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將於9月11日至13日舉辦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應邀出席。東方經濟論壇的持續舉辦,是俄羅斯外交政策「向東再平衡」的重要舉措之一,未來俄羅斯的外交政策將如何在東西之間進一步調整?外界又如何預判?

作為俄羅斯最重要的國際關係智庫平台,俄羅斯國際關係委員會此前組織專家學者討論了這一話題。

 

Lukasz Kulesa(歐洲領導網絡研究室總監):

俄羅斯渴望在多極化的世界里成為獨立的一極。雖然俄羅斯已經放棄了倒向西方的政策,不過俄羅斯與中國結為戰略同盟並成立反西方集團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俄羅斯將把注意力投向所有戰略方向,比如說中東,中東地區獲得了俄羅斯很多關注,這是有點令人意外的,不過這是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有所參與的緣故。

俄羅斯將奉行獨立的外交政策:俄羅斯對西方雖然有敵意,但情況還不至於惡化到切斷與西方之間的所有聯繫;俄羅斯對東方是持開放態度的,但還沒有能力對中、日、印三國的戰略選擇施加影響。

在2018年3月大選之後開啓的全新外交政策週期里,我曾希望俄羅斯能重新評估自己的西方政策,降低與西方之間的對抗強度。這其中包括解決烏克蘭「頓巴斯危機」以及降低對西方輿論戰的強度。這有助於俄羅斯重建與歐洲夥伴之間的互信並且利於俄羅斯集中精力做好國內發展和改革工作,而且還有助於俄羅斯全面參與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

不過,經過斯克里帕事件(觀察者網注:即英國等所稱的間諜中毒事件)和對敘利亞空襲之後,俄羅斯對西方態度發生上面的改變已不太可能。俄羅斯很可能會繼續升級與西方之間的對抗,並尋求與反西方盟友的合作以共同削弱西方勢力。比如,俄羅斯會支持西方內部的親俄勢力。這會進一步導致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政治摩擦,甚至可能引發直接的軍事對抗。

從中長期來看,俄羅斯所能採取的最優政策是繼續扮演一個獨立大國的角色,但同時要增強自己的國家吸引力(attraction),這其中也包括經濟上的吸引力,而不是脅迫力(coercion)。這意味著俄羅斯與歐洲國家之間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關係緩和,並且在解決「頓巴斯危機」時實現該地區與烏克蘭之間的重新整合。

Joseph Fitsanakis(美國卡羅來納海岸大學副教授):

在未來的一年里,俄羅斯必須兼顧東方和西方,除此之外別無選擇。俄羅斯一直以來都在努力恢復其全球大國(global power)地位,為了做到這一點,俄羅斯必須把自己的影響力投射到周邊地區之外更遠的地方。

毫無疑問,俄羅斯對周邊的中亞、高加索地區和北極地區的影響力是巨大的,而且這三個地區的地緣政治重要性都在上升之中。不過這樣的影響力是一個地區大國(regional power)就可以做到的,俄羅斯正是這樣一個地區大國。

為了進入下一個崛起階段,莫斯科必須看得更遠,並且與東南亞、中東、拉美和歐盟建立起富有內涵的外交、經濟和政治關係。

在俄歐關係方面,鑒於當下糟糕的政治情況,關係的改善並非易事。不過總地來說,我認為俄羅斯會繼續向上述目標邁進。在未來一年里,莫斯科會集中精力打造與某些歐洲國家(以及其他國家)之間的戰略聯盟關係,那些國家包括奧地利、希臘、葡萄牙、愛爾蘭、巴基斯坦、阿爾及利亞、印尼、土耳其和以色列,它們最近已向俄羅斯打開了大門。而俄羅斯最近也宣佈將擴張自己的外交勢力範圍。

著眼於未來,我認為俄羅斯很可能會尋求彌合與幾個歐洲大國之間的分歧,重建與歐洲之間在經濟和文化方面的聯繫。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俄羅斯國內經濟的發展情況,以及未來10年里什麼樣的政治人物會掌握歐洲國家的權力。

Nora Mueller(德國Körber-Stiftung國際問題研究所執行總監):

由於斯克里帕等事件,俄羅斯向西看的道路是布滿荊棘的,它與歐洲和美國的關係還難以改善。因此,俄羅斯的目光會轉向東方,尤其是轉向中國,從俄國人的視角來看,處理好對華關係將為俄羅斯帶來很多好處。

與中國(以及其他亞洲大國)之間加強合作有助於彌補它與西方之間發生衝突所造成的損失。另外,莫斯科與北京之間還有共同的地緣政治利益,這兩個國家都希望能削弱美國在全球的支配地位。

由於一般認為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衝突不會很快實現緩和,俄羅斯「向東方再平衡」(Rebalance to the East)的外交戰略應該會在未來成為一種常態(a constant)。

Sarah Lain(英國皇家聯合軍種研究院研究員):

自2014年烏克蘭發生一系列事件之後,俄羅斯一直在堅定且有計劃地與中國之間建立廣泛的合作關係,這是俄羅斯版本的「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戰略,而且俄羅斯在對華關係上的這一努力還將繼續下去。「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輸送管道項目以及中方去年對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Rosneft)91億美元的投資證明,在西方制裁對俄羅斯造成巨大經濟壓力的情況下,中國這個合作夥伴可以給俄羅斯帶來巨大的利益。

俄羅斯與西方之間日益緊張的關係也使中國處於有利地位,中國非常希望提升自己在俄中關係中的政治和經濟地位,並且希望能充分利用俄中關係以增進自己的國家利益。雖然對俄中合作存在一些質疑聲音,2017年兩國雙邊貿易額增長迅速,這說明兩國之間的經濟合作的確更加緊密了。

即便如此,俄羅斯其實並不希望徹底放棄與西方之間的關係,比如說,俄羅斯仍然想把歐洲天然氣市場掌握在自己手裡。只有時間能證明斯克里帕事件造成的俄歐關係僵局程度有多深、持續時間有多長。

即便爆發像2014年那樣的俄歐關係危機,雙方最終還是在國際舞台上將各類事務分開處理,雙方在一些有共同利益的問題(比如敘利亞問題)上實現了合作,而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分歧則被擱置起來。即便現在,美國也在努力尋求與俄羅斯之間的外交接觸,以便為「頓巴斯危機」尋求和平解決方案。

因此,俄羅斯會繼續尋求與亞洲之間加強關係,俄羅斯會努力促成與亞洲關係上的任何進展並對所取得的進展進行公開宣傳。可即便如此,俄羅斯很清楚自己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仍然取決於自己與西方之間的關係。從短期來看,俄羅斯與西方之間仍將充滿顯而易見的戰略敵意,加強合作的道路是艱難的。

Saud al-Sarhan(沙特阿拉伯費薩爾國王伊斯蘭學術研究中心秘書長):

我預計,俄羅斯將繼續深陷敘利亞衝突,繼續協調土耳其、伊朗與阿拉伯大國、西方國家之間的緊張關係。俄羅斯需要更新自己的觀念、需要把注意力重新投向東方,我希望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前全球性大國努力保持自己全球大國地位的努力,而不是甘於接受自己地區大國的地位。(來源: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