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茶道,一個極具爭議又愛恨交纏的名詞!

還記得千禧年4月赴日本鐮倉作客時,茶道香道丹月流宗家丹下明月女士曾親口對我說“日本茶道原是中國的”。可是到9月,為即將組成澳門中華茶道會之事去拜會澳門文化界前輩時卻遭責備,說“道、道、道,道是甚麼?道是日本人的,不要把自己東洋化!”那麼,中國究竟有沒有茶道?

傳說唐代已出現“茶道”,在與陸羽有忘年之交的詩僧皎然所寫《飲茶歌誚崔石使君》就有“茶道”:“越人遺我剡溪茗,採得金芽爨金鼎。素瓷雪色飄沫香,何似諸仙瓊蕊漿。一飲滌昏寐,情思爽朗滿天地。二飲清我神,忽如飛雨灑輕塵。三飲便得道,何雖苦心破煩惱。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飲酒多自欺。愁看畢卓甕間夜,笑向陶潛籬下時。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驚人耳。孰知茶道全爾真,唯有丹丘得如此。”但卻無證據證明那是一次茶道活動,這只不過是對茶飲興緻勃勃的描寫,最多也不過是指出茶飲由物質享受能昇華至精神的享受而已。況且,那只是皎然的個人感受,換上別人就未必如此,否則飲茶就能治憂鬱症兼可成佛了。

或說,唐人封演《封氏聞見記》載“……楚人陸鴻漸為《茶論》,說茶之功效並煎茶炙茶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統籠’儲之,遠近傾慕,好事者家藏一副。有常伯熊者,又因鴻漸之論廣潤色之,於是茶道大行,王公朝士無不飲者。”是說明唐代已有茶道了,但更多人說這“茶道”是指飲茶風氣,“無不飲者”乃可為證。《聞見記》當中有不少是匪夷所思之道聽塗說怪事,況且著作亦不謹慎,否則不可能將《茶經》“四之器”中的“都籃”寫作“都統籠”了。

更多人說茶道是由日本室町時代末期的村田珠光創立,再由安土桃山時代的千利休發揚光大的。但至少在1857年之前這種茶事活動仍叫做“茶之湯”,直至1898年才有“日本茶道學會”的出現。也就是說,這位稱作日本茶道之集大成者被正親町天皇賜予“利休”道號的300多年後才出現“日本茶道”的稱謂。然而,日本茶道的茶法雖是承襲宋代點茶法而茶具卻異於宋朝,那麼宋代茶法又是何等模樣?

宋代,茶已發展成極致奢華之玩意,同時飲用方式也生大變。宋代徹底改變了過去沿用多時以鍋煮茶的方式,而是直接在茶碗內放入適當的茶末,輕輕從湯瓶注入沸水,再用叫做“筅”的竹製小刷子來回撃拂,使茶湯表面形成濃厚的白色浡沫而後飲用的,這就是“點茶法”。雖然宋代依舊採用團茶作原料,但製茶的要求與技術就比唐代更為高超。供應皇室宮廷的團茶雖只有兩、三寸見方,卻刻上了精巧的龍鳳紋飾,造價相當昂貴,一銙茶之值在現今可買9萬7千斤大米!後來宋人更將“點茶”變作有賭博成份的遊戲,更有在茶湯餑沫上拉花,真是瘋狂。宋徽宗不但是點茶的高手,而且是中國歷史上唯一親自撰寫茶書的皇帝。飲茶的風氣雖是自唐朝興起,但因為皇帝的酷愛,卻是在宋朝最為鼎盛。

現今日本茶道具卻沒有湯瓶,且有特別的規儀,那麼日本茶道的茶具及茶道過程又是否由日本自創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