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劉瀾昌(香港資深傳媒人)

朱鎔基總理1999年訪美,曾說過“給美國人消消氣”。他這句幽默之語,也一度引起華人誤解。事實上,他不但在言語上給美國人說“好話”,而且拍板指示中國的入世談判代表龍永圖作出讓步。近二十年歷史證明,朱鎔基的決斷無比正確。今日中國能達至世界經濟第二,入世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朱鎔基那次訪美,國際輿論多認為“時機不宜”。在首站洛杉磯,他說:“我在來美之前,曾向美國駐華大使尚慕傑先生討教,我這次訪問應該怎麼辦呢?他給我的忠告是:“時刻保持笑臉。 ”他接著說,“這對我很困難,因為香港一些人說我是'朱鐵面'。幸而大使先生在我來到美國之前,他先到我要訪問的城市做介紹。他說他準備被打得鼻青臉腫。在我出發前,我會見了兩批共二十個議員的代表團,我告訴他們,你們這樣反對中國,我怎麼訪問呢?他們說你一定要去”。接著,“我這次來,要讓美國人消消氣 ”這句讓香港稱之為“爆肚”之言就脫口而出。後來訪問中,朱鎔基也提到過“美國人有氣,我來給他們消消氣。”

事實上,當時美國的對華貿易已出現巨額逆差,美國政府抱怨中國不向它開放市場,并以此為藉口拖延中國加入WTO,雙方談了十三年仍然沒有結果。朱鎔基訪美做了讓步,之後終於達成協議。

這回,中美關係緊張也源自貿易失衡,當然美國還有戰略考慮,但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主要還是打貿易戰。很多人都判斷,中美貿易戰正處於轉角時刻。一方面雙方恢復談判接觸,為本月底兩國元首在阿根廷會晤作準備。另外,中美恢復第二輪外交和安全對話。 11月5日,美國對伊朗制裁開始生效,這項制裁令致力於禁止伊朗向國際市場出口石油。但就在這一天,美國國務院頒布了八個國家與地區獲得進口伊朗原油豁免,其中包括中國。這,很讓國際觀察家門感到意外。也許,這是特朗普對習近平和他在中選前談話的回報,也或許,這是中美在暗中磋商新協議之中美方對中方遞上的橄欖枝。

筆者認為,此時此刻,主動發起貿易戰的特朗普很需要一個下臺階,而北京則很應該給予這個下臺階,就跟當年朱鎔基給美國“消消氣”一般。這個下臺階,坦率講,就是中方作出必要的讓步。相信,在中美經濟貿易關係的大棋盤上,中方可搭的下臺階是多方面的。

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出爐,特朗普守住參議院失眾議院控制權,筆者認為,其實美國中期選舉對中美貿易戰影響不大,或者較準確說,這個結果對特朗普對華政策而言有利有弊,對中國應對特朗普的貿易戰既有有利因素亦有不利因素。本質上,左右特朗普的下一步政策,固然“美國優先”口號下的美國利益為重,但是特朗普決不能不考慮他連任的問題以及繼續打貿易戰引發美國選民不滿而影響他連任的因素。而貿易戰的“傷敵一千自傷八百”越發凸顯,特朗普若在加徵餘下的二千多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品關稅,也就是美國在華公司也無一倖免,接著美國消費者也必須承受加費負擔。更為重要的是,中國的“大海”還真的可以經受相當高級別的狂風暴雨,不像加拿大和墨西哥那樣容易低頭。

而耐人尋味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選前接了特朗普的電話,而且是長談,氣氛融洽。特朗普在網文很強調這一點。特朗普還頗為慶幸在中選投票前一天,王岐山明確表示要恢復和美國談判。那麼,筆者認為,北京是為他助選了一把,幫了一次忙。這也說明,北京的身段非常柔軟,是作準備竟可能接受可以接受的美方條件,使到特朗普又足夠的理由撤銷加徵的中國進口商品關稅,還原到貿易戰之前的狀態。自然,北京也相信,中美的矛盾也不是由此便打上句號,但是,一個階段性的句號是有可能的。韓戰,中美曾經是打打談談,談談打打,最後簽訂停戰協議。當下的“2018中美貿易戰”不是沒有可能告一段落,至於將來會否有中美貿易戰的2.0版本,很可能是特朗普連任或者是下任美國總統的事。

如果特朗普有貿易戰收手的需要和可能,那麼北京為他搭建一個下臺階加加溫就尤為必要。例如,中國可以主動先將美國入口大豆關稅還原。中國是美國大豆的第一大出口市場,2017年美國大豆對華出口量3286萬噸,佔其大豆總出口量比例高達62%,大豆出口金額佔美國對華出口額比例為11%,超過120億美元。因此,對美大豆進口限制,被視為北京第一波還擊美國中的最為重要的舉措。實際上,北京方面自7月6日對美國進口大豆加征25%的關稅後,中國買家大多都淡出了美國大豆市場,使到美國大豆價格跌至近10年來的最低水準,並低於耕種成本,逼得特朗普政府拿出120億美元補貼豆農。美國農業部表示,雖然在其他國家的份額可能有所上升,但不足以抵消中國需求減少的影響,明年大豆出口將下降11%以上。長期以來,美國豆農高度重視中國市場,在過去36年,美國豆農為發展中國市場投下數以億計的巨資,目前豆農被勸說轉種小麥、玉米等糧食作物,但是多數不願放棄這來之不易的市場,不少人說,寧願恢復市場不願要美國政府的補貼,而市場一旦失去了就拿不回來了。

有分析家指出,美國8大農業州是特朗普票倉地區,豆農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不過美國農民只佔總人口百分之一,豆農更少。筆者相信,還是因為大豆是出口中國的美國貨中單一大宗項目,所以才以此作為反擊。值得強調的是,中國對進口大豆需求極大,對美豆加稅也重傷自己。所以,對美豆關稅還原,也是中國自身利益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