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有人問:茶藝復興?我一家幾代人天天都在喝茶,還復興甚麼?。也有人說,為甚麼要我喝茶?是為了茶農脫貧?那何不叫茶業復興?——或許,你也有此疑!

復興,是因曾經淪落而再度奮發圖強。鴉片戰爭之後,國家岌岌可危,茶業更陷底谷!“東南財賦,甲於他行省,而茶絲實為出口大宗。顧近年以來,印錫產茶日旺,中茶滯銷,日本蠶絲又駸駸駕中國而上之,利源日涸,憂世者慨焉。”晚清著名學者羅振玉在輯錄任職皖南茶厘局程雨亭的《整飭皖茶文牘》之《序》中如此感慨,細閱《文牘》,更令人哀慟悲憤!那時,摻劣造假、腐敗貪污,不僅茶葉的質、量都遠遜於錫蘭(斯里蘭卡),而且連製茶機器也沒有。自己造又造不來,想去買又給洋人欺榨。堂堂茶葉大國竟淪落於斯,怎不叫人痛心疾首!更可惜於此70年後,一埸文化大革命把中華傳統文化的根也挖去大半。茶,只像是改善水質的一種添加物,它的精與靈卻是散落荒塚的遊魂野鬼!

衣食足而知榮辱。當生活改善有能力外遊,卻發覺我們不會在意的傳統文化為別國所器重,甚至在別人身上看到我們經已失去的傳統之時,腦如電擊、心如錐刺!羞愧之時亦激發復興傳統文化的勇氣與決心。隨著中華民族重新挺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同時,人們開始注意到要尋找中華文明的根源。由於茶葉含有抗病養生等特殊因素,於是茶藝又在中華大地上復興起來。

茶藝,是“茶的藝術”嗎?非也!“茶藝”一詞是1977年由以台灣中國民俗學會理事長婁子匡教授為主的一眾茶人提出來的,狹義定義是“研究如何泡好一壺茶的技藝與如何欣賞一杯茶的藝術。”其所指的“藝術”,並不是指茶道美學,只是賞味時的技巧與禮儀而已。台灣茶藝的盛行使澳門的茶藝枯木逢春。隨著茶藝的復興,茶的物質已不能滿足人們心靈上的需要,在精進了泡茶技藝以後,開始探索茶道美學以及茶道精神。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茶藝文化自然的形成兩個層面:一是追求物質享受的“現實主義”,另一是在物質享受的基礎上追求精神文明與藝術以及文人精神的“浪漫主義”。二十世紀末,在澳門經濟發展的帶動下出現了樂於休閒、享受生活的茶藝愛好者。由於澳門有著悠久的休閒習慣,當時又具備了休閒時間與休閒空間,於是茶藝活動很快就活躍起來。

茶,真是片神奇的葉子,只要你喝過一杯好茶,你便會愛上它。剛開始是被它的香、味物質所吸引,慢慢的更超越其物質屬性而成為精神的享受。喜歡陶瓷書畫的不一定喜歡茶,但喜歡茶的卻自然的愛上了陶瓷書畫,甚至國樂詩詞。茶藝文化,以茶為中心而涉獵多種藝術,是傳統文化的一個縮影。茶藝文化是止、定、靜的優雅活動,是安住心靈的一處樂土。如果復興茶藝只是一盤生意的話,那麼,前面就是懸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