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上世紀80年代,茶藝復興之春風吹到澳門,這根有400年茶文化歷史的枯木又再次抽芽。懷著兒時三上著名茶樓的深刻印象與圓父遺願的志向,四處訪尋茶文化知識。趁著外派出差的餘暇,兩岸四地,無茶不歡。事事皆學問,口在路邊尋。感恩有幸,得到素不相識的前輩指點一二而長進,也因奸佞的誤導吃塹而長智。靜思以定行止,兼聽以辨是非。此間雖跌跌撞撞,惟獲益良多而深刻。但有一事未明其竟:何為一杯好茶?

妙香清心  

 

1995年我參加了一個學院的茶藝課程,導師是老茶商。很自然就問他何為一杯好茶?他不但答非所問,而且還把我駡了一頓。我再次明白:長袖善舞之人不擅講真話,或許也未知真假。

2002年應邀出席台北《國際茶藝文化學術研討會》,兩岸學者竟為“最好的茶”撞出了火花!事因台灣師範大學教授、普洱茶專家鄧時海先生在演詞中插了一句“最好的茶產在大陸,留在台灣。”即遭來自天津的陳雲君教授反駁:“最貴的茶是產在大陸,但留在台灣的卻非最好的茶!”言下之意是說台灣人愛喝最貴卻非最好的茶。此時台下與會者爭相舉手發言並帶著濃厚地方主義語調說:“凍頂烏龍是世上最好的茶!”“最好的台灣茶你喝過沒有?!”“產在台灣的都是最好的茶!”頓時本來平靜的會場變得沸騰,種茶的、製茶的、搞茶文化的都擁護台灣茶,一時之間海峽兩岸波濤洶湧,還是

主持人巧妙的用休息吃飯的契機緩和了氣氛。從此我學會了激辯的討論最放好在臨午飯之前,或緊貼在午飯後——讓他們飯氣攻心!

 

南灣湖畔的茶會

究竟最好的茶在哪裡?杭州人當然說是龍井茶最好。蘇州人爭說龍井比不上碧螺春,不然康熙皇帝就不會把“嚇煞人香”改名“碧螺春”了。閩粵人士豪邁的說:“像我們的烏龍茶才算是茶,綠茶滋味哪有我們的精彩?”此時武夷山人搶著說:“對啦!巖茶就是最好的茶!”“且慢!”雲南人說:“要不普洱茶是天下第一好茶,怎能賣得天價?”——爭論看來沒完沒了。世上只有天下第一貴的茶,哪有天下第一好的茶?龍井雖好但沒有碧螺春濃郁的滋味與果香;綠茶不及紅茶醇厚,紅茶又不及綠茶清新;烏龍茶喝多了會悶胃,巖茶的霸氣又不是人人都受得來。況且茶是農產品受天、地、人影響較大,不同地區的愛好差別不少,性別年齡又有分別。再者,寫在現代茶書中的茶就超過850種,試問有誰全都喝過並有深刻印象呢?即使你得到認為天下第一的茶,但如果沒有好水、適當的茶具、精進的泡茶技藝以及幽雅的環境、自在的心境,這天下第一的茶都只不過是不幸掉在牛糞上的鮮花而已,最好的茶只在自己心中!不過,一杯好茶仍可用科學方法去衡量的,經過多年的探究,得出7個字——香馨、味正、滑、活、甘!——大家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