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茶,發乎神農,聞於魯周公。由最初的嚼葉到羹飲,都主要是以茶為藥作治病養生之用。及至中唐時陸羽《茶經》面世之後,純喫茶風氣開始流行,末茶煮飲成為主流。及至宋代,茶飲進一步精緻化,茶具由陸羽提倡的24件套精簡為12件,演變成末茶點飲的“點拂時代”,並促成日本茶道文化。明朝罷廢極盡奢華的龍團鳳餅之後散茶流行,各類茶品相繼出現,以壺杯組合為主流的葉茶瀹啜時代來臨並延續至今,茶飲已非王公朝士達官貴人所專享了。製茶與品茗之技藝,也由個人的心得變成茶文化的大學問。茶葉的利用,更由藥品、祭祀品、保健品、休閒養生活動發展到文化修養的研習,形成了以研究品茗活動為主的茶藝文化。

茶藝,是指研究如何泡好一壺茶的技藝,以及如何欣賞一杯茶的方法與禮儀。南茶北酒,論茶藝,現今流行稱呼的大灣區人更勝一籌,潮汕功夫茶之講究至今仍是其表表者。功夫茶雖有別於唐、宋茶法,但盡得陸羽《茶經》精髓。紅泥爐(風爐)、玉書碨(茶銚)、孟臣罐(紫砂壺)、若琛甌(白瓷小杯)此四件茶具的精準配合,加上以火猛無煙的欖核炭作燃料、以冷泉水泡茶等等,其茶藝之講究已一時無兩。然而,泡茶技術再高也高不了多少,況且文化亦有其時代性,那末“茶藝”之後又是甚麼?

在茶藝文化發展的過程中,自然的形成兩個層面:一是追求物質享受的“現實主義”,另一是在物質享受的基礎上追求精神文明與藝術,尤其是文人精神的“浪漫主義”。無論哪個層面,都期望包括茶葉、茶具以及其輔助用品等茶藝文化產品能精益求精。潮汕功夫茶藝雖然講究,惟未盡精緻。為求茶味一致,茶湯環繞倒在小杯裡,又點滴戳出,曰“關公巡城”,謂“韓信點兵”,論氣勢則有餘,言雅潔惟不足。潮汕功夫茶藝過程中茶水四溢,與傳統文人高雅風格要求有明顯落差,而公道杯的產生,就補救了過去的不足。聞香杯的面世,使茶的花、果、糖香氣在聞香杯中發揮得淋漓盡致,提升了品茗賞香的意趣與層次。茶荷的出現,把賞茶、識茶成為茶藝過程的重要環節。茶匙功能的優化、泡飲器具的多樣化、各種茶器以及茶桌茶室的美化,都增添了品茗的情趣,使茶藝文化越趨精緻。

當文化趨向極致時就成為藝術。原本作為溝通工具的文字,當發展到趨向極致的時候就形成具審美意趣的詩歌與書法藝術了。茶文化也都一樣,茶藝的精緻化使茶事活動從品味中提升,成為生活美學之一。從質材性能到其色彩造型以至其質感與巧妙,精美的茶具早就是藝術品了。茶者以精湛的茶藝與獨特的審美眼光,把多種茶具組合進行再次創作,設計成一台具視覺享受、能傳情達意的茶席。當代茶文化藝術不僅是茶湯滋味的表現,更是藉茶席、茶湯以及茶藝過程,以物象去表達意象再轉化為心象的全新體會。這種茶藝之後的品茗體驗,我會叫它做“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