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巴基斯坦官員於今日透露,將會與中方高層官員會晤,加快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據悉,巴基斯坦議會對中巴經濟走廊目前的建設速度不夠快,擬多部門合作提升經濟走廊的重大項目的建設,而瓜達爾港將成為本次舉措的重中之重。這是巴基斯坦主流英文報紙《論壇快報》今天報道的。

本周早些時候,巴基斯坦成立了中巴經濟走廊委員會,以便跨部門協調這條穿過整個巴基斯坦的經濟大動脈的建設,確保在該走廊所進行的項目如期完工,這是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的联邦内阁的最新舉措。

據悉,委员会将由9名成员组成,包括外交部长、司法部长、财政部长、石油部长、铁道部长、内政部长、商务顾问和内阁秘书,其职能是对所有走廊项目进行定期回顾,並且是研究落实中巴经济走廊长期规划的具体实施措施,重点关注投资和工业发展领域。

瓜達爾港是全球最優良的深水港,2013年,由中方參與建設和管理,雙方確定以走廊建設為中心,以瓜達爾港、能源、交通基礎設施、產業合作為重點的「1+4」合作佈局,開啟走廊建設新局面。(圖片來源:新華社)

巴基斯坦此舉是將“一帶一路”建設與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結合起來,以便實現發展中國家憑藉第四次工業革命、信息科技的發展而成就跨越式發展。

巴基斯坦駐香港和澳門領事館總領事梅蒙先生在接受“源傳媒”專訪時指出:中巴經濟走廊拉動整個巴基斯坦經濟的發展,並且,該經濟走廊對沿線地區的社會民生帶來許多正面的轉變。

巴基斯坦駐香港和澳門領事館總領事卡迪爾·梅蒙先生在接受“源傳媒”專訪時說:“巴基斯坦是安全而美好的國家,巴國十分歡迎中國投資者,十分重視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圖片:源傳媒記者Alan)

轉變帶來壓力。英國特許工人會計師公會對巴基斯坦中巴經濟走廊的研究顯示:制定政策者對於當地民生的考量相對有限,同時,外國投資者對本地社會的融入程度有待提升。這恐怕就是巴基斯坦本國內部的矛盾所在。政策指定與執行者並非完全不了解民生疾苦,只是社會內部在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過程中,社會的軟實力與國民教育無法迅速提升。

新總理與政府高層方面著手,先做好部門協調,保證經濟走廊建設,另一方面,巴基斯坦還需要與瓜達爾基層社會能夠實現互動,以舒緩社會快速轉型時帶來的壓力與摩擦。

對此,經歷過改革開放的中國人,可以說既是感同身受,又有實踐經驗。讓商業的投資融入地方社會,成就持久發展,是目前中國投資方以及巴基斯坦決策方面所共同面對的問題。

以瓜達爾港為例,缺乏飲用水是當地民生最大的困擾。中國人接手管理瓜達爾港之後,就著手解決這個燃眉之急。他們穿著當地人的衣服,學習當地人的文化,再和當地人合作,終於完成了建立海水淨化廠,成功地向瓜達爾市區供水,困擾瓜達爾幾十年的問題,在中巴兩方的理解和合作下,終解決了。

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中國港控)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張保中(右一)穿著當地人的衣服,與瓜達爾市政部門合作,建設海水淡化廠,於今年7月開始向瓜達爾市區供應飲用水,解決困擾當地居民幾十年的用水難的問題。(圖片來源:新華社)

路透社在2016年在中巴經濟走廊上拍攝到的運輸物流現狀。(圖片來源:互聯網)

隨著中巴經濟走廊高速公路建設不斷推進,這條公路上物流狀況將完全改觀。(圖片來源:新華社)

2月12日在巴基斯坦木爾坦附近拍攝的白沙瓦至卡拉奇高速公路項目中段蘇庫爾至木爾坦段(蘇木段)施工現場。該段高速公路在今年5月建成通車。(圖片來源:新華社)

對於中國而言,這條經濟走廊,將中國與霍爾木茲海峽連在了一起。由於80%的中國進口是通過馬六甲海峽進行的,接通瓜達爾港和喀什,並延伸至烏魯木齊,很可能令中國擺脫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可以想見,未來中巴經濟走廊車水馬龍的場景。

至少現在,烏魯木齊已經成為區域物流的集散地。烏魯木齊的西行國際貨運班列線路由4條增加到19條,覆蓋歐亞17個國家、24個城市。中亞班列的運輸時間由原來的66小時縮短至44小時。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不僅僅是政府行動,支持這條走廊發展的,有很大的動力是中巴民間的力量。

梅蒙總領事說:中巴經濟走廊是兩國合作的一個獨特而又有創意的模式,適用於國際許多國家。這個走廊對於中國而言,也是意義重大,既讓國家西部內陸地區得以延伸到世界最為優良的深水港瓜達爾港,又能通過聯通兩國的經濟建設,穩定西部的社會發展。

正因如此,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因當地老百姓的支持而得以一路延伸,從最初的沿著古代絲綢之路的沿線國家參與開始,到現在成為世界經濟一體化中,以國家為單位參與行動的框架。

 

相關報道

扶貧:倉廩實而知禮節

8月20日,本屆巴基斯坦的新內閣宣示就職。據悉,就在伊姆蘭汗總理贏得大選之時,他就表示非常希望向中國在扶貧方面取經,並且用中文發推特說:“我們的目標是加強和改善與中國的關係,我們希望中巴經濟走廊項目能取得成功,並且希望派遣團隊至中國學習扶貧工作”。梅蒙總領事說:巴國期待能夠將貧困指數從目前的45%降至10%。

“為此,中巴雙方積極參與的中巴經濟走廊項目的意義是——它關係到整個巴基斯坦的未來。”梅蒙總領事指出。

然而,扶貧的目的僅僅是富裕嗎?事實上,扶貧的目的並非僅僅局限於收入的增加,更多是增加幸福指數、提升文明程度。2800年前,中國的智者管子談到社會治理時說:“倉廩實而知禮節。”意思是說生活富裕了,提升文明程度就有了現實的基礎。這個邏輯同樣應用於今天的巴基斯坦。總領事指出:對於巴基斯坦而言,有了電力就有了光明,發展了經濟就有了工作機會,社會安定便隨之而來。

梅蒙先生告訴“源傳媒”,在巴基斯坦,因為電力供應不足,許多地方晚上很黑,年輕人沒有事情做,就難免結幫搞事。但是,隨著電力供應的增加,夜晚變得光明,社會治安很快就得到提升。這也是許多發展中國家所共同經歷的過程——社會治安隨著就業與經濟發展而得到大幅改善。在這個基礎上,進一步提升教育,尤其是西方科技普及以及本民族文化的教育,社會整體文明程度將再度提升。

對於目前的巴基斯坦而言,解決同時制約經濟以及文化發展的瓶頸——電力短缺是當務之急。對此,中國以產能輸出為主導的“一帶一路”能源項目正是雪中送炭。ACCA的研究報告《現代絲綢之路的經濟收益:中巴經濟走廊報告》指出,巴基斯坦在2017年的電力短缺為7000兆瓦,但是,中巴經濟走廊的21個能源項目將提供16400兆瓦的電力供應,讓整個國家的電力供應驟增兩倍。

隨著今年三月及六月,由中國企業承建的電廠開始並網發電,巴基斯坦的電力供應能力將提升1284兆瓦。這些電力,點亮了許多巴基斯坦內地的夜晚。

此外,巴基斯坦的風能發電也正是方興未艾。巴國多風,“瓜達爾”在烏爾都語的本意就是“風之門”,足見這裡風力資源豐富。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在巴基斯坦投資570億美元發展基建設施項目中,大部分資金用於發展能源,其中,優先發展項目包括藍寶石風力發電廠、薩察爾(Sachal)風電場、大沃(Dawood)風電場及吉姆普爾風電場。四個發電廠現在都已經開始投入運作,提供約252.8兆瓦的電力。

中國水利電力對外有限公司的中巴兩國的工作人員在巴基斯坦南部吊裝風力發電機組,這是第一批中國投資巴基斯坦的風力發電項目。(圖片來源:互聯網)

現在,中國還在巴基斯坦各地投資發展另外9個風電項目,施工進度各有不同。這些項目完成後,預料可為巴基斯坦全國提供445兆瓦的電力。

電力的供應直接提升生產力,而生產力的提高,又帶推高了石油的需求。這是目前巴基斯坦外匯儲備所面臨的挑戰。從宏觀邏輯上而言,生產不斷恢復和發展的巴基斯坦,正在用金錢來換取時間,從而能夠讓被電力短缺而困住的生產力和內需釋放出來。

對老百姓而言,無論是解決電力短缺還是釋放生產力,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及其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都帶來了真實可觸的希望。據巴基斯坦計劃委員會數據顯示,中巴經濟走廊早期收獲項目已創造3.8萬個工作崗位,其中75%以上為當地就業。

雖然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做出了多項投資週期長、收益率低的基礎設施項目,讓外界對債務危機產生很多推測,但是對亞洲、非洲廣大發展中國家而言,發展基礎設施建設是一項實實在在的需要。《金融時報》指出,整個亞洲在2016-2030年間,大約需要26萬億的基礎設施投資以解決其基礎設施方面的需求,其中三分之二都集中在交通與能源建設方面。德勤認為,雖然一帶一路倡議目前所涉及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大約在4-8萬億之間,但依然為亞洲促進基礎設施建設踏出了艱難的第一步。

投資意味著風險,對於在戈壁沙漠和複雜的社會環境中開闢經濟通道,此中的困難與風險只身處其中才能切實體會。然而,在這樣的自然條件生活的人們,他們的堅韌以及對發展的追求,也超出了外人的想像。在中巴經濟走廊上,兩國的政府與民間力量互相呼應、彼此借力,成就了一個個基礎建設項目。

中國所輸出的,不僅僅是資金、技術與支持,更有積累了兩、三代人在發展中國家引進和運用國際規則、國際管理的經驗,以及在實際操作層面的靈活與智慧。在巴基斯坦當地人的支持與合作下,這些中國方案得以落地、惠民,讓中巴雙方都對經濟走廊充滿了信心。

吹盡黃沙始到金,這個經濟走廊“淘金”,受益的不僅是老百姓,還有整個阿拉伯海地區的帶動與發展,對此,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