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有幸,2006年我藉著舉辦茶藝文化活動的機會,邀得陳文華、寇丹、陳雲君、阮浩耕、范增平幾位兩岸茶文化大家,為正實行茶藝教育的澳門海星中學作《兩岸三地茶藝文化教育交流座談會》,為澳門茶文化教育對症下藥。

但有時很矛盾,茶價已越來越貴,品茗已成為奢侈的活動,中小學生學習如何欣賞奢侈消費品又豈是教育的本義?那麼茶藝文化教育應否在基礎教育中實行?但中國人不懂國飲還算是中國人嗎?一些有志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學校勇敢的開設了中國茶藝課程或興趣班,但教材、資料又是個問題。教師辛辛苦苦在互聯網上找到的資料竟錯得令他們慚愧、氣餒,而一些教科書也好不了多少!不但搞錯茶具名稱,甚至連六大茶類都錯寫成“綠茶、紅茶、花茶、烏龍茶、白茶和緊壓茶”,而非綠茶、白茶、黃茶、烏龍茶、紅茶與黑茶。也將一葉茶、苦丁茶此類“非茶之茶”當作茶。中學課本也出問題!比如弄錯《茶經》成書付梓的年份、造茶工序中的“揉捻”錯作“揉拈”,這還不算是大問題。但抄錯《茶經》內容、說唐朝流行的餅茶“沒有臭青味,也能長期儲存”,甚至“茶葉中的芳香油能溶解脂肪,因此茶葉確有陸羽所聲稱的功效”,這些妖言就不能容忍了。學子無辜,教師更無辜!茶文化的無知不僅存於學校,澳門6星級賭場餐廳有關茶的菜單上英文譯名常把紅茶譯成red tea而非black tea。學術界也有此傳染病,陸羽造像普遍都不符事實,博物館的茶文化展覽中居然展出涼茶,三國時代的孔明竟然拿著紫砂壺泡普洱茶!一位年輕“學者”因寫陸羽思想論文而得獎,但卻未曾讀過《茶經》。優質茶文化的傳播須有優質的教科書!但仍不足夠,除了春風化雨的老師還需校長、主任等上下一心。

我曾於一間中學的餘暇活動中教茶藝茶道,認真學習自然有所成,校方準備在一個學界的交流會上展示茶文化。可是某主任只信任未曾上過茶課的“特優生”,而“特優生”又偏喜上網找“知識”,結果製作了不是茶的花草茶超靚展版,將於翌日參展。我給氣得半死!時間緊迫,展版換不了,只能答應為“特優生”惡補茶文化,又半推半請的邀我於會上作特邀“補鑊”嘉賓。要不是對茶文化負責,我決不會擔此“重任”。從此,我決心以教師及年青人為茶藝茶道文化的主要傳播對象。我發現,茶藝茶道的求學者都集中在社會金字塔結構上層的中青年專業人士,他們更需要通過休閒生活去減輕工作壓力,享受人生。高品味的精緻文化正符合他們的需要。“上有好者,下有甚焉。”這種“投射式”的傳播方式將會加速茶藝文化的發展,日本、韓國的茶文化發展亦是如此。

文化,重於質優,優質茶文化重於謹敬地傳播。在商言商的茶藝館已變成另一種的餐飲場所了,之前由茶文化學者提出的凡星級酒店須設茶藝館以推廣傳統文化的願望已更難實現。必須承認,茶藝館的功能相當重要,它是感知、傳播中華傳統文化的一個特殊窗口。但願優秀茶藝館遍佈世界,讓中華茶藝茶道代代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