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月,若銀鉤、如玉盤,似靜待閒雲上釣,滿滿盡藏秋詩。不管是圓是缺,在中國人心中,月,總是美的。記得初任學徒時,初一十五便是出糧之日,心情特佳。月的故事、月的詩歌,幽美淒迷;月的樂曲,感天慟地。《月兒高》、《關山月》、《二泉映月》、《春江花月夜》等等凡有“月”之曲,皆是寄思暢懷傑作。每逢中秋佳節,我必到戶外聽樂、品茗、賞月,當然少不了月餅!久而久之,積累了茶品與月餅配搭的心得,也當然並非以普洱茶消滯那般。以為飲普洱茶就可以盡情吃月餅了,這不過是錯覺。普洱茶只能紓緩飽滯之感,並非食物已被消化掉,月餅吃多了是會生病的。好茶者,若要使月餅的美味能盡情發揮的話,那就不能不講究與茶的配搭了。時下月餅花款多不勝數,除了傳統的蓮蓉、五仁、荳沙之外,又有新口味的冰皮、水果甚至極盡豪華的人蔘燕窩蟲草金箔月餅,可惜未能一一品嚐。我最喜歡的當然是傳統廣式月餅了,現只能將自己的經驗與各位分享月餅與茶的樂趣。

相信最多人喜歡的是蓮蓉月餅,尤其白蓮蓉的甘香軟滑,配以氣味清揚、品格活潑、細緻成熟的清香型烏龍茶最為匹配,台灣烏龍茶尤其優質的文山包種茶或是清香型鐵觀音乃理想之選。文山包種茶具有清雅花香,入口爽滑,之後又轉變為淡淡椰香,回甘不濃不淡,既不奪蓮蓉之清香,又能使蓮蓉變得更清甜。清香型鐵觀音香氣如蘭,亦與蓮同為君子之香,且入口圓潤爽滑,雖回甘比文山包種茶較強較快,但卻不奪白蓮蓉之本色,值得一試。但須切記:所謂清香型鐵觀音,是指發酵適當、焙火較輕而非發酵輕淺、又無焙火、青青綠綠那種。

如配蛋黃蓮蓉月餅,那傳統型的台灣凍頂烏龍茶、濃香型的鐵觀音或武夷巖茶的白雞冠,簡直是天仙之配!但白雞冠應選焙火不過重的那種。

荳沙月餅雖已不多見,但很好吃,配以陳舊普洱茶會使你半生難忘。但切勿泡得太淡,應稍濃一點。此時一口月餅一啖普洱茶,就如吃紅荳沙糖水般感覺,十分奇妙。當然要選用陳舊青餅,急速發酵之熟茶只如木雞如嚼蠟,勿浪費了你罕有的荳沙月餅。

至於吃棗蓉月餅,就得配濃香型的單欉了,單欉的蜜香使棗蓉更為美妙。但單欉不易泡,容易苦澀,不要太濃。水溫不要太高,三分一茶葉、90度水溫泡40秒就好了。

年青人喜歡試新,食冰皮月餅可配綠茶,龍井是首選,新流行的日本焙茶也可以。紅茶最配水果月餅,但我只喜愛用中國紅茶。若問吃榴槤月餅配甚麼茶?——甚麼茶都不配,關在密室獨自享受好了!

資深者(再不年青之謂也),對五仁月餅情有獨鍾,配大紅袍或台灣東方美人茶至妙!東方美人茶呈熟果蜜香,氣味清揚、品格活潑、細緻而成熟,茶湯中加入兩滴拔蘭地,香氣馥毓,魅力難擋。大紅袍與東方美人茶,一個是豪傑,一個是美人,一口五仁月一杯茶,對月臨風,人生幾何?——記住,留一角月餅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