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迄今(數據截至11月22日)外資入境並購的總規模較去年同期增長超4成,總規模達到了516.5億美元。

商務部的數據也反映出了類似現象,據商務部11月15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1-10月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49545家,同比增長89.3%;實際使用外資7011.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3%。

一系列開放舉措有效吸引了外資

據瞭解,外資入境並購增長背後的原因之一,是中國宣佈了進一步開放的系列舉措。

今年6月28日,全國版的《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發佈,在新的負面清單中,將過去限制類和禁止類的63類管制領域減少到了48類,總計在22個領域放開投資限制,隨後自7月28日起施行。6月30日,發改委、商務部聯合發佈了《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和2017年的自貿區負面清單相比,2018版的條目從95條大幅縮減到45條,自7月30日起施行。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在年初的政府工作報告會上已經明確了大幅放寬准入是這個階段的重點和需要。市場准入怎麼放開,可以用兩個標準來判斷,一個是負面清單的長短,第二個是對將來承諾的確定性,在兩份負面清單裡面這兩點都得到了非常好的落實。我覺得主要的宗旨是這些負面清單大幅度擴大了服務業的開放,同時基本開放製造業、放寬了農業和能源領域的准入。」奮迅·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施淼表示。

在汽車行業,今年7月28日起,中國取消專用車、新能源汽車整車製造外資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車外資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車外資股比限制以及合資企業不超過兩家的限制。

此後,10月10日晚,德國寶馬發佈公告稱,計劃將合資公司華晨寶馬中的持股比從50%提高到75%,公司已與華晨汽車簽署協議,將斥資約36億歐元從對方手中收購25%股份。此外還有特斯拉宣佈將在上海臨港地區獨資建設特斯拉超級工廠。

在金融業方面,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今年博鰲亞洲論壇期間,提出了10余條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具體措施,涉及市場准入、股比限制、業務範圍等多個方面。

「我覺得可以稱之為近十年以來最大的金融行業的對外開放的政策。比方說在銀行業經營範圍內基本上是內資和外資達到一視同仁,即所謂的國民待遇。在證券和基金行業也允許目前外資設立持股比例51%的合資證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3年後投資比例不受限制,外資可100%控股。保險行業也允許外資控股人身險公司,以及在其它一系列的比如融資租賃、消費者金融各個領域各種類型的金融牌照方面,也對外資有一個比較大的開放。還有在跨境資本的流動,以及股權投資方面,QDII、QDLP這些額度今年也有了大規模的提高。」 奮迅·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顧問樊磊表示。

以保險業為例,5月23日,日本大型保險公司三井住友海上火災保險公司宣佈將出資747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3億元)入股交銀康聯人壽保險(為交通銀行旗下公司),獲得37.5%股份。

11月27日,安盛集團(AXA)發佈消息稱,法國安盛保險股份公司已與包括天茂集團在內的安盛天平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5家中方股東簽訂協議,擬收購剩餘50%的股權,將實現百分百控股。

在證券業,已有摩根大通、野村和瑞士銀行已向證監會提交了設立外商投資證券公司(外方持股51%)的申請材料,並均已獲得證監會的第一次反饋意見。另外,日本大和證券在11月1日宣佈,擬攜手北京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下稱國管中心)來設立合資券商,大和證券將持股51%,國管中心持股49%。

上市公司對引進外資興趣大增

除了政策層面進一步放鬆之外,有觀點分析認為,眼下很多上市公司在二級市場面臨困境,對於引進海外資金的興趣大增,外資有一種「抄底中國」的心態。

「過去三個月以來委託我們去找海外資金的客戶明顯增加了,現在從資金層面也是引進來,上市公司引進海外資金的興趣度大增,一方面是缺資金,另一方面是想引進資源優化管理等等。」易界CEO馮林表示。

「從入境投資的角度來說,從綠地投資到兼並收購都是非常熱鬧的。一方面,當然不排除一些公司因為流動性吃緊從而引入外資的可能性。但是從外資對中國的收購來說,相比抄底,很多外國投資者還是會看重資產本身的質量,因為優質資產抗風險能力會更強一點。可能一些國外的大型公司更追求在中國本土有自己更大的發展,以規避國際貿易方面的風險,所以我們會看到我們大型的工業項目非常多。在兼並收購方面,我們可以發現,國外的公司和國內的上市公司的合作也非常多。其實我們看到的大部分還是增資擴股的形式,而不是要把公司賣掉,長遠而言一些優質公司還是看好中國市場的發展,引進國外的資金更多的是共贏的局面。」施淼說。

還有業內人士指出,鑒於目前的國際政治環境,外資可能覺得目前和中國政府方面談判是一個比較好的時機。

「從綠地項目(指綠地投資項目。綠地投資又稱創建投資,是指跨國公司等投資主體在東道國境內依照東道國的法律設置的部分或全部資產所有權歸外國投資者所有的企業。)這方面來說,因為看到全球的貿易環境的變化,有些客戶在國內投資反而最近半年到9個月更活躍了,可能也是因為他們覺得現在是談條件、談優惠政策的好時機。不像以前幾年外資投資實在太多了,如果投資的數額不是很大,根本沒有地位跟當地政府談條件和優惠安排。」奮迅·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吳昊表示。

吳昊表示,外資對於消費零售業興趣很高。相關案例如,6月25日水井坊發佈公告稱,公司於6 月25日接到實際控制人DiageoPlc(帝亞吉歐)書面通知,帝亞吉歐擬通過要約收購的方式將其持有的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比例從目前39.71%提高至最多不超過60%,要約價格為62元/股。

預計整體開放還需5到10年

但業內人士也指出,整體來看,外資並不會特別快速地行動。

「雖然現在完全放開已經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表,但我認為汽車領域合資的格局在10年之內不會有特別大的改變。如果你看燃油類的車,首先我們現行的投資項目目錄和汽車投資項目管理意見中明確表示原則上不會再批新的燃油類汽車的一些項目,其次目前中外合資車企的中方合作夥伴都是非常大的企業,並且基本上合資車企合資期限還是有很長的時間,所以就股比這一塊,至少在短期內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施淼說。

 

在施淼看來,外方和中方夥伴談判控股權轉移應該是很漫長的過程,尤其是金融、汽車業,外資面對的合資夥伴通常是大國企等大企業,這些企業往往話語權很強,所以要達到最終放開或者投資自由,預計還需要5到10年的一個推進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