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劉瀾昌(香港資深傳媒人)

  國家最近在深圳西安已經成立了一帶一路商事法庭。北京中央多部委聯合發文《關於建立「一帶一路」國際商事爭端解決機制和機構的意見》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在深圳設立第一國際商事法庭,在西安設立第二國際商事法庭,受理當事人之間的跨境商事糾紛案件。

  筆者相信,多數港人得知這一消息都會問,為何這事“不是香港做”。平實而論,香港與深圳和西安相比,有著設立一帶一路商事法庭更多的優勢。香港作為中外交匯的國際都會,對於外部資訊有著更為暢通的管道,而且有著歷史悠久的網絡,更主要的具備良好法律素質,尤其在海洋法判案方面。加上,香港長期具備的資金出入自由,人員往來便捷,資訊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成立一個國際商事法庭,以及調解中心,包括處理商事、海事、以及航運等糾紛,相信更具中立性,也易於建立權威性,並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企業所接受。可以,發揮內地法庭難以代替的特殊作用。

  當然,這也有“權力來源”的問題。深圳和西安的商事法庭,相信權力來源自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大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授權。那麼,香港如果設立商事法庭,權力來自何處呢?如果也像深圳和西安一樣,由同一權力來源授權,有利也有弊,可能權威性增加,但是中立性減少。筆者覺得還是來自香港特區政府好些,可以參考倫敦的海事法庭的做法。不管如何,香港應該在這方面積極推動。之前,梁振英政府時代,也有提議搞調解中心,但是光打雷不下雨,也不了了之。當下,香港真的要做些實事,不要光是開研討會和參觀、訪問。

  事實上,一帶一路倡議從理論變為實踐這些年來,糾紛也時有發生。例如馬來西亞日前暫停了四個中資參與項目,包括連接馬六甲與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的天然氣與石油管道項目,造價為33億元人民幣;東海岸鐵路全長688公里,造價高達200億美元,建成後將連接馬來半島東岸的南海和西部海岸的戰略海運航線,為一帶一路倡議在亞洲及以外地區推動基礎建設的重要環節;還有兩條造價均超過10億美元的管道。

  就此,有海外評論聳人聽聞的說,中資數千萬投資將打水漂了,云云。事實上,馬來西亞新政府也只是提出“暫停”項目,還不是取消。馬來西亞新政府已向中國提出馬哈蒂爾訪華的意願,並可能最早於7月下旬訪華。因此,“暫停”很可能是馬哈蒂爾為了爭取訪華以及與中方‘討價還價’籌碼。之前,新馬高鐵被叫停後又改口要建的事實看,馬哈蒂爾也只能從大馬的實際利益去判斷這些工程項目的存亡。在政治上,他要清除大馬舊政權的影響,並以反貪來為新政權樹威,但是,相信以他豐富的政治經驗和科學知識,他是清楚這些項目是造福馬來西亞的大工程,取消或者拖慢這些工程實際上傷害了本國的利益。

  而中方對此處理也非常冷靜平和,負責東鐵建設的中國交建公司發佈聲明表示,中國交建將尊重及遵守馬來西亞法律,並希望雙方能通過真誠的談判而找到雙贏的解決方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中方一貫本著互惠互利、合作共贏的原則同各國、包括馬來西亞開展經貿和投資合作。中馬互為友好鄰邦,一直保持著密切的經貿投資合作關係,給兩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我們願同馬方繼續保持密切合作。

  筆者認為,應該以平常心看待這些變局。首先要確定的是,其性質就是商業糾紛,儘管可能其中參雜有大馬政權轉換的政治因素。其次,要認識到在一帶一路的中外合作項目中發生商業糾紛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會是一種常態。第三,確立“商業歸商業,政治歸政治”的原則,不要輕易將商業糾紛上升為政治問題,外交問題,戰略問題。從長遠的眼光看,一帶一路的工程項目是互惠互利的事業,有著雙贏的無限生機。這無疑是推動一帶一路的建設性舉措,只要項目工程本質上是有利於所在國,必然最終可以尋求到妥善的處理方法繼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