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圖片

       2017年5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的成功舉辦,標誌著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已經進入從理念到行動、從規劃到實施的新階段。

  2018年4月28日在馬來西亞關丹港新深水碼頭拍攝的防波堤。為配合馬中關丹產業園區的發展,為入園項目提供優良的港口物流服務,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有限公司入股關丹港後與馬方合作夥伴一起加快了對關丹港的升級改造。

  日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阿聯酋、塞內加爾等5個亞非國家進行了訪問,其中一項重要成果就是中國與阿聯酋、塞內加爾、盧旺達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方面的合作檔。5年前,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5年來,“一帶一路”建設逐漸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倡議變為共識,從願景成為現實,建設成果豐碩,也對世界格局產生深遠影響。

  成果越做越多

  “‘一帶一路’提出5年來最大的亮點就是把倡議變成了實實在在的行動。‘一帶一路’已經成為一個品牌,讓人感覺到,你不瞭解‘一帶一路’,你就落伍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王義桅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

  王義桅把“一帶一路”過去5年的成果分為五大類:頂層設計、重大專案、規劃對接、互聯互通、企業行動。

  第一類,頂層設計初步完成,四梁八柱已經建立,“一帶一路”進入國際話語體系,成為國際性關鍵字。2016年3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包括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內容的第S/2274號決議。當年11月,聯合國大會第A/71/9號決議首次寫入“一帶一路”倡議,歡迎“一帶一路”等經濟合作倡議,敦促各方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等加強阿富汗及地區經濟發展,呼籲國際社會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安全保障環境。該決議得到193個會員國的一致贊同,體現了國際社會對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的普遍支持。

  第二類,包括蒙內鐵路、雅萬鐵路等一大批重大專案落地。比如,鐵路方面,建成了蒙內鐵路、亞吉鐵路等境外鐵路,推動實現了中老、中泰等跨境鐵路開工建設。啟動了中尼鐵路前期工作,並建立雙方政府部門間溝通協作機制。公路方面,推動中巴經濟走廊兩大公路、中俄黑河公路橋等重大基礎設施項目開工建設。海運方面,參與希臘比雷埃夫斯港、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等34個國家42個港口的建設經營。

  第三類,與90多個國家實現對接,接下來中非峰會與明年的高峰論壇應該還會出現井噴。比如,中國聯合相關國家制定了《大湄公河次區域交通戰略2030》《中亞區域經濟合作鐵路發展戰略(2030)》《中國—東盟交通合作戰略規劃》《中巴經濟走廊交通基礎設施專項規劃》等戰略規劃。

  第四類,互聯互通取得多項成果,“任督二脈”打通。5年來,政策溝通不斷深化、設施聯通不斷加強、貿易暢通不斷提升、資金融通不斷擴大、民心相通不斷促進。比如,中國交通運輸部公佈的資料顯示,“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交通互聯互通方面取得多項成果。“中歐班列”開行突破9000列,國際道路客貨運輸線路開通356條,增加國際航線403條,與沿線43個國家實現直航,每週約4500個直航航班。

  第五類,大量企業行動起來,電子商務、人文交流等多個方面開始開花結果。“一帶一路”成為香餑餑。

  人氣越聚越旺

  最近,《國際金融論壇(IFF)中國報告2018》公佈了全球首份“一帶一路”問卷調查結果,由26個具有代表性的國家和地區中央銀行的調查回收問卷組成,總結了“一帶一路”建設5年來,中國與雙邊及多邊共同就投資專案開展合作所呈現的成果、問題及經驗。報告表明,63%的受訪中央銀行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是極其重要乃至千載難逢的機遇,也是過去10年最重要的全球倡議之一。

  從一個嶄新的概念到國際舞臺上的“熱詞”,“一帶一路”走過的5年令人讚歎。

  “剛開始,世界的普遍反應是好奇、觀望,覺得中國提出了一個這麼雄心勃勃的倡議,很有意思。但是,慢慢的,涉及中國的話題就繞不開‘一帶一路’了。世界在談中國的時候,不再是抽象地談,而是有了一個具體的話題。2015年,中國對外發佈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這時候,世界意識到,中國的‘一帶一路’不是空談,而是有願景有行動。這之後,越來越多的國家對待‘一帶一路’的態度積極起來。”王義桅說。

  “‘一帶一路’吸引了不同類型的國家。發展中國家、欠發達國家、對西方失望的國家、最容易獲益的中國周邊國家、體量較小的國家以及包括英國在內的發達國家等,都因為自身的發展需求對‘一帶一路’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王義桅說。

  這種熱情在亞投行的擴容上表現得尤為凸顯。近日,隨著黎巴嫩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第三屆理事會年會上被批准作為意向成員加入,亞投行的成員總數已達到87個,而這一數值在2015年底亞投行成立之初,還只有57個。進一步回顧亞投行成立兩年半以來的成績單,亮眼的不僅是成員國數量的增加。截至目前,亞投行共在13個國家開展了28個項目,並接連斬獲3家國際評級機構最高信用評級,可以說,亞投行的成就令人矚目,這個具有強大生命力的多邊金融機構正為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做著巨大貢獻。

  而且,越來越多曾經猶豫觀望的國家開始躍躍欲試。“歐盟嚴重缺席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法國應在其中發揮主導作用,(與中國)建立商業互惠關係,進而推動歐盟也行動起來。”據法國《費加羅報》報導,近日,法國參議院的一份題為《對法國而言,“一帶一路”是簡單的經濟標籤還是世界新秩序?》的報告,鄭重提醒道。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圍繞中國的“一帶一路”廣域經濟圈構想,日本企業已經開始為尋找商機加緊行動。澳大利亞貿易和投資部長史蒂文·喬博近期則表示:“澳大利亞和中國有著改善地區基礎設施的共同目標,對‘一帶一路’能為地區基礎設施所作的貢獻,澳大利亞非常歡迎。”

  “可以說,經過5年,‘一帶一路’已經從概念股發展為績優股、眾籌股了。”王義桅說。

  道路越走越寬

  兩千多年前,先輩篳路藍縷,穿越草原沙漠,開闢出聯通亞歐非的陸上絲綢之路;先輩揚帆遠航,穿越驚濤駭浪,闖蕩出連接東西方的海上絲綢之路。21世紀,在中國的倡議之下,“一帶一路”煥發出奪目的光彩。路越走越寬了。

  正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傅夢孜指出的,“一帶一路”是中國迄今為國際社會提供的最大公共產品,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國際合作倡議。

  今年6月7日,習近平主席在同哈薩克總統納紮爾巴耶夫舉行會談時指出:“5年來,‘一帶一路’倡議得到國際社會積極回應。‘一帶一路’倡議之所以能取得積極成果,關鍵在於順應了世界和平與發展的潮流,符合沿線國家發展合作的現實需求。”

  “5年來,‘一帶一路’取得了亮眼的成績,源於三方面的原因。第一,這是個新的理念。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目標是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第二,當今世界對西方很失望,對中國則充滿希望。中國改革開放40年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凸顯了中國吸引力。第三,這得益于中國領導層強有力的領導、中國人民的勤勞智慧、海外華僑華人的積極行動與眾多企業的熱情參與。”王義桅說。

  傅夢孜指出,5年來的建設發展歷程,已讓越來越多的國家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全球意義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全球化挑戰此起彼伏,單個國家難以獨善其身,也無法解決世界面臨的難題,而越來越多的國家在“一帶一路”紅利中感受到,“一帶一路”建設有助於破解經濟全球化困境,推動世界經濟更加均衡、包容和可持續發展。

  對於“一帶一路”的前景,世界信心滿滿。《國際金融論壇(IFF)中國報告2018》的全球首份“一帶一路”問卷調查顯示,92%的中央銀行預計,未來5年內,“一帶一路”倡議相關項目能夠支持國內經濟增長,其中大多數受訪者認為可帶動年增長近1個百分點。有25%的受訪者態度更加樂觀,預計帶動的年增長將介於2—5個百分點。

  正如上海合作組織秘書長拉希德·阿利莫夫表示的,在提出5年後,“一帶一路”倡議已經成為了一個世界性的倡議。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是真正本著互利共贏的態度去推進的,“一帶一路”倡議將會有偉大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