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雖說日本茶道源自中國宋朝,但茶具卻不一樣,又有特別的規儀,很多人都認為茶道是日本原創的,之後再反過來影響中國茶文化。

唐、宋結合的日茶道茶具

先講茶具。日本茶道具與宋徽宗《大觀茶論》中所述如出一轍,點茶以盞,取茶以勺,擊拂以筅,使餑沫溢盞而起,其清輕浮合者,飲之宜人。惟日人稱為“天目”的建盞罕有,遂以陶碗替代。所不同者,宋代燒水用湯瓶,日人則取唐朝陸羽《茶經》所述之風爐與鍑煮水,再用“柄勺”澆注入碗點茶。然而此等茶具並非日本所創,只是唐代烹茶與宋代點茶器具之結合而已。

再說茶道的“道”。我認為茶道的始創者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人稱“賢王奇士”、曾出兵協助其兄朱棣取得皇位的朱權。這位著名的道教學者、戲曲理論家、劇作家、古琴家、茶道家,著有對中國茶文化頗具貢獻的《茶譜》,是個相當全面的藝術家。朱權在《茶譜》中對茶道的緣起、創作、目的、環境、過程、茶具以及禁忌都有精確的描述。朱權深識道法自然之理、天人合一之妙。在《茶譜》之序中說:“……以東山之石,擊灼燃之火。以南澗之水,烹北園之茶。……自謂與天語以擴心志之大,符水火以副內煉之功。得非游心於茶灶,又將有裨於修養之道矣,其惟清哉。……凡鸞儔鶴侶,騷人羽客,皆能忘絕塵境,栖神物外。不伍於世流,不污於時俗。”——這便是“清”、“虛”的道家思想,茶道之修煉在於處塵世卻能超然若仙,而非普渡眾生。

最最重要的,是朱權設計了一套震古鑠今的茶道過程及儀禮,當中還有對話。“乃與客清談款話,探虛玄而參造化,清心神而出塵表。命一童子設香案携茶爐於前,一童子出茶具,以瓢汲清泉注於瓶而炊之。然後碾茶為末,置於磨令細,以羅羅之。候湯將如蟹眼,量客眾寡,投數匕入於巨甌。候茶出相宜,以茶筅摔令沫浮,乃成雲頭雨腳,分於啜甌,置之竹架。童子奉獻於前。主起,舉甌奉客曰:為君以瀉清臆。客起接,舉甌曰:非此不足以破孤悶。乃復坐,飲畢,童子接甌而退。話久情長,禮陳再三。遂出琴棋,陳筆研。或賡歌,或鼓琴,或奕棋。寄形物外,與世相忘。斯則知茶之為物,可謂神矣。”今天的日本茶道與昔日朱權創立的茶道過程與對話是否有驚人的相似?只不過朱權分茶於小茶碗奉客,而日本茶道則一碗茶多人共飲;朱權起立舉甌以奉, 日人則跪拜以謝。可朱權完成《茶譜》時,日本茶道的開山祖師村田珠光才17歲!朱權《茶譜》成書之時更比日本茶道的集大成者千利休受正親町天皇授“利休”封號之時早了145年!朱權是茶道的祖師,日本茶道是從朱權《茶譜》演變而成的。無論唐代皎然、歷代茶詩抑或日本茶道都與朱權的“寄形物外,與世相忘”的超然境界幾乎一致。

朱權創立茶道之事卻鮮為人知,或因受其兄長明成祖朱棣打壓而隱居江西南昌修道有關。況且《茶譜》面世僅8年,這位自號“臞仙”的朱權便駕鶴歸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