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英國《金融時報》熱論新一輪金融危機會否殺到的時候,法新社今天凌晨發佈專家分析,指出中國如果能夠穩住經濟,全球金融風暴就可以避免。

港珠澳大橋珠海公路口岸(2018年7月11日無人機拍攝)。港珠澳大橋是粵港澳大灣區的重點建設項目,它的建成,標誌著中國希望將南部沿海這塊中國經濟增長最快的地方,聯係在一起,讓一體化的局域經濟,成為中國經濟新興的發展中心。(圖片來源:新華社)

專家指出,從阿根廷到土耳其,近日又加上一個巴西,金融動蕩再次無情地依次掃蕩着新興經濟體國家。這會不會引發新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多數分析人士認為,只要中國挺得住,全球經濟就會躲過一場風暴。

直至目前,新興經濟體陷入金融動蕩的情況程度不同,前因後果仍未脫出傳統範疇:先是美國提高利息,然後美元債務嚴重的國家虛脫。然後投資人抽身 ,投向各類富有吸引力的美元產品。新興經濟體的貨幣隨之削弱、貶值。

現在,經濟學家認為,除了加息因素之外,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所推行的貿易保護主義,很有可能會使局勢更加惡化。法新社報道說:白宮向中國數千億商品課徵懲罰性巨額關稅,這“很可能會對目前的形式火上澆油。”

據《金融時報》報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拉加德說:“局面的不確定性,以及中美雙方缺乏信任,這兩個方面所造成的威脅已經體現在商貿上。”中美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衝突,對新興市場構成了嚴重威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對中國經濟增長所產生的衝擊,其影響是可以預測的。周五,中國的經濟數據顯示基礎建設的投資出現搜索,期初的銷售也連續三年下降。不過,從總體而言,目前的亞洲經濟增長局面還算維持的不錯。

然而,法新社的報道指出:“假如中國經濟發展出現明顯放緩,對亞洲市場以及新興經濟體而言問題將會變得十分複雜。”

中國民生證券副總裁、研究院院長管清友也認為“中國抵抗新興經濟體通常遭遇金融動蕩的能力相對而言比較堅實,加之中國的外彙儲備量很大。另外,中國在2016年開啟了償債進程,因此,中國發生金融危機的可能性很小。”

十年前雷曼兄弟銀行發生的危機記憶猶新,那場危機擴散至全球,引發全球性金融危機。中國當局目前顯示很有信心,這使得相當多的經濟人士看不出新興經濟體正在發生的危機短期內會向全球範圍擴散。

標準普爾分析人士指出,我們沒有預想會在新興經濟體市場發生一場不可抗的金融危機。當然,在這些國家肯定會出一些問題,因為他們普遍缺乏流動資金,這意味着他們要向外國借貸,但並不是所有新興經濟體國家都如此虛弱。

資本經濟分析人士則強調應區分三種類型的新興經濟體國家。

首先是嚴重缺乏流動資金的國家,依賴借貸,比如土耳其、阿根廷、南非、哥倫比亞、印度以及印度尼西亞,這些國家的貨幣似乎最缺乏抵抗力。

其次是中國以及另外的亞洲國家,包括秘魯、智利、金融比較健康。第三種類型情況各有不同,他們面臨的更多的是政治問題。比如俄羅斯,面對的是因烏克蘭危機引發的西方國家對它的制裁;巴西正在為10月份一場前景不明的總統大選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