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913日),美國尋求與中國展開新一輪貿易談判,希望能夠在中期選舉之前緩和與中國的貿易衝突。此前,中美貿易在衝突不斷升級的7月和8月,卻錄得兩位數的增長,中美貿易逆差並未縮小,對此,《中國日報》網發表了評論,刊登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社科院全球戰略智庫首席專家傅瑩的觀點,分析了中美兩方面的立場與觀點。

《中國日報》指出,貿易衝突,對中國既是危與機並存,中國正在藉此機會,轉危為機,促進自身改革,進一步提升科技水準,以謀求一個和平的發展環境。面對貿易衝突,中國無心戀戰。傅瑩借用西方的俗語,說明了中國的立場:“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為什麼要隨之起舞呢?”

9月10日,由中國交建承建的在孟加拉國吉大港市的卡納普里河底隧道項目正在進行中。該項目於去年開工,是“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孟加拉重點項目之一。面對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衝突,中方不僅加力落實帶路的建設項目,更放寬投資環境,歡迎外商投資。中方正在以“打持久戰”的方式,應對美國不斷加碼的貿易關稅。(圖片來源:新華社)

【美國對中國的態度發生變化】

傅瑩在文章中談到,她在最近訪美期間,發現美國人對華態度變了。美國學者普遍認為,“在美國説明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實現經濟騰飛之後,中國沒有按照美國期待的方式發展,美方對此感到失望。相反,在與中國的經貿交往中,中國占了美國的便宜,美國更擔心中國在全球經濟和技術階梯上的快速提升。美方還認為在軍事上受到被中國‘擠出’亞洲的威脅。”

【如何改善中美關係】

傅瑩認為,首先中國應該思考一個問題:美國的指責是否公允?

中國的確沒有隨著經濟增長而接受美國的政治制度。然而,“在見證了“顏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給一些國家帶來的後果之後,美國應該慶倖,中國並沒有走上政治動盪或經濟混亂的歧途,而是保持總體社會穩定,成功走出一條符合自身國情的經濟發展道路,為全球經濟做出了貢獻。”

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的確是充分利用了美歐推動的全球化帶來的機遇。勤勞的中國人有效使用了國際資金、技術、經驗和市場,促進了工業化進程。數以億計的中國人民擺脫了貧困,人民生活水準取得巨大提升。

【中國在全球化過程中的角色】

不可否認的有兩點:首先,中國的工人在發展的過程中也承受了巨大的代價,在加入WTO以後,國內企業突然直接面對國際競爭,多數產業陷入困難,有的甚至難以為繼,大量工人下崗。

此外,中國的發展同樣惠及美國。牛津研究院估計,從中國進口的低價商品幫助普通美國家庭平均每年節省850美元。從2001年到2016 年,美國貨物貿易對華出口增長500%,遠高於同期對全球出口90%的增幅。萬物聯網時代的到來和中國快速增長的中高收入消費者群體的出現,將為美國公司提供更多機會。

因此,面對變化中的美國,面對美國的強硬但混亂的聲音,傅瑩認為,我們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發展,解決好自己的問題。

【中國對美國態度如何】

傅瑩表示,中國沒有對美採取更加對抗的態度。因為,中國對美政策是整體外交政策的組成部分,而中國外交政策的目標是維護一個和平的外部環境和合作的國際關係, 以服務於國家的發展。

【中國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摩擦】

傅瑩坦陳,中美關係的變局對中國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機會。中國政府正在進一步推進開放: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四月宣佈的11項開發市場的具體承諾,迄已落實8項,涉及銀行、證券、保險、評級、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氣改善營商環境,加強對中外企業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中國的改革者可以將外部壓力轉化為動力,打破阻力、實現必要的改革成效。

但有一點必須清楚:中方絕不會屈服于關稅霸淩。有些言論聲稱貿易戰使中國經濟“滑坡”,還有人認為可以期待中國屈服了。這只是一廂情願。

傅瑩在文章結尾處表示,“中國應繼續與美方溝通。……中方有責任堅持對話,逐步澄清雙方的一致點和分歧點,以拆解矛盾和解決問題、抑或管理難題的方式,渡過中美關係的險灘激流。”

最後,傅瑩引用了一個俚語,說明中國仍然會堅持主張,繼續保持對話合作。“當然,那些一心尋求對抗的人或許不會對這個途徑感興趣。但是——讓我借用一個俚語——如果有些人想追逐蝴蝶,其他人為什麼要隨之起舞呢?”

 

相關閱讀

《中國日報》引述近期外媒報道

傅瑩的文章闡明了中國對待中美貿易摩擦的態度以及對中美關係未來走勢的看法,然而,她的觀點並非一家之言,此前,許多外媒的報導也印證了中方對中美貿易摩擦持有的一貫態度。

【美國貿易戰不只針對經濟】

《南華早報》在819日發表題為《不只關稅:中國將貿易戰視為美國新的牽制政策》。

文章稱,作為延緩中國經濟和科技崛起的眾多戰略之一,貿易戰與美國近期的其他舉動,都是為了制約中國的國際影響力。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洛杉磯時報45日的報導《特朗普的貿易戰不會達成他的目的,反而會傷害美國的工人和消費者》表明,特朗普的政策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正如傅瑩所說,“中國的發展惠及美國”,打擊中國貿易,則會殃及池魚。該報導稱,特朗普的政策將損害製造業、農業以及投資領域。

經濟領域風險最大的是美國的製造業……以及農業,中西部的豆農以及加州的堅果種植主,都將面臨國外市場的巨大損失。

特朗普的政策還會損害中國投資流入美國,受此威脅尤為嚴重的是加州,因為中國對美國直接投資的四分之一都流向了加州。

《南華早報》622日的報導《特朗普的貿易戰中,美國企業受傷首當其衝》。

美國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院Mary LovelyYang Liang在一份研究中表示,“特朗普301條款的關稅政策是商業目標,但它對美國自身利益的損害遠高於對它的預期目標。”

【中國在自我改革】

傅瑩在文章中說,貿易戰倒逼中國的改革,同時,中國應自身做大做強。《外交學者》雜誌網站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美中貿易摩擦的更大威脅》稱,中國正在積極降低對貿易的依賴。

中國正在持續地、成功地降低對貿易的依賴:出口總量占GDP的比重已經從2007年的超過30%下降到去年的不到20%;同時,對美國的出口也從近9%下降到4%

文章引用里昂證券首席經濟學家Eric Fishwick的觀點,稱“(貿易戰)可能會引發反常行動,使得中國增加供給……變得越來越自給自足,生產越來越多高科技產品。這肯定會鼓勵中國採取更多措施加強其政治和經濟影響力。”

此外,他還談到,在經濟發展方面,中國一直致力於向高科技產業邁進,其“中國製造2025”計畫旨在夯實、提高機器人和電動汽車等領域的製造業實力。

【中國無心戀戰,貿易戰無法挫傷中國發展】

《華盛頓郵報》97日的文章《特朗普威脅對價值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將貿易戰擴大到中國進口美國的所有商品》表示,中國並無意擴大貿易戰。

文章引用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IMF中國區前總裁Eswar Prasad的觀點,稱“特朗普的言論表明他想要升級貿易戰直到中國認輸的意圖,但是中國也明確表明,無意這樣做。”

對於貿易戰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觀點,美聯社的報導也呼應了傅瑩的觀點。“這只是一廂情願”。

AP911日的文章《如果美國增加關稅,中國則會反擊》稱,“7月和8月,儘管美國關稅增加,但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貿易出其不意地呈現兩位數增長。這也許會增加美國的挫敗感,促使他們增加進口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