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和美國榮鼎諮詢公司日前先後發佈報告指出,有關「一帶一路」倡議的債務風險常常被誇大或歪曲。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的研究報告說,截至2017年底,約17個非洲低收入國家已陷入或面臨「債務危機」風險,或在償還公共債務方面存在困難。中非研究所通過為這些國家建立的債務檔案發現,多數國家的債權方並非中國。例如,瑞士信貸銀行在莫桑比克發放大量貸款、瑞士大宗商品交易和礦業巨頭嘉能可為乍得提供了大量貸款等。

網絡圖片

中非研究所所長德博拉·布勞蒂加姆日前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說,「一帶一路」不是「債務陷阱外交」,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全球化倡議。

布勞蒂加姆以斯裡蘭卡漢班托塔港為例說,截至2016年出售漢班托塔港時,斯裡蘭卡外債總額達465億美元,而來自中國的債務為46億美元,僅占10%。因此,斯裡蘭卡的債務問題並非由中國引發。

布勞蒂加姆還援引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研究中心發佈的《201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中國研究》報告說,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貸款主要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和地區,來自中國的債務負擔也並未超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設定的債務可持續性門檻。

美國榮鼎諮詢公司近期發佈的案例研究報告也發現,中國與部分共建「一帶一路」國家債務重新談判的結果對借貸雙方而言通常更加平衡。

這份報告研究了40個中國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貸款再談判案例。研究顯示,儘管中國有巨大的經濟體量,但在很多案例中再談判的結果對借款國更有利。

(來源: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