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茶味與情味,你最喜歡哪個?

人說澳門是充滿人情味的小城,守望相助、知恩報德是為人的道理,至少我這一輩仍是如此。百年前,由中山至澳門往返的人就像潮汐,雖有遲早但從未間斷。烈日風雨攔不住的行腳總要歇息,同善堂這個民間慈善組織就在勞苦歇腳之處立了四個茶亭施茶贈水,潤澤萬民。茶味雖淡,惟情味尤濃。

茶味偶有淡忘,但情味依然。記得一次在台灣選購手拉陶茶具。辦貨嘛,總是塞得滿滿一大箱,又重又笨。天黑了,垃圾車的音樂聲來來回回的響了好幾遍。心急得很,滿頭大汗卻還未能把貨物弄好。這時老闆遞來剛泡好的茶,“慢慢裝,不要急,我等你裝好才打烊,嘸事的!”當他知道我住在山下小旅館時,說:“那你用我放在門口的機車載運好啦,明天後天都可以用,用完放回就可。”我很感動,那些貨都不是單向他買的,這慷慨、信任,使那杯原本不太好喝的普洱茶變得特別甘甜。

20多年前我在上環逛茶莊,凡有關茶的東西我都看得分外入神。在店前自斟自飲的老闆也注意到眼前是個愛茶人,隨意的送我一杯鐵觀音,更把用紫砂壺泡茶為何要淋壺的秘密告訴了我。我有點錯愕,那是他累積多年的經驗、鮮為人知的本領!時光如流,那茶味已記不清了,但這情味至今仍迴盪心中。

沒想到,這茶味與情味也在我春雨坊瀰漫縈迴。就在春雨坊茶藝館開業不久,來了個特別的中年顧客。他來自香港,話不多卻無贅言,只靜靜觀察,悄悄品茶。臨走時說了句“不錯,多下點工夫去做。”我以為只是客氣話,當面謝過,沒放心上。第二年他又來品茶,見面卻說“你還未死!”很突然,但我卻不覺得是冒犯。這趟他多了點笑容,對話也多了一點。第三年又再來了,一年一度來此的他說出了心底話。原來他是飊風逐浪的商業老手,涉足多個行業。他說營商的六大禁忌我店全中,應挨不過兩年!這天他卻認為我們已闖過了難關。我真想不到一個陌生人竟會關心小店的生死,我用心泡給他茶味,他回饋的是情味!可惜之後就沒再來了。還有一位也是從不相識的香港牙醫,第二次來時就送來一對親自刻上我夫妻倆肖像的玻璃杯,第三次更送我小如指甲的微刻石茶壺。茶,真厲害!它能把“光顧”變為“相會”!

這次更難忘!那是千禧龍年大年初三,一群年青人完成義工活動之後來品茗,度過了一個愜意的下午。不久收到一封很特別的信,感謝我們的熱誠,希望我們繼續努力,把茶藝發揚光大。錯愕與感動使我們把這信一看再看,可那天並非免費招待的啊!萍水相逢的顧客付費之後還送上真誠的祝福,這茶不是更可愛麼?

是茶也是春雨坊,成為不少營役者歇腳之處、尋夢之鄉,我夫妻倆成了聆聽者、兼職的輔導員。失戀的、患病的、受委屈的、工作壓力大的,一壺茶之後,稍稍放下包袱,抖擻起精神。

茶,真是奇妙!輕輕的泡,靜靜的嚐,情味與茶味,盡在茗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