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昔日澳,沒有如今繁多的食店茶居茶樓就成重要的交際場,既安撫饑腸也凝鄉情當年不少茶樓工人都是從大灣區過來的,成為承傳嶺南精緻茶文化的生力軍。聽母親說過,老爸自佛山帶了眾多同鄉來澳打茶樓工,未能及時上工的,曾在我家睡滿一地。茶樓業帶動澳門經濟,相關產業也隨其興衰。作為管理層的老爸,經常要與供應商打交道偶爾,老爸會帶我同往。營地大街有間叫霍耀昌的陶瓷店,都是南海人。我被店的道長造型畫像深深吸引不能忘卻。可能就是這個緣份,尋獲了情牽夢繞幾十年的“美人如玉”!

20年前的一天,喜歡逛老店的我又來到霍耀昌。在閣層層疊疊的舊貨裡找到僅一筒的冠男茶樓“美人如玉”茶碗和幾十隻茶杯!不但勾起童年回憶,還促使我對昔日澳門茶藝文化的研究。

至少在60年前,澳門已有著興盛的茶藝文化。如果,你是“老澳門”的話,那麼這“美人如玉”茶碗必然使你勾起串串回憶,直要你回味無窮!這就是最少在60年前澳門冠男茶樓所使用的茶具。這些瓷質茶具本應有蓋碗、茶杯和洗杯用的茶池,可惜茶池經已失。從現存實物得知是從江西景德鎮訂造的全手工製品。

蓋碗碗體為近半球形,敞口圈足,口徑105毫米,體高55毫米,壁厚2. 5毫米,設計容量為125毫升。口、足描金,碗身繪粉彩芭蕉仕女圖。圖中一主一僕對坐於閨房之外青石臺前,女主人高髻簪花,穿藍色襦裙,紅色大袖衣上披黃色雲肩。女僕著粉紅色襦裙,青色大袖衣。兩人四目相看,如傾如訴。背後樓臺左開圓窗右築朱欄,兩扇芭蕉偎倚牆角。緊湊的構圖、艷麗飽滿的色彩,令人愛不釋手。另一面從右至左有行書“美人如玉”及署“江西陳華珍”字樣,碗底有楷書“江西陳華珍出品”圓印。

碗蓋為穹形,繪翠綠色芭蕉葉並棣書“冠男”二字,口徑100毫米,厚5毫米,淺鍋形蓋鈕,通高30毫米。從碗蓋的口徑、厚度以及芭蕉葉的繪畫風格去分析,不似是原蓋,應為補充的配蓋。估計是由於碗蓋的損耗較大,故再訂造較厚的蓋子作補充。但可能由於訂貨或製造時出現尺寸上的謬誤,以致碗與蓋並不匹配。

茶杯杯體稍高,亦敞口圈足,通高52毫米,口徑73毫米,設計容量為40毫升,以茶藝角度區分屬大杯型。茶杯與蓋碗設計風格一致,亦是口、足描金彩繪芭蕉仕女,除獨繪女子一人外其餘大致相同。背面由左至右行書“美人如玉”,無署名,底有“中國景德鎮、MADE IN CHINA22”字樣。

很明顯,現存之“美人如玉”茶具各產自不同年代,這是由於長期使用的損耗而需不斷補充貨品的原因。論畫功是前期的較精巧,講字體則是後期的較秀麗。它既反映了景德鎮陶瓷作坊從個體經營到公私聯營的歷史,同時也證明瞭當時冠男茶樓在一段不短的時間裏持續地使用頗具特色的精美茶具,而“美人如玉”已是冠男茶樓的標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