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巴基斯坦媒體特別報道了短視頻,講述中巴經濟走廊鋪路架橋的高速發展。現在,不僅是中國人在這個“一帶一路”旗艦項目上大搞建設,還有沙特阿拉伯以及日韓也在躍躍欲試,以第三方投資的方式,讓這條經濟走廊盡快變成亞洲能源之路。

今年中期,隨著石油價格走高,巴基斯坦備受外匯短缺之苦,作為“一帶一路”旗艦項目的中巴經濟走廊也一下子成為眾矢之的,引發“‘一帶一路’債務危機”之說。儘管巴基斯坦官方一再澄清,說散佈“債務危機”說者“別有用心”,但是爭論之聲依然不絕於耳,直到有一天,直到有一天,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帶著重金特別訪問巴國,有關“一帶一路受阻”的聲音自此戛然而止。

一切看上去像是天助。今年8月,就在巴基斯坦外匯儲備達到新低時,埃克森美孚公司在靠近伊朗邊界的巴基斯坦發現2270億桶石油儲量,甚至超過了科威特的儲量。這讓中巴經濟走廊的“身價”飛速提高——原本是用於中巴兩國經濟一體化的經濟走廊,瞬間變成了“能源之路”。沙特阿拉伯以第三方的方式加入到瓜達爾城的建設之中,計劃投資100億美元將這個黃沙漫漫的土城,變成流光溢彩的石油城。

瓜達爾港是優良的深水港,位於中巴經濟走廊的最南邊,開發建設瓜達爾港是中巴經濟走廊的重要項目。本周,巴國計劃發展和改革部長巴赫蒂亞爾稱,瓜達爾石油城項目以及中巴經濟走廊框架下一系列石化產業項目,明年預計總投資約80億美元。

現在,有意在中巴經濟走廊上以第三方參與投資的國家,已經達到了六個國加——沙特、阿聯酋、日本、韓國、德國以及土耳其。中巴經濟走廊作為“一帶一路”合作的旗艦項目,又開啟了多方合作、共同建設、共享獲利的潮流。

中巴經濟走廊所涉及的能源建設,除了石油還有電力。去年,卡塔爾和德國的企業已經開始以混合所有制的方式興建電廠。目前,德國西門子和化工巨頭巴斯夫都已經開始與巴基斯坦在“一帶一路”框架下與中國企業展開合作。

中國官媒報道說:隨著協力廠商合作日見成效,中巴經濟走廊的全球認可度逐漸提高。今年11月初,巴基斯坦國民議會議長凱瑟在會見土耳其駐巴大使尤達庫爾時正式邀請土耳其參與推動中巴經濟走廊建設。凱瑟指出,推動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符合該地區所有國家的利益。

現在,在中巴經濟走廊上,投資與開放生產,有展開了多國合作模式。專家們紛紛表示應當跳出局限,創新合作方式,甚至跳出地域限制,加強優勢互補,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秘書長周曉飛表示,中國竭誠歡迎更多跨國公司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通過聯合投資、聯合研發、聯合生產等方式共同開發第三國市場,實現優勢互補,成果共用。

目前,中國在中巴經濟走廊上的三年早期基礎建設已經初具規模。瓜達爾港已經與巴基斯坦全國交通實現初步聯網,而新發現的石油儲備,又與瓜達爾港距離不遠,這些發展前景,讓瓜達爾港自由貿易區成為熱點,第一期、第二期發展的商業中心已經被中、巴兩國企業預訂一空,瓜达尔作为航运和商业枢纽已具雏形。整個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提供的直接就業機會將達到50萬人。

人才是關鍵。為此,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姚敬於昨日特別與巴政府會談,通報了中方培訓巴基斯坦青年的項目。

對於中巴經濟走廊的敏感話題“印度”方面,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表示,針對印度對中巴經濟走廊對本國安全產生的顧慮,可以在印巴的邊境設立一塊經濟特區,中國加入進來,三國進行合作。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義桅則認為南亞地區應該率先做出表率,形成合作示範,提高國際影響力。他表示,通過中巴阿、中巴斯、中巴印等三方面合作,實現中巴經濟走廊溢出效應,服務於“發展、安全、治理”三位一體的大南亞區域合作,在此基礎上吸引域外國家參與,形成國際合作示範。

走廊建设取得了飞速进展,一方面为巴基斯坦国家面貌带来了积极变化,并成为支撑其经济保持较高增速的重要利好;另一方面也为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据统计,仅参与走廊早期收获项目建设的巴基斯坦劳动者就有3万人,预计走廊建设长期提供的直接就业机会将达50万人。

  然而,尽管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取得的成绩举世瞩目,但对于一些长期困扰巴基斯坦经济的系统性问题仍有待破解。在进出口问题上,由于自身出口产品竞争力不足,巴基斯坦对华存在贸易逆差。在民生领域,大型能源电力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在为项目周边和沿线大部分民众释放经济和社会红利的同时,对于偏远落后地区,尤其是最底层民众的造福程度还略显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