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日本媒體在今天傳出消息,指該國正在研究先找中國擔心設備供應商華為和中興(0763.HK, 000063.SZ),聲稱“擔憂這兩間公司牽涉中國網絡間諜活動”。前段時間一直以網絡安全為由,審查華為和中興通訊,此舉引起英、澳等盟友紛紛效法。

2018年3月27日華為在巴黎發佈P20系列手機的發佈會現場,華為在8月1日取代蘋果成為全球第二大手機生產商。I(圖片來源:新華社)

日本內閣府負責網路安全的官員昨日表示:他們已經開始研究是否有必要收緊監管,以降低進口設備(包括中國公司所生產設備)帶來的滲透風險。《華爾街日報》引述內閣府的一位官員說:日本注意到了其他國家所採取的行動,卻是“獨立作出監管決定”。

日本官員看似自相矛盾的說法,暴露出美國、日本、澳洲以及英國對華為進行審查限制的行為,內有玄機。英國政府在今年7月的一份報告聲稱:發現華為工程流程方面存在缺陷,帶來新的風險。上周四,澳洲政府宣佈基於國家安全問題,禁止華為與中興通訊參與澳洲5G網路建設。

所謂這兩家公司所帶來的“滲透風險”、帶來“國家安全問題”,看似技術層面的問題,然而實際卻與技術本身無關。華為多次澄清:“從未收到任何要求配合政府情報工作的要求”。華為澳洲分部董事長曾聯署發表公開信,強調華為是一家獨立經營的公司,在170個國家均有遵守當地法律。

然而,這些聲音都並未引起相應的注意。所為的“安全風險”,只是欲加之罪,實際的根本原因,恐怕還是政治因素。

今年還是美國及其盟友對中國政府的極度不信任造成的。今年2月13日,美國華盛頓RWR企業管理顧問發表了一項專門針對華為的研究,指出:“華為的聲望受損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外界對於中國政府缺乏信賴。是故,該公司決策層的意圖以及公司內部的管理情況卻因而變得無關痛癢。”

這份一語中的的報告,一針見血地點明了華為作為通訊設備供應商的困境。理論上說,任何一個提供信息溝通服務的設備供應商,都有可能運用信息傳輸的便利而從中漁利,或者說取得一定的控制權。但是,之所以這個問題在華為身上凸顯出來,並且一再成為國家政治方面的考量,根本還是政治角力的結果。

華為在5G網路技術開發方面,早已領先世界。從技術上來說,華為的設備對於“網路安全以及保密性方面,恰恰是同行中最好的”。

2018年5月24日華為和馬德里理工大學在馬德里簽署協議,雙方將為迎接5G時代開展更加緊密的合作。(圖片來源:新華社)

上週,華為曾認真回應了澳洲的禁令,向大眾做了澄清,指出澳洲此舉,會損害澳洲人民的利益,因為,澳洲不得不為此付出更高的代價以實現5G通訊。換言之,澳洲本屆政府這個政治考量,將由澳洲的納稅人以及通訊使用客戶來買單。

6月,就在華為作為向著5G標準的主要貢獻者邁進的時候,美國議員指責華為與美國大學的合作研究將帶來“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華為的首席執行官對徐軍回應說:“他們(議員)的思想還處於農業時代。”

徐軍的回應,還是屬於技術層面。對於技術而言,中國的5G發展已然站在世界的前沿。華為將於明年在中國本土售賣5G網路路由器,並計劃於2020年在全球推出5G全面商業化的服務。

為了打壓中國在5G領域的領先地位,美國付出了極大的努力。還在去年巴塞羅那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華為就展示了基於3GPP標準的5G商用終端5G CPE。中興也演示了5G系列創新產品。第五代網絡能在中頻和高頻等不同頻段工作。中國打算在中頻利用5G,主要基礎設施已經建成。而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則不願意讓移動運營商使用中頻5G,而是建議它們使用高頻5G。但為此還需要從零開始建立網絡基礎設施。

然而,這一點,即便是從零開始,也在操作層面上無法做到了。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指出:僅華為一家公司就向全球170個國家提供設備,是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生產商。而且目前華為通信設備的質量屬於上乘,而且其價格極具競爭力。

美國專門從事網路安全服務的“賽博酷”(Cyberscoop)指出:對於開展5G通訊,真正實現物聯網而言,華為和中興的確有競爭者:三星、諾基亞以及愛立信。但是從性能、價格以及規模而言,目前都無法與華為比。

从5G技术的成熟度来看,中国超越了包括主要竞争对手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世界上首个CPE商用客户终端是华为公司研发的。系列5G基站是中兴公司研发的。在过去3年内中国建设了35万个新基站,最终使现在的基站总量达到200万个。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在这段时间内只建设了3万个新基站。

目前,華為和中興通訊不僅在5G研發的投入方面領先於愛立信和諾基亞,在企業PCT專利申請數量排名方面,華為和中興也處於領先,佔據了全球前兩名。其中,中興通訊連續八年在國際專利申請量位居全球前三,是中國唯一連續八年獲此殊榮的企業。

另一方面,中國早已深入參與國際分工,令華為和中興的零件和部件都已出現在了韓國和歐洲生產商提供的許多設備中。賽博庫指出:假設美國從法律上規定,在它們的通信設施中不能有中國公司的部件,那麼其他夥伴為了滿足美國的這一要求,就要不得不建立新的供應鏈。第一,這會非常昂貴;第二,需要很長時間。在此期間中國會更遠遠地走在前面,而美國肯定會喪失自己的領先地位。而這一點,正是美國及其盟友打壓華為的初衷。

在歐美奮力打壓華為、中興之時,中國三大運營商和相關設備生產商紛紛公佈了5G發展計劃。憑藉5G科技發展智慧城市,不僅是中國目前的方向,也列入了馬來西亞等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的發展規劃。中國移動正在大力推進5G規模試驗和應用示範。今年尚處於規模試驗階段,到了2020年,5G就會在中國乃至國際進入全面商用。

在這個進程中,一度面臨倒閉的中興,將很有可能因為國家發展5G而復興。中興董事長李自學在回應上半年虧損11億美元時說:中興的主營業務已經完全恢復,5G網絡測試已經跟上進度。

從5G國際標準而言,中國已然在6月出台了首個完整意義的5G標準。然而,此時的澳洲,需要面對的是幾乎要完全放棄目前4G的基礎通訊設施,才能在剔除華為的基礎上,發展5G通訊。這將是一個巨大的代價。

即使對於美國而言,完全剔除華為、中興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美國的許多通訊設備的原件是在中國組裝的。將任何一方在相互依存的供應鏈中拿掉,都是不容易的,何況華為與中興這樣的大公司。華為目前向全球170個國家提供設備,是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生產商。

而世界未來的通訊與物聯網的發展,讓每一個國家都無法獨立發展,亦無法置身事外。在科技層面,習近平主席所倡議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已經不是展望,而是眼前的事實。科技的研發、生產製造、市場化等等,已然將整個世界扭結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共同體”。徐軍所說的農業時代,彼此可以孤立發展,雞犬之聲相聞,卻老死不相往來。在商業化的時代,還可以與競爭對手一決高低,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在一體化的時代,所有的界限都被科技的發展與融合抹掉了。華為和中興,它們不曾動過任何人的奶酪,人類所面臨的,不是看住自己手中的奶酪,而是要一起分享,並將蛋糕做大。從這一點看,貿易保護主義所保護的,正是自己正在失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