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帶路】黃彥勳(海上絲綢之路協會總裁)

絲綢之路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定期舉辦「一帶一路」午餐會系列,邀請嘉賓分享對「一帶一路」發展的看法。2018年11月6日的「一帶一路」午餐會在香港外國記者會舉行,參加者包括多位駐港總領事及商界人士。海上絲綢之路協會(海絲會)聯席主席葉劉淑儀女士以「南向通道」為主題,探討該貿易措施對香港的經濟效應。筆者7月17日在本欄發表有關中國東盟陸海貿易的文章中也曾提及「南向通道」,它是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的其中一個合作重點,也是中國西部相關省份與東盟國家合作打造的國際貿易物流通道。葉劉淑儀主席在午餐會中詳細闡述了「南向通道」的背景、與「一帶一路」的連繫、及香港公司的參與。

「南向通道」是中國和新加坡繼蘇州工業園區和天津生態城後的第三個政府合作項目,也是西部的首個合作項目。它利用鐵路、公路、海運等多種運輸方式,向南由重慶經貴州等省份,通過廣西北部灣經濟區沿海沿邊口岸,通達新加坡及東盟主要物流節點;向北利用蘭渝鐵路及甘肅的主要物流節點,連通中亞、南亞、歐洲等地區。

一直以來,從重慶出口的貨物經內河航運,由長江到上海,需時兩星期。相對來說,經「南向通道」陸路只需兩天,大大縮短運輸成本和時間。去年,「南向通道」處理了430,000TEU(每TEU相等於一個二十呎貨櫃箱)的貨物。廣西北部灣經濟區沿海沿邊口岸每年可處理3,000,000TEU,因此發展的空間很大。自2015年起,北部灣的航運以每年30%的幅度增長,大部分的貨物都是從北到南,包括廣西自治區和貴州省的農產品及來自成都與重慶的工業製品。

儘管開局的成績不錯,「南向通道」依然面對幾方面的挑戰:

  • 通關過程 - 雖然貨物來往重慶及新加坡只需五天,但由於通關的阻滯,實際的運輸時間往往超過一星期。應該要設立單一的電子通關系統,促進信息共享以改善這個情況。
  • 「最後一哩」的連繫 - 必須加強道路、鐵路和海路的聯繫,設立冷藏設備鏈以支援運送容易腐爛的食品。
  • 區域性的批發中心 - 需要發展區域性的批發中心以提高效率和支持貨物的集運與分銷。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香港作為世界的航運中心,對「南向通道」的發展具重要作用。2018年9月1日,和記港口信託旗下的和記物流及重慶南向通道公司簽署「南向通道」-「港渝國際鐵海聯運物流合作」框架協議,配合國家發展及尋求突破,使貨物由重慶經鐵路到廣西北部灣港,並運用和記物流的聯運服務及本港國際貨櫃碼頭,再出口到亞洲、美洲及澳洲等國家,可大大節省運輸時間及成本。

據和記物流指出,在框架協議下,雙方將發揮各自在港口、物流及航運的優勢,共同開拓多元化服務,包括共建港渝國際鐵海聯運大通道、建設香港國際貨物集散中心、推動重慶內陸無水港建設、推動港渝商貿物流合作及探索其他創新性業務合作。新協議為內地西部地方提供多一種運輸方法,將西部貨物轉運到東南亞國家。貨物按傳統路線經上海的內河水運,起碼需時兩至三個月,採用新協議,有助節省時間及成本。重慶市是西部工業重鎮,隨著國家經濟發展起飛,商貿及物流需求龐大,和記物流與同屬和記港口信託旗下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中遠-國際貨櫃碼頭及亞洲貨櫃碼頭,可為西部地區的貨主提供一個「南向通道」的便捷出海口及貨物集散中心,充分發揮雙方優勢,讓物流鏈內各方體驗一站式的高效服務,同時減低內陸物流成本,達至多方共贏,充分發揮「南向通道」對香港的經濟效應。

1978年11月12日,隨著改革開放的展開,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抵達新加坡訪問;40年後同一天,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新加坡,鞏固及加強兩國的聯繫。「南向通道」作為中新第三個政府合作項目,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發展,將發揮積極和重要的作用。