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英國《金融時報》刊出了一篇觀點文章,講述“一帶一路”之所以得到發展的根本動力,在於發展中國家迫切需要基礎設施建設、需要來自中國的資金、經驗、技術以及合作,在這個內在動力之下,支持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越來越多,合作的領域也越來越深廣。美國與其製造輿論對抗“一帶一路”倡議,不如提出一個更好的替代方案,讓大家都從中得益。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辦APEC前夕,在公共汽車站上等待巴士的當地市民。該國首都莫爾茲比港的公共交通系統以及車站都是中國投資建設的。正因如此,中國新華社記者去採訪拍照的時候,當地市民十分配合。(圖片來源:新華社)

這篇觀點文章由拉菲洛•潘圖奇撰寫,潘圖奇是倫敦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國際安全研究主任。他指出,所謂“一帶一路”倡議正在遭到抵制,是媒體宣傳所產生的普遍誤解。事實上,“一帶一路”倡議在馬來西亞等國,是對項目條款的再談判、再調整,而項目本身依然是當地所積極參與並且希望取得成功的。

換句話說,正如“一帶一路”倡議的名稱所言,“倡議”可以由任何一方先行提出,多方積極參與,各取其利,各取所得。依據總部位於華盛頓的RWR諮詢集團(RWR Advisory Group)估計,中國在世界各地約88個國家的基礎設施和建設計劃,大約有14%的項目遇到一些問題,需要再進行談判和修改條款、降低預算等。潘圖奇認為:“考慮到習近平2013年演講後宣佈的項目數量激增,這個比例似乎並不太高。”

潘圖奇指出:“在中國周邊的發展中國家,許多“一帶一路”倡議項目的根本邏輯仍然是成立的。這些國家如此需要投資,因此,中國對新橋樑、高速公路、鐵路、發電站和其他關鍵基礎設施的提議仍然具有吸引力。”

正因如此,中國目前在這些問題項目中,沒有一個國家真正認為需要終止並且退出“一帶一路”,“他們在更大程度上是重新談判,而不是取消” 。

潘圖奇得出結論說:“14%的項目出了一些問題,並不表明‘一帶一路’倡議的涉及存在普遍缺陷。”

事實上,“一帶一路”倡議在發展中國家中,不斷在擴大“帶路朋友圈”,從最初的65個迅速擴張到88個,在最近的APEC峰會上,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文萊據稱也加入了“一帶一路”倡議。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其說是一項前瞻性的主動出擊,不如說是水到渠成的一個結果。從90年代末開始,中國開始出現產能過剩,一些國有企業和民營資本在許多發展中國家尋找商機。民營企業更是腳踏實地,從一個雜貨店、一個小餐館開始,步步為營,逐漸成為當地建設的主要力量之一。據統計,中國在非洲的企業中,民營企業超過了80%。

巴布亞新幾內亞也一樣,兩國於今年6月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巴布亞新幾內亞駐港名譽領事詹劍崙說,當地華人主要做餐廳和士多等小生意,近年亦多了中國國企投資基建,不少福建人去打工,亦有華人從事海參貿易生意。2006年,中國冶金集團與巴新方合作開發的瑞木鎳礦項目奠基,2012年12月該項目正式投產;2008年,首屆巴新-中國貿易洽談會在巴新首都莫爾比茲港舉行。

去年,中國與巴新簽署協議,投資8.7億美元建設水電廠,該水電廠總裝機為180MW,約佔巴布亞新幾內亞國內現有總裝機的36%,是深圳市對口巴布亞新幾內亞投資建設的重點項目。僅2017年,中國在巴新的總投資達到24億美元。在中國的帶動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也開始為巴新投資建設電廠。本次APEC峰會,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和新西蘭與巴新簽訂了17億美元的電力合作協議。

數據顯示出中國對於巴新的直接投資,從2006年開始出現大幅提升,在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後,2015年呈現大幅上升,但是,巴新真正加入“帶路朋友圈”還是今年6月的事情。顯示出所謂加入“一帶一路”計劃,形式多過實際。這也證實了《金融時報》所報道的觀點:“特朗普政府在一帶一路項目的具體條款上做文章,是贏不了的一場角力。”(數據來源:CEICDATA)

媒體普遍認為這是美日等國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事實上,在巴新,抗衡遠遠談不上,因為就算把中國與美日等國的電力建設能力全加起來,該國也只有七成地區有穩定的電力覆蓋。

正因如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本次APEC會議發言中特別引用了一句中國的古話來表達“一帶一路投資發展”的實質:“一花不是春,孤雁難成行”。這個意思是說,大家都能來投資發展,包括巴新在內的發展中國家才能有真正的進步。

習近平提出的區域經濟互補、彼此聯動發展的“一帶一路”倡議,是在業已成型的中國對外產能輸出的基礎上形成的,也呼應了發展中國家日益擴大的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潘圖奇認為,這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內在邏輯。

現在,人們可以看到在這個邏輯之下,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雖然國際社會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負面信息愈演愈烈,但是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項目以及參與“帶路”的國家數量卻越來越多。雖然包括“中巴經濟走廊”、“中緬經濟走廊”不斷在經歷重新談判,但是結果確是這些建設項目依然進行,而當地政府不斷表示期望項目如期完工。

潘圖奇說: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的公開聲明,加上美國兩黨聯合呼籲在整個“一帶一路”倡議、特別是中巴經濟走廊上叫板中國的信件,在巴基斯坦起到了推波助瀾的效果。然而,現實情況是,這並未導致中巴經濟走廊發生重大變化。巴基斯坦的國際收支危機促使新政府向沙特和中國尋求新貸款或重新安排債務。在首次訪問北京後,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同意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兩國在聲明中“反對針對中巴經濟走廊的負面宣傳”。

巴基斯坦政府所說的“反對負面宣傳”揭示出了這詭異現象的關鍵:潘圖奇說:“在國際社會以及國家內部製造負面的輿論,一直是華盛頓方面試圖在方方面面與中國所產生的衝突中所利用的方法和途徑。特朗普政府在多個不同的領域帶頭對中國進行咄咄逼人的攻擊。”從而讓反對“一帶一路”的聲音不斷發酵,以至於推波助瀾,為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上增加籌碼。

然而,潘圖奇警告特朗普政府:“抓住‘一帶一路’項目的具體條款做文章,是華盛頓方面贏不了的一場角力。”因為在很多情況下,相關國家都是需要投資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投其所好,與其說是習近平一廂情願的擴張勢力的結果,不如說是供給和需求的自然趨勢。

因此,潘圖奇讚揚了美國擴充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決定,因為此舉合乎發展中國家的內在邏輯。他說:”美國此舉將為東南亞的電子基礎設施投資項目加大融資支持,同時鼓勵澳大利亞和日本等其他地區強國聚焦於那些目前在考慮‘一帶一路’投資的發展中國家的具體項目。”所以,重要的不是舉債求發展本身,而是這些供求的平衡以及具備前景的發展。

他說,美國如果明智,就應該提出一個更合乎邏輯的替代方案,回應發展中國家的根本需要,而不是對抗“一帶一路”倡議。

潘圖奇說:“在帶路沿線國家的內部,從來不曾考慮拋棄‘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在這些國家投資的根本邏輯仍然成立,總體趨勢繼續存在。”

正因如此,潘圖奇正確地指出了“一帶一路”倡議及其所出現的問題,實質是“同時發生的一系列個別反應的集合”。他說:認識到這點,將使世界得以更好地回應“一帶一路”倡議,並在總體上更好地回應中國,同時記住,該倡議的整體願景在引起世界上一些地區恐慌的同時,也在另一些地區得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