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正在中國與俄羅斯共同面臨來自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的打壓時,媒體常常用兩國彼此結成全面戰略合作夥伴來形容當前的兩國關係,認為這是兩個強國元首的在處理國際關係、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時的合縱連橫之舉。這是媒體與學者所關注的議題,然而,從長遠來看,在實際操作層面上,真正能夠經久不衰地推動兩國友好往來,彼此互補的,不是飛機與導彈,反而是餐桌上的牛奶、穀類以及蔬果。

 9月12日,中國琿春跨境電商監管中心工人在查驗向俄羅斯出口的電商包裹。據統計,自2013年底實現常態化運輸以來,琿春鐵路口岸過貨量呈現爆發式增長,到2017年完成國際聯運256萬噸。(圖片來源:新華社)

近來,俄羅斯媒體以《中國人給俄羅斯吃什麼》作為題目,報道了中俄雙方在農產品方面的貿易往來,方興未艾。同時,中國的官方媒體則以《你家的天然氣可能是從北極來的》來說明中俄兩國在能源方面的合作。換句話說,從買菜到煮飯,從牛奶到蔬果,兩個國家的貿易,在餐桌上先結成了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

目前,中國已成俄羅斯農工產品最大消費國,5年後供應規模還將增長一倍多,達到100億美元。不過,俄羅斯不止糧食和黃油供養中國人,還要從中國大量進口蔬菜水果。肉類和奶類製品,也隨著中歐班列服務的不斷提升,讓兩國彼此互補地享用對方生產的、相對廉價的產品。

在中美關係緊張背景下,北京尋求使進口來源多樣化的方法。俄羅斯無疑成為了首要替代選項。它已是中國最大的原油供應國,僅去年便向其輸出237億美元石油。在北京暗示可能減少從美國進口後,俄羅斯可能試圖對華出口更多原油。

719日,中國從諾瓦泰克公司獲得了史上首批俄羅斯液化氣。這批液化氣通過北方航道沿北極海岸運送。中國國家能源局已宣佈,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將自2019年起每年從亞瑪律接收至少300萬噸液化氣。

俄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副所長安德列·奧斯特洛夫斯基認為,在俄擴大對中國市場油氣出口的背景下,兩國貿易額到2020年將達到2000億美元大關。

俄羅斯主要的出口是化學品以及能源產品,占總出口額的63%。(數據來源:香港貿易發展局)

剛剛結束的東方經濟論壇上,兩國討論最大的項目是能源合作,兩國討論最多的項目是農產品方面的貿易,兩國討論最熱烈的,恐怕還是電子商務。隨著中歐貿易通道的打通,這兩個經濟體之間的貿易與民間合作往來,將會越來越深廣。

中國已成俄農產品主要消費國:2017年俄中農產品貿易額超過40億美元,到2024年,農工聯合體對華出口額將升至95億美元。

當前,俄羅斯主要向中國銷售食品成品、麵粉和海產品,從中國購買蔬菜水果。但這種局面今後幾年就會改變。

2月,中俄雙方磋商了中國奶牛出口和俄羅斯牛奶進口的前景,並於半年後的814日簽署相關協定。

中國的牛奶消費與日俱增,但對當地生產商來說,主要問題仍是奶牛養殖成本高(因為土地、原材料進口和勞動力價格昂貴)。據中鼎牧業核算,海外奶牛養殖成本要比國內低三分之一。

實際上,該公司在俄佈局已有四年:目前在那裡擁有3萬公頃牧場、一家大型乳製品廠和一座鐵路貨運站及物流平臺。此外,中鼎牧業還在牡丹江保稅區擁有一家大型加工廠。俄牧場距中國加工廠的距離不到200公里。

儘管遠東聯邦區不缺土地,但由於氣候寒冷,它們不適宜種植蔬菜水果等,因此遠東近三分之二的果蔬需求是由中國滿足的。進口規模如此之大,以至於聯邦區已在邊境口岸開闢綠色通道,使水果的通關時間不超過24小時。

俄遠東吸引投資和出口支持署投資部主任瓦列裡·杜布羅夫斯基不久前提出構想:向中國投資者提供廣闊土地實施農業項目。用他的話說,遠東聯邦區農業用地約800萬公頃(適宜畜牧或種植玉米、小麥、土豆等農作物),但現在只開發了三分之二。

順便一提,這方面合作已有先例。例如,去年中國哈爾濱東金集團在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租種農田,租期49年,開始打造跨境農業產業集群。

中國是俄羅斯第一大貿易國。(數據來源:香港貿易發展局)

哈爾濱東金集團不僅在邊疆區養奶牛,還種大豆。對華大豆出口也是俄羅斯農業官員工作的一個優先方向。貿易戰打響後,北京已大幅減少從美國購買大豆,急劇增加了俄羅斯的供應量。目前,大豆種植主要集中于阿莫爾州和濱海邊疆區。但未來,遠東聯邦區其他地區也可能出現類似哈爾濱東金集團實施的項目。

俄工業家和企業家聯盟工業政策委員會專家理事會主席、經濟學副博士莫伊謝伊·富爾希克說:“擴大大豆種植規模的潛力應當從提高產量,而非增加播種面積中挖掘。此外,俄羅斯還應順勢而為,不光向中國大量出口大豆,而且出口高利潤大豆製品。它們的範圍非常廣,尤其是如果利用日本工藝的話。遠東超前發展區已計畫安排成立大豆深加工企業的首批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