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2018年已如流星閃逝,是振奮,亦是唏噓。“前生有緣同舟渡,百世修來共枕眠。”這句老話,既道出因緣而會,更警示“緣”之可貴。茶,不也是一樣?記得那天幾個人南灣湖畔月下挑燈,泡著台灣烏龍茶還彈起琴,可是今回雖仍舊泡著台灣烏龍茶,但人事已非。算起來,每次茶會都是人生中的唯一聚會,這就是茶者極為珍惜的“一期一會”。懂珍惜便覺可貴,於是精心佈置茶席,等的就是茶會這一天。

花地瑪,一位含蓄有禮的土生葡人,憑著樸素的直覺,誠意的設計了一個名《水玉鎏金》的茶席迎接澳門中華茶道會週年紀念的到臨。這茶席是為沖泡玫瑰烏龍茶而設計的,正是澳門中西文化融合的象徵。“水玉”是甚麼?──是玻璃,是極其普通的茶具。其實玻璃茶具有它的缺陷,就是幾乎隱形,所以須要一條色彩濃重的席巾將茶具顯露出來。她終於找到一條如彩虹般艷麗的環紋手染布作墊,再以黑色布作粗闊邊框把艷麗脫跳的顏色鎮壓住,效果相當好,很恰當。如果沒有框邊或是窄框邊的話,茶席就有崩潰的感覺。又如果用橫條紋的,視覺上就會顯得呆板而且變得狹窄。環紋正好形成動線,杯子放在此動線上,流暢自然,加強了視覺效果。

茶道美學講究視覺平衡,所以煮水器會放在左邊操作。可惜能買到的玻璃橫把壺都是右把的,只能放在右邊,這會造成大部份器具都在右邊的壞象,破壞了視覺的平衡,必須設法補救。

設計者也很聰明,以覆蓋的三角形玻璃煙灰缸將玻璃蓋碗墊高,既凸出蓋碗這主要泡茶具,也避免了太多重複的圓形物體使人覺得沉悶呆板。蓋碗稍離開彩布與對面的杯子相互呼應形成穩定的焦點,運用了“破調”的藝術手法,出人意表。玻璃煮水爐裏放了黃色乾花,留住了觀眾的視線。更值得大家注意的,是設計者插了一瓶如彩虹一樣奔放的鮮花,較大的體積填補了因為煮水具放到了右邊去的空虛,平衡了視覺。稍不足的是放在蓋碗與茶罐之間的茶匙,如選擇彩色玻璃棒並且沿著藍色環紋方向擺放、茶罐蓋子用光面材料的話,那就更加完美了。

茶會終於來臨。稔熟的同門、陌生的茶友,優雅的圍住茶席,感受茶的美意。陽光透過玻璃蓋碗折射到茶湯,映照在席巾上,如波光,若霓虹。我凝望著在玻璃蓋碗中翩然起舞的玫瑰花瓣,輕嗅著花香與茶香,頓覺超然!忽然有感:

點點水滴,有緣相逢,

迎著光輝太陽飛騰半空。

閃耀一瞬燦爛,織出萬里彩虹。

點點水滴,有緣相逢,

懷抱俏然浪漫凝結此中。

沉醉茶香茗韻,沐浴姹紫嫣紅。

 啊!

把心障卸下,像玻璃透通,暫看是迷霧,轉眼便是悅目的彩虹!

讓愉悅留下,與喜樂相擁,儘管轉眼即逝,卻是一生回味無窮!

人生如茶,細品方知回味。世事難盡人意!或者,一日情思爽朗、懷暢襟舒,豈不快哉?一個茶杯,甘苦與共。雖人去茶涼,但能曾經滋味亦不枉此生!緣生緣滅,離合悲歡,都只不過是人生其中的一杯茶,但願留下愉悅、擁抱喜樂,讓一生回味無窮!

——與所有朋友共勉!

 

 《水玉鎏金》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