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很多人都說自己愛茶,甚或自稱“茶人”,但當你親眼見過丹下宗家的茶會或許要感到羞愧。

說“茶道”是丹下明月的生命並不誇張,為了一年一度的“櫻花之宴”茶會,她清晨六點就起了床,把房子來個大變身,連自已的睡床妝枱也拆走,樓上的主臥室變成了第二道場,客房成了化妝間,樓下客飯廳變成第一道場,廚房變作後台。當各人稍事歇息之際,丹下卻獨自忙於置炭,即日本茶道中的“炭道”。能目睹整個過程實是有緣,因整理爐灰與燒炭要在客人到臨之前就必須完成。

第一道場整齊排放著五個不同款色、擦得光潔亮麗的爐子,在平整光滑的潔白爐灰上印畫著鱗形、二字形和大山型等不同的紋飾,中間還畫上卦像,據聞是源自中國的陰陽學說,每個爐子需時廿至六十分鐘,都是昨夜已準備好的。晨光疏影,丹下正為爐子放上長短不一形狀各異的炭塊,按一定的規格放在爐中。排放好了又將之依次拿出放進炭斗置於火中燒紅後重新放回,一道客人不會留意的隱蔽程序,竟如此認真謹慎,真叫人佩服!

這年的櫻花好像貪睡的小孩還未甦醒,山上只有錯錯落落含羞答答的櫻花,主人折了幾枝插在瓶中,櫻花之宴即將開始。上午九時主人家穿著華麗的和服親迎賓客。客人來自日本不同地方,寧靜的山城變得熱鬧卻不嘈雜,相互道謝後自覺地放下參加費,沒想到這幢房子竟塞進了百餘人。

一曲古雅幽玄的箏曲拉開了序幕,彷彿回到了鐮倉時代的日本。賓客大都輕閉眼睛,有的仰首細聽,有的低頭沉思,氣氛變得冷寂深沉。一曲既罷,五位仕女作“平點前”茶道。之後所有男人被邀到二樓觀看男子演示的“煎茶道”。

“櫻花之宴”就像一場日本傳統文化藝術的大匯演,除了日本傳統各式茶道如平點前、長板、合釜、爐點前(釣釜)及煎茶道外,還有香道、古代民謠演唱、三味線與古典舞蹈。丹月流的香道充滿藝術與涵養,藉著不同香薰,對春、夏、秋、冬四季的變遷與感受作如詩似歌的讚美。嬝嬝清煙,像繫著素練的仙子,在只聽到輕柔綿長呼吸聲的人群之中穿梭漫舞。這超越嗅覺的意涵,與擲千金以炫富的潮興“香道”有如天壤之別。

更為特別的是有中國傳統藝術表演,其中“陸羽茶箱”茶道是丹下為紀念茶聖陸羽而編排的,其茶道具據說是參照《茶經》所載而特別打造,又配上中國古曲《月兒高》作背景音樂。“中國紅茶茶道”是丹下的華籍學生作表演,又請來一位華籍樂師演奏二胡。最後,我被邀請演示了中國茶道。

櫻花,盛宴,以真誠將氣氛凝結;古舞,民謠,寄博雅讓傳統翱翔。沒有嫵媚,沒有激情,用敬畏與熱忱捧起傳統文化,隆重的獻奉於前。夕陽依依,賓主拜別,鐮倉山在暮色的渲染下又回復靜寂,只見錯落含笑的櫻花……

丹月流香道 

 

 

 

 

 

 

 

 

 

 

 

 

 

 

丹月流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