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臺在即,香港與澳門的官員加快踏出北上珠三角的腳步。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圖片搜尋結果

710日,澳門特首崔世安在惠州結束他近期對珠三角城市的訪問。在過去約一個月時間,崔世安率領的澳門特區政府代表團,就粵港澳大灣區合作事宜,先後分三次赴珠三角城市交流,至惠州已完成珠三角九座城市全覆蓋。

而在崔世安北上交流之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已經搶先一步。自20178月至20185月,林鄭月娥率領的香港特區政府代表團,先後實地考察、訪問了深圳、中山、珠海、惠州、廣州等城市,其行程已覆蓋珠三角過半區域。

 

兩位特首在珠三角城市所考察的企業、項目不僅部分重合,而且在與珠三角城市官員會談的議題上高度重合。在不同城市的訪問行程中,港澳特首不約而同提及大灣區內部互聯互通,港澳科創孵化與產業合作等議題。在去年71日簽署的《深化粵港澳合作 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也是粵港澳三地政府達成共識的幾個重點。值得注意的是,中山近日落地的兩個港資生物制藥項目,即是林鄭月娥數月前與中山市政府會談的成果。

  

這顯然能夠為《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的出臺實施鋪路。市場分析認為,香港、澳門與廣東在產業結構上存在互補,香港、澳門的科研資源、現代服務業有望在製造能力和消費市場巨大的珠三角地區找到廣闊的發展空間。

  

交通網絡「打補丁」

  

儘管考察時間不一樣,但香港與澳門的特首卻如同有默契一般聚焦到相同的議題。首先受到關注的是粵港澳大灣區內部的互聯互通問題。在惠州考察時,林鄭月娥在與當地官員會談時多次問及交通問題,包括經惠州的廈深高鐵延長接駁港鐵,廈深高鐵「一票難求」如何解決以及惠州開通至香港的遊艇等問題。在與東莞方面會談時,崔世安關注的是澳門如何加強與隔珠江口相望的東莞的交通聯繫。他提到,珠三角很多城市與澳門都有海上航線,東莞與澳門開拓海上航線,有望減輕陸路交通壓力,相關部門可以認真研究。而行程中的港珠澳大橋、深中通道等「必看」點,更是顯示港澳特區政府對「互聯互通」的期待。

  

近年來,粵港澳大灣區內部的立體交通網絡不斷加密。目前,港珠澳大橋已具備通車條件。加上正在推進的虎門二橋和深中通道,珠江東西兩岸被伶仃洋隔絕的局面,有望得到明顯改善。而從南北走向看,外界翹首期盼的廣深港高鐵已經進入試運營階段,一條高鐵串起粵港澳大灣區的三大核心城市。

  

目前,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鐵,開通已只是時間的問題。根據已披露的計劃,虎門二橋和深中通道,將分別在2019年上半年與2024年建成通車。港珠澳大橋運行後,人們從香港到珠海將從約4小時的陸路或1個多小時的海路,縮短為2030分鐘的車程;深中通道則使深圳到中山的車程從約2小時大幅縮短至20分鐘。廣深港高鐵的開通,更是將廣州、深圳、香港三座「超級城市」納入50分鐘的通勤時間之內。

  

這四項堪稱構成粵港澳大灣區交通網絡「骨幹」的重磅工程。從設計的速度看,一旦這些工程全部投入運營,環繞珠江口的主要城市,包括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珠海、中山、東莞、佛山,將進入「一小時生活圈」。

  

香港經濟學者、絲路智穀研究院院長梁海明表示,港澳特首訪問珠三角城市,對瞭解對方市場需求和合作空間很有助益,而交通的聯通能夠更好推動這種「兄弟」之間的「走動」。

  

不過,「一小時經濟圈」某種程度只是理論上的想像。不同交通方式之間的接駁、主城區交通的擁堵、類似林鄭月娥提及的「一票難求」難題,都將使得實際的通勤速度受到明顯拖累。

由於基礎設施建設程度、城市區位與政策執行的差異,香港、澳門與珠三角九座城市的交通通達程度參差不齊。目前,較為通達的是相互毗鄰的兩對城市——香港與深圳,澳門與珠海。其中,珠海的橫琴新區還可以通行澳門的單牌車。但珠三角地區其餘城市,尤其是惠州、江門、肇慶等距離更偏遠的城市,與港澳之間的通勤並不容易。

  

在廣州早前的一場大灣區主題論壇中,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理事長李鐵就指出惠州與香港的通勤難題。他認為,與世界知名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的差距在於市郊鐵路。這也意味著,在交通「骨架」搭建的同時,港澳與珠三角地區之間有就通勤問題「打補丁」的必要。兩位特首在行程中關注的不只有港珠澳大橋的「大勢」,還有解決擁堵、買票等「細節」問題。

  

林鄭月娥關注的通勤問題已有初步解決方案。廣東省發展改革委日前透露,除廈深高鐵網,未來有望建立另一條深惠汕高鐵;同時,指出深港惠開通「水上穿梭巴士」。「要注意粵港澳大灣區同樣是推動區域內居民之間交流的戰略,在交通硬體基礎上要推動政策的突破,推動人員的便捷流動。」梁海明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拓寬科創合作空間

  

港澳特首對「路通」的關注,自然有對「財通」的願景。對香港和澳門來說,科創、產業的合作是「財通」的坦途。

  

在珠三角城市的考察路線圖中,有兩類「地標」似乎成了林鄭月娥和崔世安的「必經之路」。這兩類「地標」,一類是當地設立的粵港(澳)青年創業孵化器,另外一類則是當地政府面向香港和澳門設立的產業合作園區。例如,林鄭月娥考察了深圳的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崔世安則考察了珠海的橫琴(澳門)青年創業谷,這兩座孵化器如今已是廣東自貿試驗區助推港澳青年北上創業的「王牌」。

  

甚至在中山的考察中,林鄭月娥與崔世安的「意圖」幾乎驚人一致。兩人不僅同時提到希望香港或澳門的科研資源能在中山「孵化」,而且都指向了同一領域——健康醫藥產業。不僅如此,林鄭月娥和崔世安都考察了位於中山市火炬開發區的國家健康科技產業基地。

  

香港、澳門均在健康醫藥領域擁有優勢,其中澳門以中醫藥產業為特色。包括中山在內,珠三角地區的許多企業均保持著與香港、澳門的企業、實驗室的聯繫。這種聯繫主要呈現「香港研發-珠三角孵化」的方式。這種模式的形成源於如今港澳與珠三角互補的產業結構。

  

中山大學穗港澳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張光南表示,香港、澳門強於金融等現代服務業,珠三角地區則有雄厚的製造業基礎和廣闊的市場,兩者可以結合起來。

  

在港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清泉說,香港缺乏科技轉化足夠的市場需求。在香港做科技孵化的同時,珠三角地區目前經濟發展很快,科技轉化的需求強烈。這形成雙方合作基礎。

  

從近期訪問的情況看,科研實力更勝一籌的香港能談、能做的明顯比澳門更多。其中的一個方向,便是推動香港的高校在珠三角地區落地,以推動科技創新與產業合作。在前述行程中,林鄭月娥「一口氣」談定了多所香港高校在珠三角城市開設實驗室乃至舉辦分校區的合作事宜。

  

這包括在惠州潼湖開建規模上千畝的香港城市大學校區;廣東藥科大學、香港大學與中山共建新型研發機構和生物醫藥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山分室。

  

值得注意的是,在林鄭月娥考察僅兩個多月後,76日,廣東藥科大學-香港大學創新平臺、香港大學生物醫藥技術國家實驗室夥伴實驗室廣東藥科大學分實驗室即完成揭牌。

  

梁海明還指出,港澳特區政府與珠三角城市政府間的交流要注重具體的市場情況。粵港澳合作已有三四十年,港澳與珠三角之間知根知底,如果「青梅竹馬」都沒有「戀愛」,那麼應該是有市場的原因,切忌強推「父母之命」,以免「強扭的瓜不甜」。港澳與珠三角的政府需要做的是把環境做好,給兩方面的企業合作提供更好的空間。(來源:21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