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茶藝經過逾30年的復興已積聚了一定能量,形成了具時代特色的當代茶文化。看來,從“茶藝”躍升為“茶道”已是當今的趨勢,茶道將會是當代茶文化的重要表現形式。然而,當代茶道應如何定義?與古代茶道又有何異同?
唐代詩僧皎然《飲茶歌誚崔石使君》詩中說“三飲便得道,何須苦心破煩惱。”──皎然認為茶道可感悟人生,因徹悟而破除煩惱。但皎然又說“孰知茶道全爾真,唯有丹丘得如此。”就是說茶道較接近道家而非佛家。
明朝寜獻王朱權在《茶譜》序文中說:“予嘗舉白眼而望青天,汲清泉而烹活火,自謂與天語而擴心志之大,符水火以副內煉之功。得非游心於茶灶,又將有裨於修養之道矣,其惟清哉。”──朱權認為茶道是超然物外、裨於修養之道,是“不伍於世流,不污於時俗”的清高
當代茶聖吳覺農先生認為茶道是一種藝術、一種修身養性的手段。莊晚芳先生說茶道是進行禮法教育、道德修養的一種儀式。在曾把中國茶葉傳播到歐洲去的葡萄牙,老人家說孩子沒禮貌就會說他“沒有茶”。——那麼茶道是一種禮教,一種修身的手段。

2001年澳門藝術節中的茶道演示

既然我們都承認日本茶道,那先聽聽日本茶道開山祖師村田珠光怎樣說
“茶道”:“一味清淨,法喜禪悅。趙州知此,陸羽未曾至此。人入茶室,外卻人我之相,內蓄柔和之德。至交接相之間,謹兮敬兮,清兮寂兮,卒以天下泰平。”──珠光認為茶道是禪修活動,據以訓練心靈本身,做自心的主人。且無人、我之別,達眾生平等、天下泰平。
又看看現今日本旅遊局怎樣說茶道:所謂“茶道”乃是通過“茶之湯”修養身心,探究與人交往的禮儀之道;也是一種燒水、沏茶、品茶的藝術之道。茶道思想的根本是主人與客人融為一體,亦即是說茶道的目的是在茶室這一寂靜的空間中,通過與他人進行心平氣和的心靈交流,重新審視自己的內心世界,昇華精神。因此茶碗、茶壺等品茶道具、茶室中裝飾的掛軸、插花、與茶一起品嚐的點心、懷石料理等,各自富有藝術性的同時又不相互衝突,而只是構成整體的一分子,彼此和諧共存。——現今日本茶道既是一種交往禮儀,也是一種生活藝術
由此可見,茶道並不那麼神祕,但肯定是一種經過提煉的精緻文化,是一種藝術。如未達精緻,飲茶只是一種習慣或是生理需要而已。雖然之前未有茶道的定義,那大可由自己訂定,所有新生事物在它誕生之前都未曾出現過。綜合前人所言,又反覆實踐,總結經驗,我始終認為古今中外“茶道”都有以下的三個特徵:
(一) 是糅合傳統文化藝術與哲理的、既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的一種修身活動;
(二) 是以茶為媒介而進行的一種行為藝術;
(三) 是借助茶事通向徹悟人生的一種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