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後山的千里香開得燦爛。是風也是鳥,把原本孤伶伶的兩棵樹苗變得滿坡玉雪,薰風醉人。這邊,復興是風、茶友是鳥,使鏡海茶文化再度清香撲鼻。春雨坊,這支撐我後半人生事業的舞台,也成為茶文化傳播的其一園地。


澳門首個兒童茶藝班

 人說我是食古不化的風紀隊長,總提醒人不作牛飲、不得隨便。也不知為何,很多人卻喜歡聽我囉嗦,一坐便是幾個小時。得承認我是個怪人,身為坊主,即使顧客沒此要求仍必親為他們泡茶。我並非但求收入甘作奴僕,只怕他們不懂泡茶、不識品茗,糟蹋了我的好茶。不知為何,越來越多人喜歡春雨坊,又說於此品茗十分值得,因有豐厚的附加值。鱗錦池碧、竹翠泉鳴、閣雅軒幽,還有怡神洗心的音樂、撫昔追今的茶具、只此一家的茶食、精美藝品、珍藏書籍等等,更值得的是可坦誠交流茶文化知識與心得。迎來時是新到顧客,送別時已是朋友了,更希望我成為他們孩子的老師。於是1998年春天,澳門首個兒童茶藝班開課了,最小的年紀才4歲多。小朋友對茶的認真、趣緻獲邀在書展的文化活動中展現了茶藝文化的魅力,促使成人茶藝課程在期待中開辦,而學員中卻不少是孩子的家長。當代茶文化又在小城埋下種子。

小朋友活潑好奇,要他們有所收穫又避免燙傷,就得多想辦法。不大不小的教室簡潔、雅致、光亮,一排雕花木門把教室封閉起來。中間一張棗紅色茶桌工整的放著青花白瓷茶具,高雅中帶點莊嚴。室內氣氛加上探古的好奇,使得小朋友圓滿的上好每一堂課,並年復一年。要讓小學員充實茶知識,教具必不可少,用語又不可艱澀,慣常學術的東西更不合孩童。比如茶量,人人都說3克5克,可是如沒用電子稱去量,你也不知3克5克茶葉有多少。這些科學上的東西放到生活中就似乎不那麼科學了。以泡茶器容量幾份之幾去放茶葉、看煮水壺嘴水蒸汽的狀態,小朋友的學習就自然事半功倍。我會先教他們用小壺泡茶,習慣後再學蓋碗茶法。他們曾親手造過白茶,還能用不同的茶器如飯碗、陶罐等非專用茶具泡出一杯合格的茶湯。可惜,小朋友一到上中學時,茶藝學習就不易持續,埋下的種子只等到開花,還未有結果。成人茶藝班學員是帶著目的而來的,主要是經過學習能泡出一壺好茶、能分辨茶葉的優劣。雖然經學習後愛上了茶道藝術,但工作與家庭的重擔使茶藝茶道如自己的影子,即使它時時跟著你,卻總不能擁抱它。兒童茶藝班不但豐富了我茶藝教學的經驗,也引發我對茶藝文化教育的思考。

畢竟,興趣班與教育課程是兩種不同的方向與內容。不是麼?曾有興趣班導師大講他的茶葉有多值錢,也有導師拆解水沸時水的流動方向,更有的說要學好茶就必先購買價越千元的紫砂壺。這是茶藝文化教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