廉價而成為世界工廠。英國的《金融時報》一度認為中國希望能夠將美國從價值鏈的低端擠出去,而讓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佔據價值鏈上低端環節。服裝業就是一例,美國的服裝業基本在十年之內消失了。當特朗普打擊“中國製造2025”時,他的競選團隊發現,為特朗普競選時所製造的國旗、帽子等,都是咋中國製造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習近平在美國向中國徵收第一輪關稅的時候,很溫和鎮定地說:發起貿易戰“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然而,實際的情況卻是貿易關稅的石頭越搬越大,從最初的500億,到現在的2000億,而特朗普本人還揚言要對所有來自中國的商品都加徵關稅。

對於中國而言,貿易摩擦升級對中小企業帶來災難性的影響,這一切都來得正是時機,中國要借這一輪的機會,讓自己從價值鏈的低端走向高端,讓東盟國家等亞洲地區順理成章地成為世界工廠,而自己則借新經濟的東風,大力發展科技、人工智能以及數字經濟。

此時,代表中國互聯網經濟以及金融服務的四馬,馬雲、馬化騰和平安保險的馬明哲以及招商銀行的馬衛華以其令人矚目的成功而成為新經濟的代表人物。他們的起家與成功,時機恰到好處。時勢造英雄,英雄左右時勢,中國國內的經濟轉型將成為中國扭轉乾坤的希望。

正因如此,中國認為承擔貿易摩擦的風險,因為它看上去更是一種激勵、一種化長痛為短痛的刺激,更快的完成國家經濟轉型,更快地加大改革的力度。

對美國而言,則認为中国经济正经历困难,因此无力招架美国的经济施压。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表示,“中国经济正在走下坡路”。美国人还知道,中国对美贸易存在巨额顺差,打关税战的时候更弱势。

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则认为,与美国容易受到压力和选民不满影响的政治体系相比,中国的威权政治体系更能禁得起打贸易战。中国当局一定注意到了,特朗普政府已不得不承诺为那些受到中国关税不利影响的豆农提供补贴。

當美國宣佈對2000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時候,馬雲就指出這是持久戰,時間將是20年。他是對習近平指出貿易摩擦是持久戰的說法,做了一個比較具體的註解。畢竟,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實現經濟轉型,成就全球的經濟新秩序,並非一朝一夕的事。短期的成功和長期的成就,這是中美各自對醞釀已久的貿易衝突的各自考量。

從發起貿易摩擦的特朗普政府而言,打擊“中國製造2025”已然取得成功。從世界大局的角度而言,果真如同馬雲所言要中美雙方要對峙20年之久,那麼“中國製造2025”很有可能變成了“南方製造2038”,屆時,南方發展中國家成為世界新經濟的有機組成,或許是2018發起貿易戰的人們所意想不到的“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