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劉瀾昌(香港資深傳媒人)

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合作發展,不知不覺已經五年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北京舉行的大會上更加強調,一帶一路是各國“共建”的事業,是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彰顯了同舟共濟、權責共擔的命運共同體意識。中國將同沿線國家謀求合作的最大公約數,加強政治互信、經濟互融、人文互通,推動“共建一帶一路”走深走實,造福沿線國家人民。習近平對一帶一路“共建”性質的強調,向國際社會傳達國家明確的信息,這世界人民的共同事業,有利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以來,反其道而行之,以“霸凌”主義,向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國單方面發難,加徵關稅。就對中國的貿易戰而言,美國的精英也不諱言就是阻擋中國的發展,不允許中國超越美國。筆者認為,其實“中國夢”也只是說中國崛起是要成為現代化的強國,是要做好自己,從沒有說要成為世界的霸主。事實上,美國要保持自己的世界第一的地位,也應該做好自己,而不是打擊別人。但是,特朗普就是這樣蠻橫不講理。問題更嚴重的是,特朗普這種“霸凌”主義在美國主流社會有著強大的市場。有許多評論指,是因為前一段時間中國對自己的“過度宣傳”惹禍,你說你“厲害了我的國”,人家就警惕了,就要搞你了。這些極度膚淺的見解,似乎也認為美國的精英如他一般膚淺。

此時此刻,在特朗普對中國發難之際迎來一帶一路五週年的反思,不是強烈的凸顯了一帶一路的戰略預見性嗎?說白了,如果沒有一帶一路,今天的中美貿易戰可能是另一種局面。五年前佈局的一帶一路,不正是中國應對特朗普貿易戰的利器嗎?

近期,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不斷一唱一和,畫旺美國經濟,描衰中國經濟,“不論從短期還是長期看,中國經濟都在衰退、很糟糕”,“而美國是世界上最火熱的經濟體”。 但是,統計數字則表明中國經濟總體“穩中向好”,而美國則“貿易逆差大幅增長”。對於特朗普發難挑起的這場中美貿易戰,美國不少經濟專家一開始就認為兩敗俱傷沒有贏家,有些還引用中國的俗語“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可是,這會兒,筆者要說,特朗普可是未見其利先“自傷八百”。

美國商務部公佈的數字顯示,美國七月的進出口貿易逆差大幅增長,為722億美元,比六月增長6.3%。特朗普自上任以來,就以減少貿易逆差為施政重點,並且通過接連對多國加徵收關稅,在全球挑起貿易戰來達到目的。但是,事與願違。其一,美國加關稅,美國商品也必然成為其他國家的報復對象。你加我也加,必然減少雙邊貿易。其二,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使到美元走強,影響到出口。其三,全球經濟受到週期影響本已有放緩趨勢,再加上貿易戰的不確定因素,難免不加快收縮步伐。所以,不少國際影響,經濟學家都預計美國不但未來數月的出口增長會放緩,而且連帶影響GDP增長。

據美國商務部公佈,美第二季GDP增長略為向上修訂至4.2%,為2014年第三季以來最勁;但是,個人消費增長則遜預期,反映汽車、耐用品等消費開支下調。學者預計,在貿易戰的影響下,美國全年經濟增長料僅增長2.9%。他們警告前景存在風險,最大威脅是特朗普政府的各種關稅,若貿易戰持續擴大,將波及汽車業。同時,隨著借貸成本上升,使到減稅和增加開支對經濟的刺激作用減退。有趣的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舉行的擬針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的聽證會上,百分之九十五的發言者反對加稅措施。會上的主流聲音表明,美國在貿易戰中的損失將大於收益,加稅不利於美國。

無疑,在貿易戰之下,中國對美出口會受到很大影響。但是,據預計,美國即使加徵關稅的2,500億美元中國貨品全不出口,也只會拉低中國GDP增速0.3至0.4個百分點。更何況,被徵關稅的中國貨替代率較低,需求彈性小,徵稅的影響更多會反映在邊際價格上,而非完全令中國貨品於美國市場沒有競爭力。

更重要的是,西方不亮東方亮。當下,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總值為3.87萬億元,按年增長10.4%;對東盟進出口增長為11%;對中東歐16國進出口增長為14.7%,都遠高於中國對美國(5.3%)和歐盟(5.2%)的進出口增長。未來5年,中國每年對非洲出口的金額將達5,000億美元,非洲將取代美國成為中國最大出口市場。

筆者堅信,特朗普的“欺淩政策”,阻擋不了中國的經濟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