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茶,是“國飲”。四千多年以來,茶,不但由藥品、祭祀品發展成為全球喜愛的保健飲品,而且由物質享受晉升至精神享受的一種優雅娛樂。隨著文明與進步,人們開始注意到要尋找中華文明的根源,於是茶藝又逐漸在中華大地上復興起來。隨著茶藝的復興,茶的物質已不能滿足人們心靈上的需要,在精進了泡茶技藝以後,開始探索茶道美學以及茶道精神。可是茶一直被推入飲食文化行列當中,而日本卻是例外。大家都察覺到這一點,都想為自己升值,並且設法將茶藝變成茶道,又推出各式各樣的茶道方法及表演形式。可惜,人們只在茶道的外衣上打算,忽視了茶道對自我心靈的修復作用。那些喋喋不休的解說、牽強的表演,漸漸的落後於世情。即使精確恢復唐、宋茶法,都只是一種文化遺產,而非當代茶文化的特徵。

自陸羽《茶經》面世開始末茶烹飲時代到宋代點茶法流行,約經歷了330年。事有巧合,由宋徽宗《大觀茶論》付梓到明朝朱權著《茶譜》創立茶道,同樣經歷約330年!而再約330年後,即電視劇《延禧攻略》的背景時代,雖然茶葉對外貿易相當蓬勃,但滿清乾隆皇帝只會命造巧奪天工的裝飾品茶具,中國傳統茶學卻由式微慢慢走向了極終。與此同時,卻爆發了美國波士頓茶葉事件,間接引發了美國獨立戰爭。然而這種在唐、宋期間盛極一時的優雅文化活動流傳到日本、韓國甚至歐洲,茶,更成了通向徹悟人生的路!可是,鴉片戰爭之後,茶道藝術與芸芸中華文化藝術一樣,在連綿的戰亂中掙扎浮沉,甚或被淹沒於滾滾洪流之中。現在茶文化的第4個330年又將到臨,中國當代茶學會是如何?中國還有茶道嗎?

大家曾經努力,嘗試以茶藝表演去刺激觀眾的視覺。起初還覺新鮮,但後來就對那些矯揉造作、千篇一律的“表演”漸生厭倦。甚麼文人茶道、宮廷茶道以至佛家茶道、道家茶道等等,大多都是一個模樣,除了服飾或個別茶具之外並無分別。我曾看過一個佛家茶道表演,解說者唸唸有詞,上一句“觀音進宮”,下一句竟是“觀音出浴”!——罪過罪過!——又曾見過泡鐵觀音的扮成觀音大士與金童玉女,有口沒遮攔者說,如泡巖茶水金龜豈非要背著龜殼爬出來不成?!

大家都在努力,卻還難以擺脫日本茶道的陰影,同時仍蹉跎於茶道的迷宮之中。重要的原因,是還沒有清楚茶道的定義。茶道是甚麼?它跟茶藝有何不同?茶道有甚麼內容?我能觸摸它嗎?──中華茶道,仍是在大海中漂浮的小舟。我認為當前重任是要明確它的方向,而不是明證它應在哪個碼頭靠岸。只有到達彼岸,則無論停靠在哪裡都能登上峰頂。

可惜,我們只是圍繞著“道”這個字不停地轉圈。一字多義的漢字,不但難倒外國人還使我們暈頭轉向。我們何不首先分析“茶道”的文化特徵共性呢?我們何不把“茶道”如“茶藝”一樣作為一個專有名詞來看待呢?在茶藝復興的第4個330年,當代茶道還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